这些具体的事情,张文定没操心,由着侯定波去弄。

  在这方面,张文定其实还是很好说话的,权力放下去了,他就不想过多的干涉。

  他不是那种权力欲很重的人。

  侯定波脸上就露出一种比较难为情的神色,道:“目前缺口还是挺大的……”说到这儿,侯定波看了莫知足一眼,见莫知足没说话,他才又开口:“其实这个项目,我们目前是这么考虑的。这个乡镇供水的话,采取县自来水公司总承包,然后各乡镇

  根据实际情况,实行由县自来水公司直营或者建厂承包给私营。甚至有些乡镇,可以直接招商由私人自己建厂,县里给予一定程度的补偿。”

  莫知足问:“这个思路可行吗?”

  “可行。”侯定波道,“燃翼那边很多乡镇都是在山里,要全部从县自来不公司直接铺管网过去,目前没那么多钱来投资。不过,其实在乡镇建厂,投资也不小。”

  张文定没有插话,只是心里在考虑,乡镇自来水厂给私人承包的话,水的质量,会不会出现问题。自来水,可是饮用水啊,虽然不是直接饮用,但用来煮饭做菜,这也是要进嘴巴的,可不能大意了。不过,侯定波所说的情况,也是事实,县自来水公司现在能够投资三

  四个乡镇直接从县里接管网过去供水,已经是资金极限了,在各乡镇就地建厂,确实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莫知足直接问道:“具体一个乡镇要投资多少?”“看人吧。”侯定皮道,“基本上,按乡镇常住人员来计算,再在这个人口基础上上浮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二十,算是预留空间。根据各乡镇人口多少来算的话,大约在每人五百元左右的投资。另外,水厂建好之后,除了给乡镇本级供水之外,也可以向附近的村子供水,可以一个村一个村集中收钱安水表,一户大约在三千块左右。这个钱,县自来水公司投资一部分,我们县里补偿一部分。如果想让私人投资的话,一个三万人的乡镇,就要一千五万的投资,还有后期的管理费用,光靠水费收费,不知道要多少

  钱才能够收回呢。”

  “一个人要五百?”莫知足皱了皱眉,道,“这么高的投资?一个人能不能压到三百?另外,邻近的几个乡镇,可不可以共用一个水厂?”张文定听到这个话,就赶紧接话了:“自来水厂的建设,一定不能省钱。如果县里没补偿,他们就会在建设成本上尽量缩减了,那样安全隐患很大。有邻近的乡镇,如果条

  件允许,应该可以共用水厂。”这是建水厂呢,人多的地方,一个人五百估计建得少,人少的乡镇,八百一个人的预算都不一定能够搞定,你还想三百块钱一个人的预算,那建起来的怕不会是自来水厂

  ,而是洗澡水厂了吧?

  自来水,可不仅仅只是把地表水和地下水都弄出来就行了,一系列净化措施,那都是要真金白银投入的。

  不过,几个乡镇共用一个水厂的话,这个,理论上可行,但还要看当地具体的山势走向和水势环境。

  乡镇和乡镇之间的距离,有些隔得挺远,有些隔得比较近;有些之间的可以说是山高林密,地形复杂。

  这不是一句两句话能够讲得清楚的,得实地勘察之后才能够有一个明确的结果。莫知足也想到了燃翼那地方跟望柏不能比,在县城里,四周可都是山呢,更别说乡镇了。所以,他也不再几个乡镇共用一个水厂的话题上多停留了,只是道:“你们县里准

  备了多少资金?县自来水公司又准备了多少资金?对于建厂,你们县里的补偿比例是多高?”

  这个话,问得很细,也算是问到了实处。

  从这一点,可以看得出来,莫知足是一个干实事的领导。

  不仅干实事,而且基层工作经验应该是很丰富的,还很能够抓住要点和细节。

  张文定心中暗想,能够做到一市之长的人,果然都不能小看了,就没有一个是草包,都是从无数的磨砺和竞争中脱颖而出的啊!

  这几个问题,张文定是不会回答的,他也答不了。

  这事儿,是由侯定波具体负责的,并且,这是财务上的事情,侯定波管着财权呢。侯定波想了想,道:“我们的补助比例,大约在百分之二十左右,本来补高一点,更能够调动大家投资的积极性,但县里实在是没钱。我们目前只准备了四个乡镇的补助资

  金,自来水厂的资金也只准备了四个乡镇的……所以,我们现在的缺口很大,要……至少都要几千万。”

  几千万?

  张文定都没想到,侯定波竟然这么狮子大开口,直接就要几千万。望柏市里对于钱这个东西,一向都是看得极重的,而且,也是属于常常没钱的那种。如果光算市里,确实不缺钱,但市里要搞各种建设的话,钱就比较紧张了——有些建

  设可以推给区里,但有些还是要市本级来搞。

  并且,推给区里了的项目,市里也还要拨一部分款子啊!

  市城给区里拨了款子,那给县里也不能不拨啊!

  在这么多的原因之下,望柏市财政,也是年年都在喊穷,到处都显得捉襟见肘了。

  市里本来就没钱了,侯定波还想着要几千万?

  就不说什么五千万九千万这种大数字了,就算是一千万两千万,市里也不会给的。

  果然,听到这个数字,虽然数字不具体,但莫知足却是马上就摇头了:“你这个缺口真的是太大了,市里没钱给你们补这个缺口。”

  侯定波问:“那市里能补多少?”

  莫知足看了侯定波一眼,道:“你不要以为开口喊个几千万,市里给你补个十分之一也有几百万,这不可能的,我很明确地告诉你,你不要打这个主意!”

  侯定波脸上闪过一道尴尬的神色,马上又恢复了平静。张文定皱了皱眉,突然开口道:“莫市长,几百万恐怕不行,我们县里这次来,最少最少都要一千五百万才行。”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