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知足最不喜欢的就是下面的人邀请自己去视察调研,那表示自己去一趟,就得让市里付出一些东西。

  视察调研这种事情,最好还是自己先想好一个地方,然后才去,这样的话,各种情况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被人邀请过去,特别是在这种拿不出钱又被人要钱的时候,真要去了燃翼县里,那不就相当于自己伸着头过去,让别人稳稳当当地宰一刀吗?

  可是,不想挨这一刀的话,难不成现在就给他们八百万?

  这更不可能了。

  并且,燃翼县的两位主官都一起过来了,这个就比两位主官一人邀请一次,还要显得重视。

  这一加一,已经大于二了。最主要的是,对于下面区县,莫知足也是有兴趣的。他知道,何军没有去过燃翼县,而现在燃翼的两位主官都来他的办公室邀请,那这就表示,只要他肯去燃翼,以后燃

  翼会更听他的招呼。

  这并不是说,何军就管不住燃翼了,只是,燃翼县对于市里会有一种倾向,这个倾向,就更亲近他莫知足了。

  燃翼虽然是穷县,但再穷的县,那也是一个县。

  一个县的资源代表着什么?更何况,燃翼穷归穷,但现在,也还是很有潜力的。万物公司的投资、乐泉公司的投资、交投公司被投资,以及木湾镇的特色旅游开发,这一些,都在彰显着燃翼县美好

  的前景。

  一个地方,只要开始发展了,那就不容忽视。有这样的一个县主动投过来,莫知足没有把它推出去的理由啊!虽然张文定以前没有来汇报过工作,态度很不端正,没有把领导放在眼里,但是再一想,张文定以前同样

  没有向何军汇报过工作呢,这一瞬间就能够抵消不少莫知足的怨气。是的,张文定之前没向市里的两位主官汇报工作,这事儿不仅仅当事人知道,就连市委和市府两套班子里,大家都知道了。甚至有些副职还很明确的表示出,对张文定的

  不喜欢。

  没办法,像张文定这样的下级,压根就让人喜欢不起来。

  一瞬间,莫知足脑子里闪过了许多思索。

  最后,他觉得,去一趟燃翼,总体来讲,对自己还是有好处的,至于会被燃翼要求拨款,这都是小事。只要能够提高自己的影响力,拨个几百万的款子,又算得了什么?反正是市里的钱,不是他个人的钱,拨给别的区县,那也是拨啊!至少,拨给燃翼的话,自己还能够得

  到一个关心乡镇群众的好名声,一举几得呢。

  这样一想,莫知足就点了点头,道:“行。那我近期就到燃翼去看一看。”

  这个话,算是答应了。

  这样的答应,张文定和侯定波都很安心。

  这和拨款不一样,不需要一个确定的数字和日期,答应下来了,就一定会履行的。并且,说了是近期,那肯定就是近期。

  张文定和侯定波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欣喜之意。虽然张文定很不喜欢侯定波搞的这个突然袭击,但一码归一码,跟侯定波的账可以回到燃翼之后再算,但现在好事落到燃翼县的头上了,应该高兴的时候,还是要高兴的

  。

  再怎么说,也不有在莫知足答应了要去燃翼之后,反而表现出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吧?

  “谢谢领导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张文定和侯定波几乎异口同声地说出了这句话。

  这一次,张文定都没称呼莫知足的职务了,直接和侯定波一样,叫上了领导。莫知足笑着点点头:“你们的工作,我肯定是要支持的。我到望柏来之前,对望柏有过一个粗略的了解,燃翼是重中之重啊!别的地方,我都不担心,我就是在考虑,燃翼

  要怎么样,才能够飞速发展起来。”

  这个话,听听就好,肯定是不能当真的。

  张文定点头道:“谢谢领导对我们县里的关心,我们一定不负您的期望,尽一切努力,把工作做好。”侯定波也在一旁附和道:“有了您的市里的支持,我相信,我们燃翼县未来的发展速度,肯定会有一个极大飞跃,到时候,我们要争取做望柏的发展明星,其实是石盘全省

  的发展明星。”

  好听的话人人爱听,莫知足也不例外。

  他似乎是被张文定和侯定波的情绪所感染,看着眼前的两人,意气风发地说道:“好!你们有这个信心,那我的支持也不能仅仅表现在口头上!”

  这个话,顿时就让张文定和侯定波心中一喜。

  难不成,莫知足要有一个很实际的表示了?什么是很实际的表示呢,拨款啊!

  两个人眼中冒光,直直地盯着莫知足,仿佛要把莫知足吃了似的。

  对于这二人期待的眼神,莫知足还是很享受的。

  手中有钱,等着人来讨,这感觉,真的别提有多爽了。

  当然了,如果没钱,但有别的他人需要的东西,比如说权力啊职位啊,等着别来求自己,享受着别人那渴望的目光,同样也是一种很不错的感觉。莫知足没让张文定和侯定波失望,扯了扯嘴角,又伸手在头上摸了摸,才半是为难,半是咬牙切齿地说道:“算了,你们那里搞水厂,也是个急事,我这边先把别的钱给你

  们用一下。”说到这儿,看到眼前两个人似乎要开口,莫知足赶紧自己加快了说话的速度,免得让他们又说出什么大的数字,干脆自己把数目报了出来:“八百万是不可能的,我先问问

  ,看能不能挤出来五百万?如果没有五百万,最低给你们保证两百万!”

  两百万,已经让侯定波很满足了。张文定却不怎么满足,接过话就说道:“领导,不管财政局能不能挤出五百万,您都得给他们下个五百万的任务才行,我们县里太需要来自市里的关怀了,这关系到县里广

  大干部群众的工作热情和工作信心啊!”“我看你眼里现在都只有钱了。”莫知足调笑了一句,然后道,“我先打个电话问一下吧。”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