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间,张文定真是觉得尴尬万分。

  尽管还只是感受到了武云的气息,还没有看到武云的人,但是,毕竟是知道武云进来了。

  在别人家里,搂着别人的女人,想想都尴尬啊!

  而且,这个别人,还不是外人,而是自己的晚辈,又是自己的同门,关系复杂得能够扭成一团乱麻。

  黄欣黛见张文定脸上神色不定,直接就停下了要说的话,关切地问道:“怎么了?”

  “刚才有人开门。”张文定也不好说武云过来了,只能用这个话来代替了。

  “有人开门怎么了?打扫卫……”黄欣黛问了一句,然后反应过来,打扫卫生不是这个时候,顿时一惊,“进小偷了?”

  这个联想的脑洞,让张文定也是禁不住一阵头大。

  “武云来了。”张文定没办法,只能实话实说,然后两眼看着黄欣黛。

  黄欣黛听到这句话,顿时也是一脸尴尬,都忘了问张文定没见到人是怎么确定武云来了的。

  虽然这个事情,是武云从中促成的,武云也表示了支持。但是吧,现在这样的情况,让武云看到,总归是有点让人无所适从。

  这个情况,总会让人心里觉得,自己在私会情人的时候,被当面抓住了的感觉。

  这感觉,是个人都会觉得不舒服。

  然而,现在这个情况下,叫张文定躲一躲,似乎也不合适——光明正大的在一起,有什么好躲的呢?

  虽然这种事情不可能拿到外面去说,也不算特别的光明正大,但至少是武云从中促成的,那这时候特意去回避武云,似乎也不太好。

  当然了,就算是黄欣黛叫张文定躲一躲,张文定肯定也是不愿意躲的。

  他能够感觉得出来进来的人是武云,那武云肯定比他更早发现,他就在这里面。

  毕竟,武云的修为更高啊。

  这都相互发现了,还怎么躲啊?

  只能面对了。

  “这……怎么办?”黄欣黛虽然现在手上掌管着一个很大的公司,但遇到这种感情上的问题了,她心中的女人属性就无限放大,下意识地就想让张文定拿主意。

  张文定一时之间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摇摇头,道:“等她过来吧。”

  这事儿,只能等武云过来,看武云的反应,再做出相应的应对方案了。

  除此之外,想得再多,都是没用的。

  武云从门口不紧不慢地走了进来,看到沙发上的两个人,点点头打了个招呼。

  黄欣黛就站了起来,脸上浮现出一丝很不自然的微笑,对着武云道:“你过来怎么也不提前打个电话,吃饭了吗?”

  “吃了。”武云对黄欣黛笑了笑,伸手抱了抱她,道,“手机没电了,又想你了,就直接过来了。他怎么跑到你这儿来了?”

  这话问得黄欣黛极为不好回答。

  总不能说,我要和他生孩子,不方便去酒店,所以他来我这儿吧?

  张文定身为男人,自然不可能在这儿眼睁睁地看着黄欣黛为难,便开口解释道:“公司有些事,我和黄老师商量一下。怎么了,吃醋了?”

  武云白了张文定一眼,在沙发上坐下了,然后才答话:“我不是吃醋,我只是担心欣黛姐会不会吃亏。一看你那样子,就让人不放心。”

  张文定嘴角扯了扯,还是决定忍下来了。

  这丫头的嘴,现在真是越来越不在乎别人的感受了。

  跟她对话,一不小心就会受伤。

  不过,武云这么说话,张文定也能够理解。这要是把他换成武云的位置,他肯定接受不了,肯定会出手打人呢。现在武云这个表现,都算是很有教养很文明了呢。

  这么想着,张文定就决定不和武云一般计较,直接转移了话题:“你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在白漳还是在木湾?”

  “在木湾。”武云显然也不愿意多聊张文定和黄欣黛之间的事情,接过话题说道,“但没在镇上,我跑了几座山,在山里感受自然。”

  跑了几座山,在山里感受自然?

  张文定不太明白这种感受自然的方式,是不不是符合道家的道家自然之说。但现在武云不在黄欣黛的感情上纠结了,他也乐得跟她交流些别的。

  “哦,木湾那边的山确实挺多的,你跑了几座山,有什么新发现?”张文定做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问道。

  这时候,黄欣黛已经开始去泡茶了。

  这一次泡茶,她是去了茶室。反正现在这种时候,黄欣黛觉得自己不适合继续呆在那儿听他们两个人的对话,倒不如跑到茶室里去泡一会儿茶。一方面,可以让自己的心静下来,另一方面,也可以给

  武云和张文定一个空间,让他们两个好好地对话。

  毕竟,如果有她夹在中间的话,那两个人说话的时候,既有顾忌,也会容易发生矛盾。

  让他们单独相处,可能更合适一点。

  相信他们同门之间,在没有外人在场的情况下,会有更好的化解矛盾的手段。

  她是怎么都没想到,武云和张文定之间,并没有过于的纠结于感情问题,而是漫无目的地聊了起来。

  “除了空气好,有些山比较险之外,没什么新发现。”武云看了张文定一眼,道,“你现在不是应该多关心你自己吗,还有心思管我在山里有没有新发现?”

  张文定听到这个话,眉头就是一皱:“你是听到什么了?”

  “我听没听到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的处境怎么就搞成这样了呢?”武云直视着张文定,道,“这次的事情,你别以为很容易就能够过去。”

  张文定眉头皱得更深了。

  对于武云这个话,他是不得不重视的。

  别看白珊珊就是负责纪律调查方面工作的,但要说到对这个事情的了解,只要武云肯发力,那肯定会比白珊珊知道的内情要多一些。

  不管怎么说,武云的父亲,在石盘省是负责过组织工作的,并且还当过二把手的!现在,武云把话说得这么重,那情况,看来真的不怎么乐观啊!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