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群众参与的话,当然是有利有弊的,但从县府和县财政承担能力上来讲,肯定是弊大于利的。

  尤其是侯定波这个在燃翼根基不深,没有什么威信的主官,可能会因此而没办法展开工作了。

  当时没办法,只能把这个问题搁置。

  侯定波不敢冒这个让群众一起参与征拆项目先后顺序和目标定位的工作,甚至心里对张文定是很不爽的。

  这本来就是当官的才有的权力,别人想要这个权力,想都想不到,你张文定居然要把这个权力交给人民群众,脑子被驴踢了吧?

  你这是要自绝于全县的大小干部吗?昨天,在县里要到了钱,而且,又请动了一市之长莫知足于近期来燃翼考察调研,这让侯定波觉得,自己面对张文定,有了一些底气了,并且也觉得,昨天张文定在莫知

  足那里,丝毫不敢反抗,看来张文定也是个纸老虎。

  哼哼,就只敢在燃翼县里横,到了市城,也是个怂货啊!既然觉得张文定是个怂货了,是个怕领导的人,那侯定波就胆子大了,所以,他今天上午跑过来,直接就又想要把棚户区改造这个工作的权力给要回来,至少也要要回来

  一部分。

  这原本就是县府的政务工作,总是被张文定捏在手里,算怎么回事?

  只是,刚把这个话题提出来,张文定就一口一个人民群众,顿时就让侯定波不爽了。

  合着在莫市长面前,你装孙子,到了我面前,你又变成大爷了?

  哪有这样的道理!想到这里,侯定波就皱了皱眉,说道:“群众的意见确实应该重视,但这么重要的工作,叫他们参与就不合适了吧?有些群众觉悟不高,就喜欢乱来,想干坏事,闻过则喜

  ,他们对于我们的建设,不是积极献言,而是到处煽风点火,一旦让他们找到机会,我们的工作就没办法开展了,就会停下来。”

  张文定道:“正因为有一部分人觉悟不高,所以我们更要深入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这是我们的工作,也是我们的立足之处。”

  遇到这种大道理,侯定波蛋都是疼的。

  这样的大道理,是没办法反驳的,可是,实际的工作,却又并不是几句大道理就能够完全搞定的。

  如果凭着几句大道理,就能够把工作干好,那随便一个人都可以当官了,哪里还要考察什么能力不能力?

  只是,这样的事实,心里明白归明白,但却没办法说出来,更不能拿出来反驳张文定所说的大道理。

  大道理之所以是大道理,就在于一个大字啊!

  侯定波心里很不爽,有一股邪火在噌噌地冒,很想跳起来和张文定干一架,但他又不敢。

  对于张文定的,他既不服,又有点畏惧。

  特别是在职务上无法压倒张文定的时候,侯定波对张文定的那点畏惧,就足以让在关键时刻,能够不时的提醒自己要忍住。

  暗自忍了一下之后,侯定波直接就略过了这个话题,换了一个话题道:“现在县里没钱了,方方面面的工作,都不好开展了。”

  你张文定不是很厉害吗?这里也要抓住,那里也不肯放手,现在没钱了,你看着办吧!

  总不能权力都归你,责任你一点不担吧?“财政上的困难,政府那边要重视起来,开源节流四个字,讲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呐。”张文定看着侯定波,很认真地说道,“你要督促一下,县里,以及各部门各乡镇,都要对财政上的困难有一个深刻的认识。招商工作,一定要加大力气抓起来,各部门各乡镇,严禁浪费!对于招商有成绩的,该奖的要奖,对于开支无度的,该罚的就罚,你

  尽管去做,我对你是完全支持的!”

  听到这个话,侯定波差点吐血了。

  我说财政困难没钱了,是要问你要钱,是要你想办法去弄钱,不是让你把这个责任又推到我头上的啊!

  只是,侯定波虽然不想要这个责任,可在名义上,他却推不脱这个责任。

  毕竟,张文定是管党务的,是管人事的,而他侯定波才是管政务,管钱袋子的。

  他跑过来问张文定要钱,从道理上讲,完全说不通啊!

  侯定波悲哀地发现,自己鼓起一包劲来张文定,准备多要一些权力的,可怎么话还没说几句,自己就处处受制了呢?

  这特么……工作没法干了!

  “我……”侯定波磨了磨牙,不想再在这儿受气了,很直接地站起来,道,“我还有些工作要处理,就先过去了。”

  张文定点点头:“行,你那边多注意点。”

  等到侯定波离开之后,张文定才摇了摇头。

  这个侯定波,也太沉不住气了,刚才还准备给他一点好处呢,没想到他竟然就要直接离开了。

  既然这样,那你就离开吧,你就去忙你的工作吧,等你什么时候心性成熟了,稳重了,那到时候再给你好处吧。要不然的话,这时候给你好处,给人更大的权力,只会让你以为自己真的掌控住了局面,会让你膨胀的。那样不是在帮你,而是在害你,组织上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我

  身为班长,还是要对你的未来负责呀!

  摇了摇头,带着对侯定波些微的失望,张文定抬手一个电话,就打给了吕万勋:“老吕,你过来一下,我有工作讨论一下。”张文定对班子成员,包括侯定波这个副班长在内,总体来讲,还是表现得很亲近的,只是要单独讨论,能够自己打电话的,都尽量自己打电话。只有在特别忙的时候,才

  会安排秘书打电话。

  吕万勋接到电话,直接就过来了。

  “班长。”吕万勋过来之后,打了声招呼,就直接自己坐下了。

  他和张文定之间,关系是很稳定的了,偶尔还是可以随意一点的,这样不会讨张文定的嫌,反而会让张文定对他更加信任。一味的低姿态讨好,是显不出自己的独特的。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