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新区的棚户区改造,这个你有一个什么方案吗?”张文定等到吕万勋坐下之后,也没客套,直奔主题道,“棚改方面的工作,要尽快启动了。”

  “现在就启动?”吕万勋问了一句,停顿了一下,又问了一句,“谁来主持这个工作?”

  这个工作,毕竟是政务工作,张文定不可能亲自主持。

  但是,如果让侯定波来主持棚改工作的话,目前来看,可能性并不大。

  所以,吕万勋才有这个问题。

  最主要的是,如果是由侯定波主持这个工作的话,张文定就没必要把他吕万勋叫过来,并且对他说这个工作要启动了。“一个项目一个主持吧,目前呢,棚改工作的整体工作,还是由县里来主导。”张文定想了想,道,“这个事情,县里还是要成立一个棚改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的话……就由

  定波同志先兼着吧,另外一个,县委这边呢,你和华华部长,也进领导小组吧。”

  张文定自己不当组长,有点出乎吕万勋的预料。

  不过,转念一想,张文定对于工程,一向都只是重在监管,所以,当不当组长,也就无所谓了。反正张文定又不想捞钱。

  燃翼县的领导干部都知道,张老板不缺钱,也不收钱。

  既然对钱没兴趣,只想着把工程干好,把项目搞好,那不在领导小组之中,就更适合发挥作用了——旁观者清,而且还没那么多人情纠葛。

  况且,有吕万勋和钟华华进了领导小组,那张文定也不缺通风报信的人,这个短板也补齐了。

  甚至,可能县府那边,也有不少人想着向张老板表忠心呢。

  毕竟,侯定波到燃翼之后,方方面面的表现,都让人觉得,他跟张文定之间,差得还是有点远。

  “我进领导小组的话,主要还是安全保障?”吕万勋问了一句,心里说不上是高兴还是失落。

  毕竟,他的职务决定了,所有的征拆工作,都离不开他的协调。

  有问题的,他要协调强力机关之间的配合,没问题的,他也要对警力布置有一个规划。这个事情,他得自己扛起来。

  当然了,不扛起来也行,只要他舍得放下权力——放下对县局的权力,县局一把手决定愿意去顶这个事情。

  不就是拆迁时的预防安全嘛,多大点事儿?

  所以,与手上的权力相比,担这么一点责任,真的不算什么。

  吕万勋舍不得到手的权力,当然不只能担起来这个责任了。好在,这也不仅仅只是责任,还是有好处的。

  没好处的事,谁愿意进什么领导小组?“嗯。”张文定点点头,“安全方面,你来负责协调,对外宣传方面,这个由华华部长来负责。她搞宣传,是一把好手,咱们许多政策、以及项目进展,都要及时更新,这个

  有她来负责,大家都放心。”

  对于钟华华搞宣传的能力,不仅仅张文定放心,吕万勋也是很信服的。他颇为感慨地说道:“有华华部长负责宣传工作,那我们的棚改项目,就要轻松一大截了。提前宣传,可以让群众对我们的工作更多了解,就算万一出什么状况,舆论上有

  什么不好的苗头,她也可以把不良影响降到最低,甚至是直接让负面的舆论变成正面的。班长,你问上面要回来的这个宣传负责人,还的是个人才!”“你要说她的好话,最好当着她的面说,我可不会代她请你吃饭。”张文定笑了起来,道,“华华这边,我确实是要让她提前宣传的。你说得对,提前宣传了,可以让群众对

  我们的工作更多了解,也会有更多的支持,为我们接下来的工作,奠定一个坚实的基础。”

  吕万勋很敏锐地抓住了张文定这个话里的重点,问:“真的要先宣传?要让群众参与?”“这是跟群众息息相关的事情嘛,当然要群众参与。”张文定毫不在意地说道,“县里先定下一个大思路,然后,各乡镇、办事处,甚至是居委会和社区,都把宣传搞起来。另外,经特别强调一下,县里没钱,哪个地方支持我们的工作,就哪个地方先搞棚改。大家公平竞争,我们不像以前那样,闷在灌子里选地方,而是要畅开了选,畅所欲

  言,要限定时间,定期发公告。”

  这个话,信息量很大。

  吕万勋思考了几秒钟,才不确定地说道:“你觉得这样搞的话,会降低拆迁成本?”“肯定能够降低拆迁成本。”张文定点点头,道,“如果我们先选定一个地方,然后再去谈征收,那普遍要价都会很高,但我们放出来的消息是整个县城都有机会,但补偿标

  准低的地方,更快棚改,这个肯定会让他们的心理预期价格降低一部分。”

  吕万勋对这个,却不像张文定那么确定了。“但会不会他们都不愿在前面棚改呢?”吕万勋有些不太确定地说道,“看到一个地方改了,后面棚改的,肯定会对这个价格有了一个标准,然后在这个标准上,肯定会要加

  价的。大家这么一想,就都不想当第一个了,都想等着后面改。”

  这个考虑,还是很有道理的。

  既然明知道第一个棚改的地方会比后面的便宜,那大家难道不知道都等着后面吗?

  张文定对这个问题也是考虑过的,笑着道:“不用担心这个。有这样的想法的人肯定会有,但不会多。更多的人,其实是想着早点棚改,早点拆迁。”

  吕万勋还是皱了皱眉,道:“是有很多人想早点拆迁,但应该不会愿意自己比别人的补偿低吧?”

  他是不会反对张文定的,如果这是在会上,他肯定会坚定不移的支持张文定的决定。但现在嘛,是在私底下,他想到了问题,当然要说出来。

  这么说出来,是对张文定负责,也是希望张文定给他好好解释一下。当然了,就算他不认可张文定的解释,而张文定又执意如此的话,他还是会支持张文定。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