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张文定细致的解释之后,钟华华算是完全理解了张文定的想法。

  理解归理解,但她对于张文定的思路是不是真的有用,却是半信半疑。毕竟,别的地方没人这么干过,没有一个类似的经验可以借鉴。说起来,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举动,万一实际效果不好,那张文定在县里的威信,就会受到严重的打击,

  并且,省里可能都会拿他当典型了。

  注意,是当典型,不是做榜样。

  但张文定既然决定了,那钟华华能做的,也就只有按着他的指示去做了。

  ……

  一个下午,关于棚改工作的风,就吹了出来,并且,还有关于县里成立棚改工作领导小组的消息。

  这个消息一出来,侯定波就坐不住了。

  他为什么和张文定讨论了两次关于棚改工作的想法,都没有达成一致,都还存在着分歧?

  工作理念不同,当然是一个原因,但更重要的原因,还是主导权的问题!

  按谁的工作理念办事,那谁就拥有了棚改工作的主导权。棚改工作,这是正儿八经的政务,侯定波怎么都不想放弃主导权。他现在虽然是一县之长,虽然是全县的二把手,可是,除了一个乡镇自来水改造的项目,别的都是些鸡

  毛蒜皮的事情,像点样子的工作,就没有他沾手的份。

  这让他很是不舒服。现在,如果这个棚改工作,他再不拿到手里,那他以后在县里也就不用混了,别说县委班子成员会看不起他,就算是县府里,他的那些副手们,估计都不会把他放在眼里

  了。

  现在,他和张文定之间,还没有就棚户区改造工程怎么操作达成一致,而张文定就要成立棚改工作领导小组了,这让他如何不惊?

  真要是张文定自领组长,然后再设几个副组长,那整个棚改项目,他侯定波别说掌控了,估计会连边都沾不上了。

  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着,侯定波感觉心里一股邪气怎么都发不出去,他很想冲到张文定面前,去找张文定理论一番,却又怕闹出更大的笑话。

  万一张文定直接拒绝,甚至是当场承认了这个事情,并自领组长,那他就不知道怎么自处了。

  拿起电话,侯定波几次想打电话给张文定,最终也没有打出这个电话。

  这时候,侯定波感觉自己真是陷入了两头为难的境地。

  找张文定呢,怕问出比传言更可怕的消息;不找张文定吧,任由传言这么散发,同样也不是什么好事。毕竟,现在传言之中,有说张文定会当组长的,也会传言他侯定波会当组长的。这传来传去的,大家都说他会当组长,可最终他如果没当成组长,那就会成为县里最大的

  笑话。

  想来想去,侯定波还是拿起了手机,打了个电话。

  只是,这个电话不是打给张文定的,而是打给望柏市长莫知足的。

  ……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张文定没有接到侯定波的电话,也没有等到侯定波前来,不禁高看了他一眼。

  这个侯定波,也没有太脓包嘛,竟然还能够沉得住一下午的气,就是不知道明天,他还沉不沉住气了。呃,话说自己明天还有个会要开,这个会,不是县委的会,也不是市里或者省里的会,而是文化局的会,自己要去会上走个过场,讲讲话,表示一下县里对文化局的重视

  。

  侯定波明天如果来得不是时候,那可就见不着自己了。

  嘿嘿,如果明天见不着面,那不知道侯定波会有多心急啊!

  看看时间,离下班只有五分钟了,但张文定知道,自己五分钟之后肯定是没办法下班的。

  加班是常态啊!

  当领导的,谁还能有个正常的上下班时间?

  如果上下班时间正常了,那就表示被边缘化了。

  嗯,像侯定波那样的,估计有时候会有个正常的上下班时间。

  正在想着侯定波的时候,委办主任崔建勇进来了:“老板,县府打电话过来,说明天莫市长要来县里视察调研。”

  “明天?”张文定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莫知足这么快就要来县里调研了?

  昨天在市府的时候,莫知足还没有定下日期,还用了近期这两个字呢,怎么突然之间,明天就要过来了呢?

  “明天。”崔建勇很肯定地点了点头,又说了时间,“明天上午十点左右到县里。”

  “明天来呀。”张文定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你通知一下班子成员吧,明天上午开会,都别出去了。”

  “好。”崔建勇点点头答应了一下,然后又迟疑了一下,道,“县府那边没说莫市长的车是来这边,还是去那边。”

  张文定皱了皱眉头,这个情况,比较少见。

  现在不准到高速出口去迎接了,当然了,燃翼这边的高速还没通车,想迎也没办法迎。但是,上级领导下来视察调研,在单位大门口迎接,那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但没说莫知足明天到县委还是县府,这个迎接就很不好办了。

  张文定相信,崔建勇这么说,肯定是在电话里问过县府那边了,但那边还是没给出答案,这应该就是市府下通知的时候,就没有把明白。

  或许,是故意不说明白的?

  “就在县委吧。”张文定这么吩咐了一句。

  反正你们没明说,那我就在县委等着——贸然跑去县府等着,实在是不像话。

  ……

  次日一早,县委这边就搞了一次大扫除。

  虽然平时就搞得挺干净的,但这一次,大家还是很积极的又搞了一遍。

  领导下来视察,可不能让领导看到不好的地方。

  九点半的时候,侯定波也来了县委,但他没去张文定的办公室,而是就在县委大门口站着。

  他这么一搞,张文定就不能装作不知道了,也只能通知一众班子成员,一起下去,到大门口等着。如果任由侯定波一个人在下面等着,这个事情传到莫知足耳朵里去了,那影响可就太不好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