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建勇被这个话弄得有点内伤,却还没办法表示丝毫不满。

  他看了看张文定,压下心里别的话语,只是暗暗有些心急。

  今天,莫知足的这个搞法,真的是让崔建勇很是担心,他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但正因为见过世面,知道现实的凶险,所以,才最担心。

  无知者,才能无畏。

  很多事情,只有知道了,才会有更大的恐惧。

  ……

  莫知足的车里,侯定波心里很舒服,脸上很恭敬。但同时,他的内心在舒服之中,又隐隐藏着一丝苦涩。说起来,侯定波到燃翼上任的时候,比莫知足到望柏上任的时候还是早很多的。当初,莫知足到望柏上任,侯定波就很开心,因为他和莫知足早就认识,而且关系还不错

  。

  只是,他不能在莫知足刚来的时候,就去天天往莫知足那儿跑,更不能很直白地叫莫知足给他撑腰。

  虽然最终他是要靠向莫知足的,但什么时候去靠,这是很有讲究的。他在跟张文定比力气完全处于下风,一点占上风的潜力都看不到的时候,去投靠莫知足,那就算他们之前关系不错,莫知足也会把他当成走投无路的投靠,对他的帮助,

  就更像是施舍,这不是上下级了,而并不多会是主仆的关系了。但如果他在和张文定的相处之中,能够占据不少主动,能够靠自己一己之力,打开在燃翼县里的局面,那么,他投靠莫知足的话,就自带加成光环,就是带着成绩去的,

  会让莫知足对他格外重视——他有至少半个县的资源呢。

  走投无路求人收留,和自带成绩等人招揽,那滋味,当然是不一样的。就像一家公司,发展得好的时候,被人投资,那投资人只会投资,不会乱提要求;可一家公司发展得不怎么样,虽然看上去似乎有前景,但现实却是随时会破产,那投资

  人过来投资的时候,就会带上无数要求要你去完成了。

  这就是现实,让人无奈的现实。原本,侯定波是一心要自己在县里搞出成绩之后,再带着成绩去投奔莫知足的,但是,他试过了几次,但却是一次比一次憋屈。在张文定面前,他侯定波完全就没有抗衡

  的实力。

  空有一腔热血与勇气,奈何实力不如人啊!在痛定思痛之后,他才想到去找莫知足当助力,但那时候,他还没想过要完全依靠莫知足。但在莫知足那儿,他和张文定意外地相遇,然后,他又一口气把所有乡镇的自

  来水项目给定下来了,这让他看到了莫知足的威力。

  所以,那个时候,他对借助莫知足的力量,有了一个更深层次的认识。而回到县里之后,他又在张文定面前碰了壁,于是,他就决定,彻底借用莫知足的力量了。

  虽然这样做的话,会让他在莫知足面前没有了丝毫分量,但是,这让他在燃翼县里,会取得相当不错的成绩,会有很大的存在感。

  只要他之后能够在县里掌握一定的资源,那还是很有可能会在莫知足的面前,再提高一些地位的。

  反正地位这种东西,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定波,你在县里的局面,现在怎么样了?”莫知足没有看侯定波,就这么轻飘飘地问出了一句话,问得相当直白。

  在这种直白中,表明了莫知足现在对于侯定波的态度,是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也表明了,他把侯定波现在的处境,已经看得比较清楚了。

  是的,是真的看清楚了。

  通过在交投公司的考察调研,通过那些干部对张文定和对侯定波的态度的区别,莫知足就看出来了,侯定波在燃翼县里,现在混得真的相当不如人意。

  难怪,他要求着自己尽早下来县里视察一次了。

  啧,侯定波啊侯定波,以前还觉得你挺有能力的,现在看来,也是名不符实,遇到个稍微厉害点的对手,你就完全只能被动挨打,没办法还手了啊!

  不过,这样也好,老子收编你的时候,也免得你左提条件右提要求。

  “现在……”侯定波迟疑了一下,然后看了莫知足一眼,还是决定不隐瞒了,实话实说地好,“现在情况有些不是太理想,县里的同志们对文定同志还是有着很深的感情的。”

  莫知足这才看了他一眼,这家伙虽然能力不行,但还知道说实话不撒谎。“我听说现在项目的几个大项目,都是文定同志引进的?”莫知足问了一句,不等侯定波回答,便又自问自答了,“像这样能够拉来大项目的同志,不管是组织上,还是群众

  ,都是很喜欢的。有大项目,就能够搞活地方上的经济活力,人民群众才能够从中受益,大家都才有可能把生活过得更好。”

  这个话,说得侯定波心里满是苦涩。

  他很想说自己也可以拉来大项目,但是这个话,却没办法说出口。大项目这种东西,并不是说想拉过来,就能够拉过来的。最主要的是,他现在在燃翼县里,本来就已经混得很惨了,如果再胡乱开口,会让莫知足觉得他不仅没能力,还

  喜欢说大话。

  真要让莫知足对他产生了这样的认识,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想了想,侯定波只能说:“您说得是,县里现在也是准备大力招商引资,搞几个大项目。”“这是文定同志想要搞的吧?”莫知足又很直白地问了一句,然后还是没等侯定波回答,又继续说道,“你也不要灰心。招商引资,是一个长期的工作,不要争一城一地的得

  失。单个项目的影响力是短暂的,你要着眼于整个产业链,着眼于一个新兴的行业,这样的话,燃翼县的经济发展,才能够有一个良好的发展潜力。”

  这个产业链和行业,侯定波当然知道。只是,知道也没办法。

  因为这个,比起单一的大项目,更加难弄啊!莫知足似乎是看出了侯定波的为难,看向了侯定波,莫测高深地笑了笑,道:“不要心急,要稳得住,要抓准时机,马上就会有时机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