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莫知足的这个话,侯定波愣了一下,然后马上就很稳重地点了点头,道:“我听领导的。”

  这种时候,当然不需要说感谢的话,而是要表一下忠心。

  这个表忠心,意思就是说,您说的话,我领会到了,而且,后续情况的发展,如果您有什么指示的话,我也坚决按您的指示办。莫知足又深深地看了侯定波一眼,没有多做解释,只是道:“市里对于燃翼的发展,一直都是很关心的。燃翼的底子相对比较薄弱,但现在处于一个好的时期,各种交通投

  资都很到位,这是燃翼快速发展,弯道超车的大好时机,你们要好好把握。”

  这个话,侯定波听懂了。

  这个市里,指的就是莫知足这个一市之长,县里嘛,那就是指他侯定波了。

  这个话的潜台词,就是要他侯定波多向莫知足汇报,这样才能够把握住机会,让燃翼县里发展得更好,也让他侯定波自己能够发展得更好。

  侯定波听出了这个话里的意思,一本正经地点头道:“我们一定会好好把握这个机会,也迫切的希望能够得到市里更多的支持。”

  莫知足很满意。

  这个侯定波,虽然能力差了点,但好在比较听话。

  ……

  车向着木湾镇行去的路上,张文定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是陈娟打来的。

  “领导,你们是去木湾镇吗?”陈娟在电话问着,有点关心,但话还是说得很正常的。

  估计,她也是怕张文定此时身边有人,说话不方便。

  “有什么事?”张文定反问了一句,并没有回答陈娟的问题。

  这个问题,肯定是不能正面回答的。

  上级领导的行程,规定之外的人,当然不能随便透露。要透露,也是要等到调研完毕之后。

  这点规矩,张文定自然是明白的。

  当然了,如果是武云问的话,他肯定是毫无压力的就透露了。

  这事儿能不能说,主要不是看规矩,是看人。

  “我……”陈娟迟疑了一下,道,“你什么时候方便?我有些工作,想向您当面汇报一下。”

  虽然二之间的关系已经有过一次突破,但是,陈娟在面对张文定的时候,却并不会很放肆,甚至比起当初没有突破的时候,还显得更加拘谨了几分。

  这个女人,其实胆子还是很小的。

  当初那一次,如果不是因为她老公伤得她太深,估计她也没胆了把张文定约出去。

  张文定虽然很信任自己的委办主任,但这会儿坐在一个车上,也不可能让他听到一些不应该听到的话。

  到于自己的私生活,张文定并不喜欢让更多人知道。

  不管是大管家,还是自己的秘书,能不知道,还是不知道的好。

  毕竟,张文定除了工作上的事情,私事都是能自己搞定就自己搞定。

  让身边的工作人员来帮助自己做私事,他心里总是觉得别扭——现在虽然不是让工作人员帮忙,但这种男女之间的私事,还是不能让身边人知道。

  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份危险。

  所以,张文定感觉到陈娟似乎有点紧张,就语气平稳地说道:“明天吧。”

  陈娟赶紧道:“哦,好好,那我明天去找你。”

  挂断电话,张文定皱了一下眉头,然后马上展开。

  ……

  车到木湾镇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但木湾镇并未下班,从镇党委一把,到食堂打扫卫生的阿姨,都在等着呢。

  这里面,有镇里要求推迟下班的因素,也有人们想看看一市之长的因素。

  这是一个乡镇啊,虽然不能说十几年见不着一次正厅级下来视察工作,但毕竟这种级别的领导,还是不常见啊!

  大家都想看看大领导,沾点喜气呢。

  又是一番迎接,这一次,莫知足没有批评木湾镇的领导班子兴师动众了——这算是真正的基层了,能不批评,那就尽量不要批评,大家都不容易啊!

  还是按照习惯,先进会议室,听取木湾镇的工作汇报。

  这个工作汇报,是由镇党委一把包红日来做的,代镇长刘浩并没能在这个会议上做报告——他要是把那个代字去掉,倒是有可能做这个报告的。

  报告还没做完的时候,会议室的门被从外面推开了。

  望柏市纪检书记宋波带着三个人进来了,先面色沉重地对莫知足点了点头,然后语气更沉重地说道:“莫市长,省里的同志,想找张文定同志谈点事。”

  说完这个话,宋波还看了看身边的三个人。

  他没有介绍这三个人的名字,连单位也没有说。但是,他的身份,这么过来,这么跟莫知足说话,就足以说明,他身边的是,是省里的纪律部门的人了。

  会议室里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寂静,大家的目光,从这几个外来人的脸上扫过,又落到了张文定脸上,又回到这几个人的脸上……

  张文定同志!

  这五个字连在一起的称呼,足以让人产生很多联想了。

  这是一个很正式的称呼,但正因为正式,才让人不得不联想。

  莫知足没管别人的联想,他正色道:“张文定同志,这是市里的宋书记,你先跟省里的同志们谈事吧。”市里只有一位宋书记,虽然没直接说出名字,但只要不是那种不求上进的人,都会知道,这是市纪检的一把了。是的,乡镇的干部们,也不仅仅只是对县里班子成员熟悉

  ,对于市里的,他们也是有一定了解的。

  顿时,会议室里就起了一些声响。虽然没有交头接耳,但是,真的瞬间就出现了很多声音了——以椅子移动的声音为主。

  擦,市纪检的一把都来了,还带着省里的同志,而且,也不介绍省里的同志,这是要把张文定给控制起来,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交待问题吗?

  张文定和侯定波二人,不用莫知足介绍,也认识宋波。看到这一幕,听到宋波说的这个话,张文定明白,对方终于还是出手了,而且,出手还很着急。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