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人对于莫知足和宋波这个做法很不满意,但也没办法。以他的身份,对莫知足和宋波构不成什么威胁。

  所以,中年男人就算再不想在这个场合下自报身份,却也不能不把自己的身份报出来。

  “我是省纪检的。”中年男人说了一句话,然后掏出工作证,递给张文定,“这是我的证件。”

  他只提了自己的工作单位,并没有具体说自己的具体职务。

  当然了,张文定所需要的,就是他自报单位,并不需要他的具体职务。有个单位报出来,事情就可以搞大了,搞大之后,很多事情就只能明着来,没办法暗地里操作了。

  这一点,对于张文定来讲,还是很重要的。

  只是,那个中年男人能够主动拿出工作证,这一点,还是吃出乎了张文定的预料。

  毕竟,一般情况下,亮证件是在比较封闭的环境下,不说完全只针对张文定一个人,但也不会在这么多人面前啊!

  张文定接过证件,翻开了,还认真地看了看,然后又盯着中年男人的脸看了看。

  他这个做派,就是要告诉别人,他在看这个人的证件是真是假。

  这种做法,搞得带着中年男人来的宋波脸色很不好看——难不成我宋波还能够把省纪检内有一定级别的工作人员认错?

  只是,宋波不满归不满,却也没有说什么。

  既然先前没有帮省纪检的人,这时候,也没必要再帮了。

  看戏,就要有看戏的心态,轻易不要下场,不然结果会很难预料。

  “省纪检的啊……”张文定点点头,然后把工作证递还给了中年男人,淡然地说道,“你们现在来找我,是怎么个说法?”中年男人见到他这个态度,真的很想凶一句了,但毕竟还是知道现在这个场合不合适乱来,只能平静地说道:“有些工作,需要你配合我们,工作性质是保密的,我们换个

  地方谈吧。”

  这个中年男人,虽然心里有气,但还是知道轻重的,就连配合调查这样的话都没说,只说是配合,滴水不漏。

  他看出今天这事儿有些不对了,所以选择了谨慎。

  话说到这个程度了,张文定当然也不能硬逼着对方说出是双规来,便点头道:“行,那走吧。”

  ……

  等到张文定随着宋波他们离开,会议室里顿时就沸腾起来了。

  亲眼看到纪检的人过来带人走,这样的经历,很多干部,一辈子都不见得能够遇见一次呢,最主要的是,被带走的,还是县里的一把手啊!

  这个事情,实在是太震撼了。

  特别是对于木湾镇的一把手和二把手来讲,无异于晴天霹雳。

  包红日和刘浩,可都是张文定的人啊!

  ……

  张文定心里没有太慌张,但也不是很宁静。

  他虽然早有准备,但是,他的准备工作却并没有完全做好,甚至,他还正在做准备之中呢,对方就直接出手了,这……事情发生得太快了啊!下楼、上车,这一系列的过程,都是由三个男人围着张文定完成的,生怕张文定会跑了。这架势,已经不是配合调查的做法,而是要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交待问题的

  节奏了。

  在车里的时候,中年男人和另外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车上还有一位司机,也只是闷头开车。

  张文定自然也不会找他们说话。

  先前,在会议室里,张文定要说话,那是场合不一样,那样的场合下,说的话越多,越让中年男人生气,中年男人才会有可能说错话,才能够造成更大的影响。

  现在不一样了,现在这车里,张文定不管说什么,也没用的。

  所以,他也懒得说,只是任由这车往前开,看看能够开到什么地方。张文定坐在后排的中间位置,时不时往两边望一下,可以瞧见,这不是前往望柏市的路,而是开往了隔壁凤山县,凤山县还是石盘省内的县,但已经不属于望柏市,而是

  属于石盘省岐铜市。

  这是异地办案?

  张文定有点不太能理解,要搞得这么严重吗?

  自己也没什么特别大的问题吧,有必要这么搞吗?在望柏市里随便找个安全的酒店待着,不行吗?市委一招不方便的话,武警招待所,不也很安静吗?

  这办案的地点,放到了隔壁县里,虽然只是隔壁,但是却属于另一个市了,这性质,这影响,如果没查出什么问题,你们这几个人,能够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这几个问题在心中一闪而过,张文定便渐渐明悟了。

  这一次,看来有人是想要直接把他搞下来啊!如此行事,当然不可能是想着让他平平安安过关,然后再给他补偿,把他的级别提到副厅去,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他的案子,办成铁案,拿到他

  严重违纪的证据,当然了,如果能够办成违法犯罪然后移交检察机关,那就更好了。

  可笑,自己当初和黄欣黛,和白珊珊一通交换意见,竟然还以为对方打的是小小敲打一番,然后再用一个不重要的副厅级别,来明升暗降呢。

  真的是太年轻、太天真啊!

  车很快就进入了凤山县的地界,然后去了县城,然后又穿过县城,到县郊进了一个院子,在一幢楼前面停下。

  张文定下车,抬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这个院子,看外表,应该是一种休闲农庄,院子很大,里面错落有致的建着五幢楼,但都不算高,最高的才四层,比一般的别墅大一点。

  院子里,三三两两地停着一些车,但还不足停车位的十分之一,显得很是空旷,也显得这里生意不怎么样。

  当然了,有可能今天并不是生意好的日子。

  “走吧。”中年男人看了张文定一眼,然后又看了看前面的一栋楼。

  很显然,现在要进去的,就是面前这幢楼。张文定没有马上就走进去,而是看着这中年男人,面无表情道:“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对我进行双规?这是你个人的意思,还是省纪检的意思?”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