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定河心里想着这个话,嘴上直接就说了出来:“你是省管干部,我们可以叫市纪检协助,也可以自己办案。”

  这个话一出口,他又有点后悔了。

  跟这个张文定废话什么呢,这事儿有必要解释吗?

  只要自己程序上没违规,有什么好担心的?

  “办案?”张文定冷笑一声,“你要办什么案?我从参加工作到现在,一直兢兢业业,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哪里做得不对,你要办什么案?”

  “张文定,你不要心存侥幸!”金定河直视着张文定的眼睛,厉声道,“我们所掌握的情况,超出了你的想象!我劝你认清现实,主动交待,争取宽大处理!”

  张文定看了他一眼,懒得说话了。

  金定河被他这个表情搞得很不舒服,直接打灯!

  两盏灯都打开了,灯光射要张文定的脸上。强光刺激得眼睛几乎都没办法睁开,而且脸上的温度飞速上升,让人怀疑下一秒,似乎就会被烤熟了。

  张文定闭上了眼睛,把呼吸调整均匀。

  这点手段,对于普通人还是很管用的,但对于张文定这种修为的人,没什么威力。

  “张文定,像你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金定河语气恢复了正常,“刚开始的时候,什么都不肯交待,一心只想拖过去。但真的能够拖得过去吗?我们对你们这些违纪的干部采取措施,那就证明我们是掌握了可靠的情况的!现在要你主动交待,其实是在保护你,是在给你一个机会,是在挽救你!你也知道,组织上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啊!”

  这语重心长的,都让人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真的一心在为张文定着想了。

  张文定闭着眼睛,道:“如果你们觉得我违纪了呢,应该怎么处分,就怎么处分吧。要是觉得我违法了呢,就按法律办吧,该移交检察院就移交吧。”

  金定河目光闪烁,道:“你这是承认自己违纪违法了?”

  “你没毛病吧?”张文定笑了起来,“我什么时候承认了?你这语言理解能力不及格,我严重怀疑你的工作能力,能不能胜任你现在的职位啊!”

  “少给我耍嘴皮子,马上交待你的问题。”金定河恼羞成怒,“张文定我告诉你,你的问题很严重!如果在这里不交待,等移交检察院,你再想交待,就迟了!”

  张文定悠悠地叹了一声:“你这么搞,不符合规定啊!”

  金定河想骂人了,擦,怎么又不符合规定了?

  先前就来了这么一句,现在又来这一句,张文定你脑子有坑吗?

  “你倒是说说,我哪里不符合规定了?”金定河问了一句,心里的火气都有点压不住了。

  “按规定,至少要两个人吧?”张文定笑了起来,“一个人问,一个人写笔录。哦,现在也可以视频录音了,与时俱进,搞执法记录仪,但就算有记录仪,也还是要两个人一起问话的。你现在一个人跟我对话,还连个记录仪都没有,你这是要干什么?私底下威胁我吗?”

  这个话,真就说得金定河一时之间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是的,最少两个人!

  不能一个人审啊!

  这是规矩。

  一个人审的话,谁知道你会不会做出什么不合适的举动呢?

  “我们这个不需要执法记录仪。”金定河想了想,说了一句,然后又指了指房顶,道,“房间里有摄像头,带录音的。所以,你完全可以放心,我们的谈话,都是经得起检查的。”

  这个经得起检查,一方面是指他金定河问心无愧,一方面,也是在告诉张文定——就算只要有一个人审,那也是符合程序的!

  张文定抬头看了看,确实在房顶的一个角落里看到了一个摄像头。

  就是不知道,这个摄像头这时候是处于工作状态呢,还是已经坏掉了。毕竟,有些时候,这种装在墙上的摄像头,是容易坏掉的。

  想到这个摄像头有可能坏掉了,也有可能处在工作之中,张文定心里就警醒了几分,看了金定河一眼,不说话了,闭上眼睛,开始运转真气。

  既来之,则安之。

  反正也不适合武力突破出去,那就只能呆在这儿。而呆在这里,目前情况不明,也不适合乱说什么,还不如借这个机会,好好修行一番。

  平时工作的时候,已经没了多少时间来修行,现在正好补上来。

  不然的话,这修为,真的就比武云差了太多了去了。以后的差距,如果越拉越大,那可能再到一起喝酒,都会不自在了。

  金定河见到张文定闭上眼睛不说话了,眉头就皱了起来。

  “张文定,你是要再叫一个人进来,才肯说吗?”金定河这么问了一句。

  张文定不理他,不说话,也不看他,继续闭着眼睛,自己修行。

  金定河再次皱起了眉头,又说了几句劝说的话,但张文定还是不理他。

  这个情况,让金定河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以前他办的案子,把别人双规之后,对方要么一开始就死抗着,怎么都不开口,要么就是一直在否认。

  像张文定这样,进来之后开了口,而且还聊了好几句,然后突然就不说话了的搞法,他真是第一次见了。

  这样的情况,是个例外。

  这是一个新的情况。

  想了想,金定河出门去了,又叫了一个人进来。

  这样,就有两个人一起审了。

  这样,就符合了张文定强调了两次的规定了。

  “张文定,现在我们两个人一起,记录仪也带来了,你的问题,可以交待了。”金定河跟那个人一起在张文定面前坐下来,还在台上立了一个便携式记录仪。

  张文定睁开眼睛,看了二人一眼,然后又闭上了眼睛,不理睬了。

  这一下,金定河就更气了。

  “张文定,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金定河一声怒吼,手一指,一根手指差点就戳到了张文定的鼻子上,厉声道,“别逼我们对你采取措施!”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