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取措施?

  张文定听到这四个字,内心也忍不住波澜了一下。

  纪检干部嘴里的采取措施,跟警察嘴里的上点手段,有异曲同工之妙。

  睁开眼睛,张文定看了看房顶上的摄像头,又看了看台上的便携式记录仪,再把目光定到了金定河的脸上。

  金定河眼见张文定终于有了反应,脸色更厉,声音更大:“张文定,你要搞清楚现实!这是什么地方,这不是在你办公室!”

  张文定还是没说话,却突然一伸手,抓住了金定河的那根手指,往下一压,冷声道:“你再指一下?”

  金定河痛得身子一偏,随着手不停的往下压,哪里还能再指着张文定,嘴里不停地叫着:“你干什么,你干什么,你放开我!”

  金定河身边的那个人也顿时大叫:“你干什么?你想干什么?”

  他站起身来,把椅子往后都推得一阵乱响。

  但是,他也仅仅只是站起身来,想要去张文定那里抱住张文定,或者打开张文定,却又没那样胆子。

  想要跑出去喊人,似乎又有些犹豫。

  这一点,和警察们就有区别了。

  如果是警察审嫌疑人的时候,遇到这种情况,那下意识的反应就是出手了,根本就不会为难。

  好在,张文定马上就放开了手,然后像个没事人一样,继续闭目养神。

  就眼前这两个人,不是张文定自吹,他闭着眼睛,都能够一个打两个,而且还能够打得他们毫无还手之力,真的不用太过于在意了。

  金定河收回手,嘴唇都在哆嗦,一方面是因为疼,一方面则是因为生气了。

  一个被双规了的家伙,居然还这么嚣张?

  竟然敢对组织上的纪检干部出手,谁给他的胆子?

  他张嘴就要痛骂,可是想到刚才手指的痛,想到张文定刚才那个眼神,他又不敢骂了。

  这万一要是激怒了张文定,会不会换来什么可怕的后果?

  这时候,金定河真的是特别郁闷,想着如果是在警察局里的审讯室那多好啊,可以把张文定手脚都固定起来,然后想怎么搞就怎么搞了。

  只是,这事儿肯定也只能想一想了。

  毕竟,目前虽然双规了,但只要还没有定性,那张文定就还是同志。既然还是同志,那当然只能够采用这种温和的方式,而不能够像审嫌犯一样了。

  现在这个情况之下,要再问什么,似乎也不适合了。

  金定河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声音,然后道:“你好好想想吧!”

  说完这个话,他转身就走。

  另一个人自然也是跟着他转身出去了,生怕走得慢了,张文定又会出手。

  听到这二人出去,再关上门,张文定睁开了眼睛,站起身来,关掉了那两盏灯,然后看向了房顶的摄像头,一脸严肃的看着,足足五分钟之后,才在椅子上坐下。

  另一个房间之中,金定河带着两个人,盯着监视器,看着里面张文定的样子,心里的气真是完全没处发。

  但气归气,工作还不能因为心中有气而抛下不管。

  他必须要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好好想一想,这个张文定,要怎么对付!

  看着二人走出房间,张文定也坐椅子上起身,到了床上,然后缓缓躺下。

  刚才,别看他在言语上占了上风,但实际上,他此时的处境,也不太妙。他现在没办法和外面联系,但想必县里此时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县里会不会有人对他落井下石呢?

  肯定会有的!

  不用多费心去想,张文定都知道,肯定有人会想要借着这个机会,狠狠的把他张文定踩下去。

  他张文定以前是在县里一言九鼎,但现在人已经被省纪检控制起来了啊,那些在明面上不敢反对他,但心里对他已经很不满了的人,这时候估计都恨不得主动向纪检干部检举他了吧?

  这是人心,也是人性。

  当然,有一部分人,肯定是希望张文定没事的,这样的人,不会特别多,但也不会特别少。

  人数最多的,应该是那种站在一旁看戏的。

  不对张文定落井下石,也不对张文定忠心耿耿。等到张文定没事出来之后,他们会继续表忠心,等到张文定真的被处分了,甚至是被刑拘了,那他们也许会说早就看出来张文定不是个好东西,也许会说张文定其实是个好人……

  想着这些,张文定不禁在心里感慨,人啊,其实都是复杂的。

  也不知道这一次,最终会怎么收场。

  毕竟,张文定也知道,自己并非没有任何可供攻击的地方。当然了,生活作风的问题,不会很致命就是了。这个,看看当初随江管人事组织工作的王本岗就知道了。

  但这个问题,如果被放大的话,上面要严肃处理,搞他一个双开,那也是有可能的。当然,这需要一个前提——有证据。

  这个证据,可不是那么好拿到的。

  相比于证据来讲,证人的证言,似乎更容易一点,但这个,说服力又不够——没证据的证言,可以说这是诬陷啊!

  当然了,如果这个证人的身份不一样,那效果当然也不能一概而论。

  比如,徐莹这个省会城市的副市长出来指认和张文定之间有私情,那这个证言就肯定会被采信了。而苗玉珊如果这么说的话,只要没证据,那就不可能被采信。

  没办法,徐莹身份不同,毕竟级别摆在那里,而苗玉珊,虽然身份也不差,长得也漂亮,但不管怎么说,那都是一个被市级电视台除名了的人,不在体制之内了!

  只是,徐莹现在好端端的,不可能说这个啊!

  现在想来,唯一有些麻烦的,就是陈娟了。

  陈娟是在职的干部,又和张文定共事了一段时间。如果和她之间的私情,被人知道了,然后,省纪检的人去找她突破,倒还真的很麻烦。

  正如张文定所想,金定河这时候已经在打电话了:“这边目前还没什么进展,你抓紧时间,从陈娟那里突破……注意方式方法。”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