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从陈娟那里突破,注意方式方法是肯定的。

  毕竟,陈娟是在职干部,而且,是女同志。在没有真凭实据之前,如果搞得满城风雨的话,让人家一个女同志以后怎么做人?

  再说了,陈娟是县管干部,就算要调查陈娟,那也是由县里出面。

  这么一个科级干部,还不值得让省里直接调查。

  ……

  黄欣黛现在在燃翼县里,那是个很了不得的人物。

  对于县里的各种消息,有的是人向她透露——主要还是向她公司里的人透露,然后她公司里的人再告诉她。

  所以,张文定被带走还不到二十分钟,黄欣黛就收到了消息。

  只是,收到消息之后,她一时之间,也做不了什么实质性的行动,只能给武云打了个电话,告知此事。

  哪怕武云自己也另有渠道知道,但黄欣黛还是要打这个电话。

  她打这个电话,并不仅仅只是通知,她还想和武云商量一下。

  武云接到电话,明白黄欣黛对张文定是真的有些担心。这个发现,让她多少有些吃醋,但却不会像以前一样因为吃这个醋,而要和张文定过不去了。

  不是武云现在能忍了,而是她现在的心境不一样了。

  修行到了这她这个境界,看问题的角度,甚至整个人的情感,都跟以前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可同日而语了。

  如果不是心境了这样的变化,她也不可能会允许黄欣黛和张文定生孩子啊。

  当然了,孩子现在还没生就是了。

  但只要张文定这次没事,以后还是会生孩子的。

  她想给黄欣黛一个孩子。

  她是修行中人,并且是道家修行之人,不是佛门的。佛门修的是来世,而道家修的是今生。道家的修行重的就是当下,就是今生,今生能修出道果,那就得道,今生修不出,那就烟消云散,不存在什么来世不来世的。

  所以,她今生的大部分时间,都是要用来修行的,不可能有太多的时间陪伴黄欣黛,所以,让黄欣黛自己生个孩子,还是很有必要的。

  只是,黄欣黛毕竟是她深爱之人,她再豁达,心里头多少也是有些不舒服的。

  不管舒服不舒服,遇到这个事情了,那她总是要管一管的。

  张文定和她是同门,又是她的姑父,二人关系又还不错,不可能袖手旁观。

  所以,武云就要和黄欣黛见面。

  见面的地点,自然就是在黄欣黛的家里了。

  “具体的情况,你那儿能打听到吗?”黄欣黛看着武云,声音中隐隐透露出一丝焦急。

  “目前还没打探到。”武云摇摇头,声音很是平淡,“省里这个动作,派出来的人,肯定不会是跟我们家有什么牵扯的人,一时半会儿的,一线情况,肯定是摸不透的。”

  “那现在……”黄欣黛皱了皱眉头,深吸一口气,尽量平复了一下心绪,道,“现在省里直接出手,而且是在乡镇的会场上。这个影响是很大的,他们手里应该是掌握了一些什么确凿的证据,才敢这么干吧?”

  虽然黄欣黛现在是经商,但毕竟也是大家族出来的,对于有些事情的操作手法,还是比较明白的,对于有些顾忌,也是清楚的。

  武云也想到这一点,但却摇了摇头:“也不一定非要有什么证据。大部分情况下,大家还是守规矩的,但有时候,可能有些人也会冒险出手。毕竟,真要是想找点毛病,还是很容易找的。只要你认真做了事,有些事情,总不可能完完全全的按规矩来。”

  这个话,说得黄欣黛也没办法反驳了。

  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这话可不仅仅只是调侃。

  就算是像张文定这样自律的干部,在经济上自问没有贪过,也没有受过贿,但这就能够说明他的工作中完全没有违反一点相关的规定吗?

  不说别的,他在县府的时候,县府内部各个部门里,时常会有下面的单位或者乡镇送一些福利什么的。对于这个,他并没有强制要求一个都不准收吧?

  到了县委这边,同样如此。

  但要说真的强行不准下面各部门拒绝所有单位送上来的福利,这也不太近人情了,而且太打击同志们的积极性了。

  毕竟,像这样的福利,其实也就是一点乡里的土特产,是一份心意,又不是钱。大家都是这么干的,不仅仅县府如此,市府也是如此,市里县里的各个局里,逢年过节了也是如此啊!

  可要说这事儿是很应该的吗?

  那肯定不是啊!

  所以呢,有些事情,没办法细究。

  更何况,除了这些之外,张文定在生活作风方面,是有硬伤的。

  黄欣黛当然明白这些道理,想了想,看着武云道:“我看你好像并不担心?”

  “有什么好担心的?”武云摇摇头,“就张文定自身来讲,他并没有犯什么大事,用不着担心。而且,以他的心性修为来讲,只要他不愿意说的东西,也没人能够逼他说出来。我都逼不了,更不用说别人了。”

  对于这一点,武云是很有自信的。

  黄欣黛道:“但是,别人会不会趁这个机会搞事?”

  这个……武云也很担心。

  “别人要乱来,那也没办法。”武云眉头挑了挑,“有些事情,需要证据,但有些事情,没有证据,也能够将一个人的道德打落尘埃。一个公务人员,如果没了道德,就算没有实质过错,以后也很难了……我现在不能找人问,最起码今天晚上不能。”

  黄欣黛明白,她的身份,如果现在问,就代表了武家,今天晚上,确实不合适问。

  别人主动来说,她可以听。但有些话,今天晚上如果她主动去问了的话,别人就会想,张文定是不是真的有大问题?不然的话,为什么武家这么沉不住气?

  就在这个时候,黄欣黛接到了一个电话,几句之后,她匆匆在手机上翻看着,越看,脸色越差。

  武云问:“怎么回事?”

  黄欣黛把手机递给她,一脸气愤地说道:“你看看吧,果然是从道德上入手了。这是要把张文定搞臭啊!”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