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万勋明白了,这个工作,侯定波是真的想插手啊!

  看来,应该是侯定波在张文定面前说了什么,而张文定又想要给侯定波放点权力,可又还不能放得太多。

  所以,在这个治安工作的专项行动上,张文定要让他吕万勋积极一点,不要让侯定波一家独大。

  毕竟,这可牵涉到了对于全县政法系统的指挥权,张文定可能会为了让县府的工作更好开展一些而让出一定的权力,但不可能完全放权的,总是要能够有所掌控才行的。

  在这样的前提下,张文定点出来侯定波也会在会上拿出一个方案,目的显而易见。

  吕万勋想明白了这个道理,就更加坚定地说道:“我明白,我一定把方案做得详实,做得扎实,不给您丢脸。”

  张文定心里叹了口气。

  这个吕万勋,对于侯定波的怨气真的是很重了,什么事情上都要争个高下。

  不过……算了,他有这样的竞争心,也是好的。

  最起码,会用心工作,会努力把工作做得更好。

  只要工作能够做好,有点别的心思,那也是人之常情,无关紧要了。谁也不是圣人,还不能有点私心和厌恶的情绪了?

  等吕万勋离开之后,张文定想了想,还是和陈从水又做了一个沟通。

  毕竟呢,这个工作,是要上会的。

  他和侯定波有了沟通,和吕万勋也打了招呼,把陈从水这个副手漏掉的话,不太好。不管怎么说,陈从水也是协助他负责县委全面工作的副手,是班子中排名第三的人物。再说了,陈从水对他还是很尊重的。

  哪怕在他被省纪检叫过去的那两天,陈从水虽然没有积极在外面造势想办法,可也没有落井下石啊!

  据张文定自己的了解,陈从水当时确实很安静,真的没有搞一些落井下石的小动作。

  这也许不是出于陈从水对他的同情,而是出于陈从水的谨慎,或者说陈从水自己很担心,所以才没乱动,毕竟陈从水当初是负责着交通工作的……

  不管怎么说,不管陈从水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反正在那个关键时刻,陈从水没乱来,那张文定就不会对他太差。

  所以,现在这个工作,张文定还是要和陈从水沟通一下的。

  说得好听点是沟通,实际上就是知会一声,陈从水除了认同张文定的决定,没有提出不同意见的可能。

  ……

  侯定波回到县府办公室,先是自己寻思了一下自己夹袋中有哪些人选,然后一个个衡量了一番,也没急着把他们招过来先谈话,而是拨通了县委负责组织工作的部长耿名臣的电话。

  “名臣同志,我是侯定波。”侯定波自报家门的时候,对于耿名臣的称呼还是比较亲近的,尽管二人之间其实并不怎么亲近。

  耿名臣对于侯定波突然之间给自己打电话,心里还是很奇怪的,但这并没有让他多想,而是马上回话了:“侯县长,您好。”

  他没有问有什么指示。

  毕竟,平时对他的工作有指示的,基本是张文定,而侯定波和陈从水这两个副班长,对于他的工作,肯定是很想指示的,只是不敢随便指示罢了。

  耿名臣在县委常委班子里排名第七,在十一个人之中算是比较靠后了,手中的权力还是不小的。当然了,他手中的权力要张文定许可了,才能够真正产生威力。

  由于这个原因,耿名臣对上侯定波,并没有太大的压力。

  当然了,他不能完全不把侯定波当回事。

  毕竟这个第一副班长,对他这个普通的班子成员,还是很有优势的。

  所以,耿名臣不需要怎么讨好侯定波,但也要表示自己对对方的尊重。

  侯定波也没在意耿名臣这种谨慎的答话方式,毕竟二人真的不是很熟嘛,他也知道彼此之间没有什么好绕弯子的,便直接说道:“是这样,有这么个情况,我想和名臣同志你沟通一下。”

  耿名臣听到这个话,就是一愣。

  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打个电话过来要沟通工作,这明显就是要当面谈的节奏啊!

  可是,我们俩当面谈……谈啥?

  我和你有什么工作需要沟通吗?你是管政务的,我是管人事的,这没啥要沟通的吧?我不能干涉你们政务方面的工作,你难不成是想干涉我这边的人事工作?

  照说,你要对我们组织方面的工作提一些建议,你也是有这个权利的,但你这么干,班长会怎么想?最重要的是,我如果和你当面谈工作,这事儿要传到班长耳朵里去了……呃,肯定会传到班长耳朵里去的,那我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啊!

  “这个……怎么沟通呢?”耿名臣真的是不想和侯定波就这么见面,只能用这样的语言来明示了——咱俩不适合私底下聊工作。

  侯定波听到耿名臣这么问,就知道自己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虽说侯定波现在对于张文定是没有任何想法了的,但如果能够私底下和耿名臣见个面沟通一下,这对他还是有好处的——让张文定对耿名臣多几分猜忌,这就是好处啊!

  “那就……电话里说一说吧。”侯定波果断放弃了见面的打算,也没等耿名臣答应,就直接把要说的话说出来了,“是这么个情况,啊,目前呢,咱们县里的招商工作很出色,形势一片大好,但大部分的成绩,其实是张书记的个人拉过来的投资,咱们县招商局的业绩,不是很可观。这方面,相信你也是清楚的。”

  在没搞明白侯定波要干什么之前,耿名臣不会随便同意或者反对侯定波说的话。

  所以,耿名臣的话就说得四平八稳:“我最近都在搞党建方面的工作,对于招商工作,还真不怎么熟悉,不过张书记拉投资的能力,那是有目共睹的。”

  侯定波真的很不喜欢耿名臣这种说话方式,见他丝毫都不肯松口,都有点生气了。

  虽说我不分管你们组织部,但我怎么说也是一县之长,都主动给你打电话了,你就这么不给面子?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