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班子成员中,陈从水是实打实的排名第三,而在县委的工作方面,他可以说是排名第二了——侯定波的主要职务还是在县府,这边的副职是兼任的。

  人事问题上,陈从水的意见并不怎么重要,但他有发表意见的权力。

  就县里各个部门的人事调整,一般程度都是张文定、侯定波、陈从水,再加上一个耿名臣,这四个人先小范围的讨论一下,拿出一个大致的方案。如果方案能够取得共识,那就让耿名臣去开部务会走程序,再放到常委会上去表决通过;如果方案有分歧,同样也是放到常委会上去表决。

  不管怎么说,他这个专职副,都是有权力提前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的。

  而现在,侯定波和耿名臣两个人都已经开始在讨论给招商局定人选了,并且是一整个班子的人选,却没人来跟他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情况,很严重啊!

  说得轻一点,这是不把他陈从水当回事;说得重一点,他陈从水是不是犯什么错误了要被调离或者受处罚了,县里的工作都可以不用他操心了?

  张文定很平静地点点头:“是要动一动,他们招商局的工作……这个业绩,还是有待提高。不能让他们继续这么无所事事了,还是要找几个这方面能力强的同志,把招商局的局面打开。县里的发展,未来离不开招商,最起码五到十年之内,还很难形成一个只凭我们县的名字就能够吸引到人过来投资的规模,所以这个招商局的工作,还是要重视再重视。他们的工作,一定要形成一套完整有效的系统才行。”

  陈从水还以为张文定会解释一下为什么调整招商局班长的事情不通知他这个专职副,却不料,张文定竟然直接解释什么要调整招商局的领导班子。

  擦,你给我解释这个有什么用?

  我又不要知道你为什么要调整县招商局的班子。

  你就是想把全县各个部门都调整一遍,我也没有意见。只要在调整的时候,通知我一声,让我提前有个准备,让我能够把我的人安排好就行了。

  现在你说这些,是几个意思?

  不过,虽然心里很不爽,但陈从水现在还不敢和张文定耍脾气,只能点头附和道:“这个确实是要动一动了,县里的招商,基本上都是班长你拉过来的,招商局就没干过几件正事。把他们班子调整一下,这是对县里负责,我支持。”

  到了这个程度,不支持也没办法啊!

  张文定点点头,道:“我是这样想的,不仅仅招商局啊,这个,县里的各个部门,现在都可以做一个调整了。这样才能够激发出同志们更大的活力,让我们县里更好的迎接未来的种种机遇和挑战。”

  陈从水听到这个话,心里更急,可又不能直说这事儿他怎么不知道。

  在心里一个劲的叫自己稳一点,陈从水把肚子里的火气压了又压,道:“唔,这个……也是啊。目前这个工作,进展到哪里了?”

  张文定深深地看了陈从水一眼,当然明白陈从水这么问是什么意思了。

  摇摇头,张文定道:“还没开展呢,正要找你商量一下,看看具体怎么弄。”

  陈从水的心情就仿佛是过山车一样,一下低一下高。

  刚才还以为连这个工作都没他的份了呢,一转眼,张文定居然说这个工作还没开展,要和他商量着办呢。

  这……

  转折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这个……”陈从水一时之间还没办法把自己的心情很快调整过来,说话都不太利索了,“这个具体情况我也不怎么了解啊,这方面的工作,主要还是名臣同志负责的吧?不过班长你安排了任务,我肯定是加班加点也要干,有什么工作,你尽管指示吧。”

  还加班加点也要干,你怕是不让你干你都会闹吧?

  张文定看着陈从水道:“该加班的时候也要加,我们现在不也没个正常的下班时间么?晚上九点到家都算早的了。”

  陈从水就附和着笑道:“那确实,全县这么多事,他们可以按时下班,我们几个还真没按时下班的时候。尤其是班长你,现在你又是市领导了,以后会更忙。我看啊,你这边还要再加个人,不然很耽搁工作。”

  再配一个人,意思就是再配个秘书,当然不是用的秘书的叫法,而是县委办公室工作人员。但这个工作人员呢,就专门为张文定服务。

  陈从水现在是协助张文定负责县委的全面工作,这样的安排,确实可以由他来提出来。

  张文定赶紧摆手拒绝:“这个不必了,现在这样就很好。”

  开什么玩笑,他还只是一个市长助理,就用两个秘书,那些副市长,和市里两位主官会怎么看他?

  别的市领导都只有一个秘书,他这个排名最靠后的,反而用两个秘书,那就太惹眼了。

  当然了,张文定也没觉得陈从水说这个话是没安什么好心,毕竟,如果想用这样的招数来陷害张文定,那也太低级了,是个人都不会上当的。

  陈从水这么说,其实就只是想拍个马屁而已。

  “那就听班长的。”陈从水点点头,然后又把话题回到了刚开始的时候,“现在这个招商局的调整方案,定下来了吗?”

  经过刚才短暂的心情起伏,现在陈从水已经能够很好地把情绪控制住了。

  所以,对于全县范围内的人事调整,他明白还离得比较远,自己来张文定这里的初衷,是要搞清楚招商局的问题的。

  张文定看着陈从水,没有急着回答。

  陈从水也不急,直视着张文定的眼睛。

  他今天过来问这个问题,是占道理的,所以不会怕张文定。当然了,他也不会去把张文定惹得发火。

  所以,他虽然直视着张文定,但目光却是相当平和的。

  二人对视了有两秒钟的样子,张文定才开口:“目前,这个工作,定波同志和名臣同志在讨论,我还不清楚具体的进展!”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