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话的意思,就是说,这个事情,确实如外界传言那样,由侯定波和耿名臣负责,怎么了,你陈从水想过来找我兴师问罪吗?

  陈从水的怒气又起来了,但马上又压了下去。

  没办法,他是占着道理,不怕张文定,但如果因为这一次态度不好,让张文定记恨在心,以后的工作,会很艰难啊!

  只要他陈从水还想在燃翼县里干下去,就必须要在张文定面前夹起尾巴来。

  再说了,以前在张文定面前夹尾巴的日子还少吗?

  怎么现在还没以前那么能忍辱负重了呢?

  这么一想,陈从水顿时清醒过来了。

  然后,他就赶紧反省了一下。貌似是自从当了三把手,自己的心态就有点飘了,行事跟平时不一样了。

  这一警醒和反省,陈从水只觉得背上就浮出了一层细汗,赶紧道:“他们俩这是怎么回事,一个工作搞得满城风雨,还不过来向你汇报进展,搞什么名堂!”

  按说,以陈从水的排名和职务,这个的话,对耿名臣可以说,但对侯定波,是肯定不能说的。

  只是,现在当着张文定的面这么说,他是毫无压力的。

  一方面,张文定不可能把他这个话对别人传出去,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他刚才反应过来自己最近飘了,那心态就有点崩,要赶紧向张文定表忠心,免得张文定对自己有意见。

  毕竟,当初张文定还不是市领导的时候,自己就搞不过张文定,现在二人之间的级别,已经相差很大了,这还怎么搞?

  虽然同在一个班子,但是,中间已经横隔了一个正处级啊。

  副处对副厅,真的是毫无还手之力的。

  “他们有他们的考虑。”张文定心平气和地说道,“既然这个工作交给了他们去做,还是要相信他们嘛。啊,他们一个对政务工作熟悉,一个对组织工作熟悉,从这两方面去考虑,肯定能够找出来几个搞招商的好手。啊,不到万不得已,我这儿就不多打扰他们了。”

  陈从水听到这个话,脑子里有灵光闪过,但这灵光他却没能马上抓住。

  抓不住这个灵光,陈从水只能继续拍马屁:“但这个是大事,还是要你掌总的啊。”

  张文定道:“掌总是要我掌总,但我也只是掌个总。具体的工作,还是不干涉他们了。对于全县的部门负责人轮岗,我的想法,也是类似这样的操作方式。”

  这一下,陈从水就急了:“这不行啊!”

  这个话说得急了一点,陈从水又马上解释道:“全县这么多部门,光他们两个人怎么搞得完?我不是质疑他们的工作能力,我是担心……他们本职的工作就有那么多,如果真的把这么重的担子全压到他们肩上,他们别的工作也干不了了,而且压力也太大了,人都会压垮的。”

  张文定沉思了一下,然后问:“那你的意思,这个轮岗,要怎么搞?”

  陈从水也不能说光把自己一个人加进去,只能说:“这个人事调整工作量太大了,要不,全体常委都分一点?”

  只要把这个工作放到常委会上去,大家都过过手,那到时候肯定是要按排名来算多少了。这样一算,他陈从水得到的份额肯定是比较大的了。

  这个套路,陈从水是很会玩的。

  张文定当然明白陈从水这是要玩套路,但他并不在意。

  因为这本来就是他要玩的套路,只是不适合由他说出来,所以,这才一步步引导着,让陈从水主动提出这个办法来。

  “你这也是个思路。”张文定做出一个沉思的样子,然后点了点头,看着陈从水,道,“这样,到时候,你在会上提一提,看看大家的意见,集思广益嘛。”

  陈从水听到这个话,就想反驳,可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办法反驳。

  这个提议是他刚才提出来的,现在张文定让他在会上提出来,他还能够怎么反对?难不成,现在说,刚才没考虑周全,不给全体常委分了?

  可是,如果自己真的在下次的会上提出这个问题,那么,自己就算是和耿名臣对上了。

  这种事情,要在会上提出来的时候,要么是由张文定这个一把手提,要么就是耿名臣这个主管人事的来提。除了这两个人,别的人提议,都不合适。

  就连委办主任来提,都显得不合适。

  现在,他陈从水却要在下次的会上提出来,这是明摆着要推他出来,让他出风头啊!

  只是,这样的风头,陈从水目前真的不怎么想出。

  现在出这样的风头,只能是增加和耿名臣以及侯定波之间的对立了。

  侯定波对于人事方面一直想插手,这是陈从水知道的,如果现在搞得陈从水先往组织部门插手,那侯定波还不紧张死?

  只是,现在是自己说话在前,在张文定只是顺着自己的话提出一个要求,自己又哪里还有拒绝的余地?

  想到这里,陈从水真是内心阵阵发苦。

  他第一次体会到,副处跟副厅在一个班子里共事,差距太大了。而且,他也感受到了,张文定级别提高之后,做事的方式,和以前相比,有了很大的不同了。

  以前的张文定,虽然是县里的一把手,但他会尽力拉笼身边的这些人,好让他的各种方针能够顺利贯彻执行下去。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现在的张文定,对下面的人不是拉笼,而是放权,但在放权的时候,却又让下面的人相互竞争相互制衡,最终都要依靠他张文定才能够真正得到那个权。

  这一招,比以前,就高出一个境界了。

  真的是位置不一样,看问题、做事情都不一样了啊!

  现在的张文定,不是用县里一把手的眼光看问题,而是在用市领导的眼光看问题了。

  脑子里想着这些,陈从水嘴里无奈地应道:“好的,那我下次上会就提出来,看看大家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除了答应,还能怎么样呢?

  既然无法反抗张文定,那就老老实实地听招呼,准备和侯定波、耿名臣过几招吧!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