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提供真正已完结我的前世大有问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二哥,你听说过一个叫做道天的道盟前辈么?”

  南宫日天凑上前去,对着二哥楚然小声问道。

  “道天?这名字很是威武霸气啊,一定就是一位很牛X的人物!”

  楚然转过头去,有些疑惑地问道:“这道天,难道是三弟你家亲戚么?不如找个时间,将这‘道天’约出来喝杯茶,顺便把酒言欢一番吧!”

  楚然摸了摸下巴,似乎很是欣赏这位叫做‘道天’大兄弟,毕竟在他的奇葩思维里,这名字取得很是符合自己的脾气,拥有这么牛逼的道号,那么本人应该也差不了,或许见面之后又是一位好基友呢。

  “额……我还以为是二哥你家亲戚呢。至于约出来啥的,肯定是行不通了,因为这位道天前辈已经嗝屁了。”

  “嗝屁了?这不科学啊,从这道号上听起来就不是普通人物啊,怎么就嗝屁了呢,话说这人是咋嗝屁的?”楚然很是好奇地问道,不知为何的很是关心此人。

  “千年前,这位名为道天的道盟前辈,因感天道不公,怒而举剑向天,欲行斩天之事,自此一去无回受天诛而死!”

  “啪!”

  楚然猛地一把大腿,神情激动亢奋,叫囔道:“这位道天前辈,真是个妙人啊,举剑向天这种事简直是狂拽酷霸吊炸天!唉,可惜与这位英雄所处的时代不同,不然我们脾气如此投缘,一定会成为很好的挚友!我对这位道天英雄很是感兴趣,三弟你再多讲一些他的光辉事迹吧!”

  见到二哥如此亢奋,身为三弟的南宫日天自然不会拒绝,于是花了数分钟的时间,详细叙述了一下这位道天前辈一生“光辉”事迹,包括男扮女装偷袭道盟女浴池之事。

  听完叙述的楚然,无比忧桑地长叹一声,面色无比悲伤地伤感道:“这位道天前辈,真乃一代神人也,不能与之结交一番,实乃人生一大憾事也!”

  在楚然听来,这位道天前辈和自己真是天生的一对啊,不仅是行事风格还是为人脾性,如果能够相逢,一定会有很多话题可聊,可惜对方英年早逝,实在让人叹惋。

  南宫日天深表理解地拍了拍二哥楚然的肩,当初他在初闻这位道天前辈光辉事迹之时,也是如此,对于这位已经仙逝的前辈很是心驰神往,恨不能与之结交一番。

  然后,他自储物戒指中拿出一件东西,塞到了二哥楚然的掌中:“二哥,什么都别说了,我珍藏的这宝贝你收好了,回去可以好好欣赏欣赏一番,里面记载着这位道天前辈的光辉事迹!”

  楚然拿出被塞在手中的东西一看,竟然是一本封皮都快被翻烂的书,一看书的主人很是用功读书,没事就拿出来翻阅欣赏。

  至于书名嘛……

  “《道天前辈与一百零八位仙子的一千零一夜》?”楚然小声念出了书封面上的书名,然后有些疑惑地抬起头去,望向给自己这本书的南宫日天。

  “不用感谢我,这都是身为三弟的我应该做的!关于这本书的内容,二哥你懂的!”

  南宫日天朝着楚然使了个男人都明白的暧昧眼神,楚然瞬间秒懂,这本书里面的内容是啥了。

  “唉,三弟你怎么能够这样呢,这种书籍是不好的,看多了可是会祸害青少年身心的,一定要坚决抵制才行!”

  说着,楚然将手中的书籍塞入自身的储物戒指内,一本正经大义凛然地道:“为了三弟你的身心健康着想,如此邪恶的书籍,二哥我就没收了,过会儿带回房间好好严肃批判一番!”

  南宫日天连连点头:“二哥你说得对,其实三弟我之所以随身携带着这本书,便是为了有事没事能够拿出来批判一番!这本书我已经批判太多次了,实在没有新鲜感了,而上次二哥你说家里存有几百G的种子,不知什么时候可以拿给三弟我,好好去批判一番?”

  “好说好说,等我妈气消了,便回去把那些种子拿给三弟你欣赏……哦不,批判一番!”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就这厚颜无耻的程度,真可谓是旗鼓相当了。

  至于一旁的剑主,此时也快要受不了这两个奇葩了,收起了手中的木剑,然后便朝屋内走去,准备去查看查看哥哥现在的状况。

  若不是这两人与自己哥哥相交莫逆,剑主早就拿出剑削死他们了。

  “剑主大佬,你知道家里在做什么好吃的么?这香味简直是太诱人了啊!”

  见到剑主大佬转身欲离去,将书籍收好准备回房批判的楚然,终于想起了自己回来的首要目的,连忙问道。

  剑主开口道:“你们两人进来便知道了。”

  对于楚然和南宫日天这两人,剑主并没有像是对待先前的徒儿东方青月还有妖盟的青思那般,直接让他们两人昏迷过去,而是放任两人的行动。

  因为剑主知晓,这两人身份极其特殊,不会像是一般人,会在这种香气下迷失神志,就像是先前那些前仆后继赶来的邪魔般。

  抱着强烈的好奇,楚然和南宫日天两人跟随着剑主走入屋内。

  和外面相比,屋内的香气越发浓郁,两人不禁猛吸了一大口,感觉浑身上下一片舒畅,就像是服试了什么灵丹妙药一般,就连修为也在增长。

  见多识广的南宫日天,感知到体内修为的增长,不由很是疑惑道:“这难道并不是在做菜,而是有什么稀世灵药出世不成?”

  剑主没有回答,而是带着两人来到了龙流昔的闺房前,并很有礼节地轻轻敲了几下门。

  毕竟屋内是自己的大嫂,一定得注意礼节才行。

  似感知到了门外之人,大门随之洞开。

  “已经都解决了。”

  剑主走入屋内,向身为大嫂的龙流昔,汇报着自己的工作进度,然后取出寂灭仙君的头颅:“这千年前伤害了小怜之人,已被我诛杀,头颅在此!”

  “若不是事态紧急,我一定亲自找此人算账,就这么轻易死去,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面色疲惫不堪,像是经历了一场旷日大战的龙流昔,望着寂灭仙君的头颅,眼眸里露出一丝快意。

  “我擦!”

  随后进入屋内的楚然,见到躺在床上身上盖了张薄毯的宁夜,还有被撕烂抛在一旁的衣物,实在压抑不住内心的惊讶,报了一句粗口。

  因为这被撕烂抛在一旁衣物,可是不久之前自己亲自为宁夜套上的,乃是自己的衣物,所以自然很是熟悉。

  可现在,衣服却被撕毁了,也就是说薄毯之下的宁夜是一丝不挂的。

  那问题就很严重了,因为这房间内只有这位真龙大人一人存在,是谁强扒走了宁夜兄的衣服,不言而喻。

  emmmmm……

  想象力丰富的楚然,已经开始脑补刚刚这间房屋内,到底发生何等丧尽天良的邪恶之事了。

  

章节目录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杯不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杯不念并收藏我的前世大有问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