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提供真正已完结我的前世大有问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曾听闻,原本世间本无昆吾圣山,龙族乃是这方世界的外来者,乃是因故迁移到此。大嫂,是这样的么?”

  正跟随着龙流昔上山的剑主,望着眼前如同白玉所铸成的高山,低声问道。

  很久之前,那时候修为还很低的剑主,曾经被这位大嫂救回道昆吾圣山之上接受疗养,当时的他未曾看出这白玉圣山的玄机,可如今的他再见此山,却看出了很多东西出来。

  眼前的昆吾圣山,与其说是一座山,更不如说是一座超大型的法器更合适,其内镌刻着无数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玄奥符文,并且山上的一草一木都很有可能是某座阵法的隐匿核心。

  这等大手笔,实在是惊世!

  也足以看出,当年的龙族是多么的强盛。

  龙流昔点了点头,轻叹了一声:“确实如此。当年我被选为龙族族长,进入祖地接受真龙传承之时,曾在传承中见过许多我族祖先的记忆碎片,其中就有迁移入这方世界的画面。在寻找迁移世界的过程中,龙族内可谓是死伤惨重十不存一,差点就此断了传承,实在凶险无比。”

  “所以大嫂带我来这里,便是想要借助昆吾圣山穿梭空间的神奇能力,找到被困于流放之地的哥哥么?”

  “唯今之计,也只能如此了,我决定再入一趟祖地,寻找破局之法。天外天如此处心积虑将他送入流放之地,必然背后有着更大的谋划,我们必须赶在之前找到他们才行。”

  在说起这番话时,一向冷若冰山的龙流昔,因为没有外人在场,很是少见地流露出愁容,同时也有着深深的自责。

  自己明知道天外天处心积虑想要对付那个男人,可却没有在他成长起来前,好好保护好他,这才导致了这次的灾难。

  她也能大致猜到,天外天之所以如此做的用意,所谓的流放之地与天外天的空间壁垒,并不像是这方世界般坚固,甚至往常便有小型的空间裂缝直通域外,如果说对方想要得到宁夜,从流放之地抓取便是最好的办法。

  见到大嫂面色上的愁容与自责,剑主想要开口宽慰,可却怎么都无法说出口,现在的他也是如此,一切安慰的话语都显得如此苍白无力。

  两人怀揣着沉重的心情,拾阶而上来到了昆吾圣山之内。

  原本寂静的昆吾圣山,随着龙流昔的回归,顿时变得热闹无比,许多龙族成员都赶着前来拜见族长。毕竟身为真龙族长的龙流昔,突然一反常态,就这么一声不吭离开圣山,实在让广大的族人担忧,生怕出了什么事情。

  在简单地说了几句话,打发走了心怀关切的族人后,龙流昔便带着剑主来到了昆吾圣山上的龙族禁地内。

  按理来说,龙族禁地内是禁制外族入内的,不过现在龙流昔身为真龙族长,整个龙族上下的规矩都是她说了算,自然这条禁令也算不得什么了。

  更何况,现在剑主似生非生似死非死的情况,严格意义上说起来,也根本不能算是外族了,尽管这个话题很是悲伤便是了。

  在禁地的中央,便是龙族的传承之地。

  当年,龙流昔便是在此地,接受了真龙传承,然后一步步从一名普通的龙族成员,成长为如今的真龙大人的。

  如此说来,便不得不提千年前的那桩旧事了。

  原本的她,尽管身为龙族的成员,但资质和其他的龙族一样都很是平平,也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身上所蕴含的真龙祖先血脉也很是稀薄,根本没有资格进入传承之地,得到祖先的认可接受真龙传承。

  如果没有意外,她也会像是其他的龙族成员那般,成为龙族内的普通一员。

  一切的改变,都源于那夜初次偷溜下山的她,遇到的那名浑身鲜血重伤濒死的人族少年。

  这次相遇之后,她的整个龙生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尤其是在那一夜被那个男人霸王硬上弓,做出了那等事情,体内珠胎暗结怀上了小怜之后,她明显得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

  这种变化,不仅仅是体内正孕育着一个新生命,那种身为人母的变化,而且也包括体内所蕴含的稀薄真龙血脉,正每天每日地凝聚壮大。

  后来,在大婚当日被退婚的她,整颗心都已经冰冷死去。

  在感情上遭受了挫折,于是便将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了变得强大这种事情上,凭借着体内日渐浓郁的真龙之血,成功进入祖地接受了真龙传承,成长为了后世的真龙大人,接受万众的敬仰朝拜。

  当然,这些都是过往的无关紧要之事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寻找到进入流放之地的方法。

  “找到了!”

  正以龙族族长的身份,重入传承之地翻阅祖先传承记忆谋得破局方法的龙流昔,突然睁开双眸惊喜道。

  “什么办法?”

  一直忐忑等待着剑主,听到有了进入流放之地的办法,也心神激荡不已,连忙询问道。

  “想要突破流放之地的空间壁垒,可以使用血祭之法,使用血祭生灵产生的力量,强行使得空间裂缝变大,并使得空间稳固能够承受更大的修为层次进入……”

  在念起这个方法时,龙流昔的面色有些怪异,因为这种所谓血祭方法,实在太过于血腥残忍。

  当然,以她冷眼观世的性格,就算再血腥残忍的方法,都不觉得有什么。只是如果真这么做了,无法和自己的女儿小怜还有宁夜等人交代。

  若是告知实情,说自己为了搭救他们所造的杀孽,他们心里一定不会舒服。

  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宁夜这个人确实有些老好人了。

  而另一边,听到这个方法的剑主,直接二话不说便提着剑想要离开,这杀气凛然的模样,用屁股去想都知道他准备去干嘛,准备直接将这个血祭方法付诸现实。

  说实话,比起龙流昔的冷眼观世态度,这位剑主则是完全没有任何的道德观念的。

  在他心中,只要是对自己哥哥有益的事情,那便是对的,哪怕是要他与这个世界为敌,将这天地搅个天翻地覆都在所不惜。

  “大嫂,不知要多少生灵血祭方可?”

  走到一半的剑主,突然转过头来询问道,看他手中木剑微微颤鸣的模样,一看便是已经做好了大杀四方屠城灭族的打算。

  “这血祭,至少的生灵不计其数,而且这种方法实在是太过于……”

  龙流昔开口回答道,然而还不等她说完,剑主便表示自己知晓了,提剑便欲离开,争取在最快的世间,肆意屠杀开启这场血祭。

  “剑主你先等等,这种方法实在有些不妥!而且,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个方法!”

  深知剑主性情还有对于哥哥依赖的龙流昔,连忙叫住了他,她可是知晓若是不阻止,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人间惨剧。

  “另一个方法?”

  “是的,在我龙族的记载中,还有另一个办法可以进入流放之地。”

  龙流昔查看着所记载的另一则方法,轻声念叨道:“另一种办法,便是舍弃肉身,以器载魂,躲避过来自于那方世界的反噬……”

  她的话语蓦然停顿了,抬头望向眼前的剑主。

  而剑主,在听到这个方法时,也不由望向了眼前的大嫂。

  现在的他,不早已是如此了么……

  

章节目录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杯不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杯不念并收藏我的前世大有问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