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提供真正已完结我的前世大有问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一道肉眼可见的璀璨剑气,带着凌厉无匹的威势,自剑身上斩出。

  在这道剑气面前,就连日月都显得黯淡无光。

  而之前站在宁夜前方,那一堆威逼利诱想要宁夜交出神兵的那些修行者,此刻俱是面色煞白瑟瑟发抖,众人拼尽全力祭出自己的本命法宝和保命手段,用来抵挡这道剑气。

  然而,事实证明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就算这些在王城中绝非泛泛之辈,算是大人物的修士拼尽全力,却依旧无法使得这道剑气停滞哪怕一息。

  “吾命休矣!”

  随着保命防御手段犹若纸糊般被斩破,望着将要临身的剑气,许多人内心只剩下这一句话,已经闭目等死了。

  如果这世上有后悔药卖的话,他们发誓绝对不会接近那名少年,绝对有多远就跑多远。

  同时,这些人心里也觉得很憋屈很郁闷,感觉自己被无情戏弄了。

  那拔出了天降神兵的少年,能够随手便斩出如此恐怖厉害的剑气,那么本身修为定然也是惊世,可是之前对方竟然一直表现得畏畏缩缩在示弱,伪装出实力修为很是低微孱弱的姿态,实在是太气人了。

  毕竟,就算是再厉害的神兵利器,也是依仗主人的修为来驱动的,若是主人的修为不够,就算再厉害的神兵也无用,强行驱动甚至会被吸成人干。

  然而,令这些修士没有想到的是,预料中自己身躯被剑气斩为湮灭的场景没有出现,那道璀璨凌厉无比的剑气,竟然直接从他们的体内穿了过去,就连衣衫都完好无损未曾割破。

  可还未等劫后余生的他们高兴,众人便一齐口吐鲜血,瘫软在地。

  刚刚那道剑气,尽管未曾伤及他们的身躯,可是在自他们体内斩过时,直接将这些修行者的道基与一身修为尽数斩去,辛苦修炼的道行尽去,自此成为了连普通人都不如的废人。

  对于习惯了高高在上的这些修行者而言,这无疑比杀了他们还要痛苦,更何况失去了全部的修为,若是平日里与人为善还好,但倘若平日里强抢豪夺作恶多端之事做得太多,那些仇家得知消息寻上门来,也绝然不会放过他们。

  无非就是早死还是晚死的区别。

  在斩去这些人的一身道行之后,宁夜以剑主大佬佩剑随手斩出的那道璀璨剑气余威不减,凌厉的剑气将脚下青石板铺成的地面斩出一道深不见底的深沟,最后直接斩在后方那位日天帝君所居住的皇城之上。

  “轰隆!”

  伴随着一声巨大的声响,皇城外围的城墙,连同其内精美宏伟的建筑群,直接如同纸糊泥塑的般,被一剑斩为两截,坍塌而下。

  地面那道的深深沟壑蔓延入天际,绵延望不见尽头。

  而手里提着木剑,身为这一切始作俑者的宁夜,望着眼前的这一幕,久久都说不出任何话来,实在被震惊到了。

  他对天发誓,自己真的是无意的,刚刚只是随手挥了下木剑而已啊!

  以前他可是亲眼见到过,剑主大佬的这柄木剑连石头都抵不过,直接断为两截的啊,怎么突然变得恐怖如斯,拥有这么可怕的力量了呢?

  这实在不科学啊!

  不过现在也不是考虑这种事的时候了,自震惊中清醒过来的宁夜,第一件事便是拉着东方青月溜之大吉。

  毕竟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闯出了这么大的祸事,尽管未造成人员伤亡,但是毕竟把人家皇城给糟蹋成这样,赔偿起来也是一笔天文数字啊!赶紧溜了溜了!

  “滚吧!不愿让你们的血污了我哥哥的眼,这次便暂且留你们一条狗命!替我传话下去,若还有人敢来骚扰我与哥哥的相聚,定血洗一切寸草不留!”

  一片狼藉的皇城广场之上,那瘫倒在地面的数名被斩尽修为的修行者,脑中突然传来这样的传音。

  那是一名男子的声音,语气漠然而冰冷。

  惊魂未定的那些人突然听到这样的传话,俱被吓了一跳,然而目光惊恐地望着那离开少年怀中所抱着的木剑。

  现在他们也终于明白,为何之前那剑气并未直接取走他们的性命,而是斩尽了他们的一身修为,原来仅仅是因为不想让那位少年见血。

  神兵有灵乃是正常,可为何这柄神兵,却称呼那名少年哥哥?

  他们望向身后地面上深深沟壑,和被一剑斩断的皇城,俱面露恐慌之色。

  这一剑,如此威势,已经超乎了他们思维能够理解的范围,实在是太可怕了。

  正所谓杀鸡焉用牛刀,现在这些人也反应了过来,若是仅仅为了对付他们几人,凭那柄剑不伤肉身只斩道基的手段,根本没有必要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这一剑……反而更像是一种无言的反驳,反驳先前那少年的关于手中木剑很辣鸡的评价。

  以此来证明自己其实很强很厉害。

  ……

  ……

  “青月,悄悄问你一个比较隐私的问题哦!”

  趁着慌乱,带着东方青月来到僻静安全地点的宁夜,一本正经地询问道:“话说你的师尊……剑主前辈他,难道也是个死傲娇么?”

  “傲娇?那是什么?”东方青月一脸困惑。

  “额……就是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这样子的意思吧。”

  “我还是不明白。”

  思想单纯的东方青月摇了摇头,表示并不能理解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然而转而问道:“为何宁夜你会突然问这个奇怪的问题呢?”

  宁夜低头看了看被自己抱怀中的木剑,开口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啦,就是感觉这柄剑怪怪的,之前我就是随口说了句它很辣鸡,然后它就突然大爆发了,不知是不是巧合还是我想多了。然后我就在想,据说很多兵器的性格都是受到主人影响的,也许剑主前辈他也是这个样子呢,表面正经但内心疯狂给自己加戏,想想都觉得很有趣。”

  “宁夜你刚刚,说了两个‘也’字,这是在指谁啊?”

  注意到宁夜话语中细节的东方青月,颇为好奇地问道,想知道他口中的另外一个死傲娇是谁。

  “……额,这个!我有说嘛?我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说真的,若不是东方青月开口提醒,宁夜还真的没注意道自己说了这个“也”字、

  至于问起这个“也是个死傲娇”中的“也”,到底指的谁的话……

  宁夜的脑中,第一时间自然而然地浮现出一张精致绝美,似乎永远覆着寒冰的熟悉面庞。

  没错,若论起傲娇,谁能及得上昆吾圣山上的那位真龙大人,小怜的母亲龙流昔呢?

  当然,这种想法宁夜只能放在心里默默想想罢了,绝然不敢当着龙流昔的面说出口的,怕被打死。

  

章节目录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杯不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杯不念并收藏我的前世大有问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