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提供真正已完结我的前世大有问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剑主,本尊实在是为你不值,被它当做棋子利用了而不自知,实在是太可怜太可悲了!你难道真的以为,令你心甘情愿付出全部,做出以身饲剑之举的兄弟深情,是真实存在的么?”

  那位天外天的尊上,话锋一转,面庞露出悲天悯人之色,对着剑主继续开口道:“大道无情,哪怕是披着人皮本质也依旧如此,它对你的好,只是为了更好的利用你达成目的而已。你宁愿为它牺牲一切,可你在它的眼中,无非就是棋盘上一颗可以利用的棋子罢了,而现在,它的目的达成了,成功令你付出一切以身饲剑,以血为引以魂为灵,唤醒了这柄斩天之剑。一如当年此剑被铸造出来时,发生的那件事一般。”

  “那又如何?”

  剑主面色依旧淡然冷漠,丝毫没有那种得知真相后的彷徨和迷惘,冷声反问。

  见到此情景,天外天尊上的眼眸中露出隐藏极深的失望之色,原本他以为,自己说出了这些真相后,会使得这位剑主心神大乱,然而可以趁机蛊惑。

  可现在,对方就像是早已知晓一切一般,眼神澄明而坚定,并未曾有任何的触动。

  “剑主你难道早已知晓了!既然如此,为何还要不惜一切如此保护它,仅仅为了一段刻意被营造出的虚假情谊?”

  “在你眼中的虚假,但是对我而言,那却是我的全部!心甘情愿,此生无悔!”

  数日之前,也是宁夜自那诡异幻境中醒来之时,剑主曾与龙流昔有过一场简短的对话,在那场对话中,剑主便给过同样的回答。

  无悔!

  无悔所经历的一切,也无悔自己所做的抉择!

  天外天的这位尊上很是不解,世间如何会有如此蠢笨之人,明明知晓被骗了,却心甘情愿沦为棋子。

  若不是他实在忌惮那柄斩天之剑,早就凭武力动手了,根本不会站在这里说这么多废话,想要蛊惑这位剑主。

  他最大的错误,便是未曾料到这位剑主竟然早就做出了以身饲剑之事,因此可以不受空间壁垒影响,以全盛状态出现在了此处。

  其实比起修为,尽管都是仙尊境界,身为天外天尊上不知攻破了多少世界,吸取了多少世界本源的他,自然远远凌驾于这位剑主。可是,现在进入流放之地的他,只是一缕分魂,所能够动用的修为自然大打折扣。

  此消彼长之下,对于能否在武力上战胜对方这种事,这位尊上心里也是没有底。

  “剑主,若是你能够不阻止本尊此番行事,吾可以在此立誓,在获得无上超脱之后,定会第一时间为你找到续命之法!”他开口谈起了条件,若是能够和平达成目的,那自然更好。

  续命之法?剑主大佬……命不久矣了?

  尽管之前他们的对话,宁夜听得一头雾水,但是却听明白了这名不速之客的最后一句话意思,说剑主已经活不长了。

  对于剑主大佬先前强行溜到自己床上,占自己便宜的无耻流氓行径,虽说宁夜在内心疯狂吐槽了,但是绝对不愿意见到剑主大佬他陨落的情况。

  剑主他,尽管在外面名声极差,令人闻风丧胆瑟瑟发抖,但是无可否认的是,对自己却是真的非常之好。

  不知为何的,望着剑主前方身影的宁夜,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先前那短暂梦境中的画面。

  落雪的城池、荒凉的破庙、等着亲人归来,饥寒交迫患了重病的小乞丐……

  莫名的熟悉感。

  “不是我想打扰你和青月姑娘的好事,但是就算把持不住也要看时候啊,外面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我们还是赶紧细软跑……哎!发生了什么?”

  突然这时候,房间的大门被从外推开,嘴里叫囔着的楚然,见到屋内的情况之后,整个人都傻住了,不明白现在到底是怎么一个状况。

  若是换做平常,楚然这货巴不得宁夜和东方青月两人共处一室干柴烈火了,绝然不会进门打扰的,但是现在也不知道外面具体什么情况,好像是来了什么了不得的变态,因此为了安全着想,他才会这么冒然闯了进来。

  “抱歉,打扰了,告辞!不要在意我,大家就当无事发生过!”

  怔了大概三秒,明白出现在情况的楚然,也知道自己来得实在不是时候,尤其是这位身披血色长袍的不速之客,一看就很是不好惹,为了人生安全着想,转身便欲退出房间去搬救兵。

  这不是怂,而是战略性撤退!

  毕竟对于自己的修为,楚然还是很有逼数的,尽管他今日无比顺利便结丹,但是因为起步太晚,暂时还只是一只弱鸡。

  就连元婴期且手持道器的东方青月,都衣衫染血受了伤,足以证明这位不速之客的强大,绝不是自己能够对抗的。

  尽管不知晓剑主大佬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并且模样看上去怪怪的,但是也从侧面证明,此人乃是和剑主一个级别的强者,否则对方伤了东方青月,剑主若是实力碾压,早就不**什么一剑将此人砍了。

  作为一个很有脑子的人,楚然立马就想到了搬救兵。

  至于去哪里搬救兵,自然是皇城了,毕竟据说那位貌似很强大的帝君在皇城内,那这位身披血色长袍的强敌之前造成了那么大的动乱,破坏了安定祥和的社会,到时候那位日天帝君应该大概率会出手相助,与剑主一同对付此人。

  而天外天的尊上,见到楚然离开也并未阻拦,毕竟在他眼中,结丹境的修士和蝼蚁无异,根本造不成什么威胁,并且他此刻没有办法去阻拦。

  因为若是贸然出手,被眼前的剑主找到了什么破绽,导致战局扭转,那就非常得不偿失了。

  而现在,他之所以和剑主一直对持,没有率先出击,而是说了如此之多的废话,自然有他的深意。

  一方面,除了想要蛊惑剑主,看能不能不通过武力交锋来解决此事。另一方面,便是趁着这时间尽快熟悉自身这具夺舍来的身躯,加强自身的实力,在动手之时增加自身胜率。

  只是让这位尊上觉得有些诧异的是,为何这位剑主也一直未主动出手,这实在不符合他的性子。

  似乎……也在和自己拖时间,等待着什么一般。

  事到如今,他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只能当做这位剑主是麻痹大意太过自傲,未曾发现自己现在的夺舍状况,所以才一直未曾出手。

  在楚然出现又告辞之后,这位尊上似乎想起了什么有趣之事,目光望向屋内的宁夜,意味深长地开口问道:

  “你可知晓,那名为江静怡的女子,是因何而死?”

  

章节目录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杯不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杯不念并收藏我的前世大有问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