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提供真正已完结我的前世大有问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怜?”

  见到女儿的突兀变化,已经活了千年之久,身为神州真龙见识了太多大场面,炼就了一颗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强大心脏的龙流昔,此时慌乱不已,轻声唤着女儿的名字。

  因为,她此刻叫做母亲。

  若不是龙流昔确定,这里除了自己之外并没有其他人存在,加上外围她与剑主合力布下的重重法阵也没有被触动,不然几乎要以为自己的女儿被什么邪恶存在给夺舍了,因为此时的女儿实在和往日里判若两人。

  “妈妈放心好了,芷怜没事的。只是爸爸他现在真的遇到了危险,得赶紧联系剑主叔叔一同去搭救才行!”

  周身缭绕着黑雾的小萝莉,见到妈妈正在为自己担心,于是出声宽慰解释道。

  只是她现在说话时气质高贵冷艳,逻辑清晰条理分明,一点也没有之前那种懵懂单纯的幼童模样,反而就像是一名思想成熟的少女。

  并且,此时小萝莉对自己的称呼乃是全名“芷怜”,而不是平日里的自称“小怜”。

  “发生了何事?”

  不等龙流昔去通知,一直都在凝神修养注意着任何风水草动的剑主,察觉到了有异样的气息,直接跨越空间出现在了庭院内。

  而待他见到小怜现在的模样,也不禁怔在了那里。

  “剑主叔叔,爸爸他遭遇了危险,得赶紧过去才行!那处空间被分隔于世界之外,快随我来!”

  说着,她连一秒钟都不愿浪费,直接朝外飞身而走,要去搭救爸爸。

  听到哥哥遭遇了危险,剑主面色大变,也先不纠结为何之前对于修行一窍不通的侄女,此刻竟然能够飞天和那些身上异状了,连忙跟随而上。

  至于龙流昔,心系着女儿和宁夜的安危,也立马跟随上去。

  很快的,一行三人便来到了那处街区之外。

  “爸爸他就在这里面,这里的隔绝阵法很强,想要最快破阵,只能劳烦剑主叔叔你出手了!”芷怜对着身后的剑主出声道。

  而站在隔绝空间之外凌风虚立的剑主,隔着这么近的距离,也终于发现了这处空间的不对劲,一切正如侄女所言的那样。

  只能说,那些人布局实在太完善,将剑主还有龙流昔这两名修为超绝的大佬也算计在内,完美隐匿了这处空间的异样,仅仅依靠神识根本无法发觉,只能靠近之时方能察觉出些许的不对劲。

  剑主握紧了手中的木剑,催动体内属于那柄斩天之剑的无坚不摧伟力,朝着眼前的空间立劈而下。

  “咔擦!”

  无形的空间中,传来一声犹若镜面碎裂的清脆声响。

  所有的隔绝阵法,都被剑主以一剑破去!

  “胆敢伤我哥哥者,万死!”

  声震寰宇,冷若玄冰。

  ……

  ……

  “糟糕!此处空间外的隔绝阵法被破去了!”

  正当那些人准备出手将宁夜这颗垂涎欲滴的珍贵果子拿下之时,先前与宁夜等人对话的为首那名老者,面色突变低呼道。

  “怎么可能?这次阵法可是吾等合力布下,可谓是天衣无缝,剑主和龙流昔这两人应该发现不了任何端倪才对,怎么会来得如此之快!”随着阵法的破去,有人也感知到了剑主与龙流昔的熟悉气息,很是疑惑不解地惊呼着。

  而这时,剑主的那句“胆敢伤我哥哥者,万死”的冷叱也传到了场中。

  “剑主前辈来了,我们有救了!”被定住了行动的南宫日天,也听出了这时剑主的声音,惊喜地叫囔道。

  “剑主大佬真是霸气威武,大佬我要给你生猴子!”颇有种守得云开见月明之感的楚然,一时激动便暴露了很是没有节操的本质,扯着嗓子跟着三弟叫囔道。

  “师尊……”

  相比起来,东方青月的反应则是最小,望着天边那白发如雪,手持木剑徐徐降下的声音,低声轻喃了一句,表情很是苦涩忧桑。

  一见到现在这般无敌姿态的师尊,身为徒儿的她便会想起这背后师尊的沉重代价,以身饲剑。

  “哎,对了二哥!刚刚剑主前辈好像说的是‘胆敢伤他哥哥者’吧,哥哥……剑主前辈难道还有个哥哥么,还是说我耳朵出现了幻听?”劫后余生的南宫日天,面露疑惑地转过头去,对着二哥楚然问道。

  楚然也是一脸疑惑:“三弟你听到的‘哥哥’这个词,二哥我也听到了,我一开始也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呢。之前我可从没听说过,剑主大佬有个哥哥的啊,东方青月姑娘你是剑主大佬的爱徒,给我们透露一下?”

  最后,他将这个问题抛给了一旁的东方青月,想听听她的看法。

  东方青月摇了摇头:“我从未曾听说过,师尊他在世间有什么亲人存在,因为师尊总是孤身一人,与之相伴的唯有那柄刻有着‘天下第一剑’之称的木剑。”

  就在这边足不能动的三人,正在为了剑主一时心神激荡,从而吐露出的真话探讨之时,宁夜那边也有了新的情况。

  似乎是不甘心就这样功亏一篑,先前为首的那名老者孤注一掷不退反进,全力对着宁夜出手,想要夺得这颗果子。

  然而,还未等着老者接近宁夜,一道璀璨的剑气便从天而落,直接将老者斩杀。

  紧接着,手提木剑的剑主落到了地面上,护在了宁夜面前。

  “撤!”

  见到情况已经无法控制,剩余存活的数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然而不约而同的四散逃遁。

  仅凭他们现在夺舍而来的肉身,所能发挥出的实力连一成都不到,遇上剑主根本不是一合之敌。当然,就算是他们本体前来,如果不动用家族底蕴手段,仅凭实力而言也不是剑主的对手便是了。

  尽管肉身是夺舍而来,就算毁去也没有大碍,但是夺舍在身躯中的一缕本体分神也会被灭去,还是对本体有损伤的。

  全力逃跑的他们,很是机智地分别选择了不同的方向,想让剑主分身乏术,到时候运气好的人便可以逃出升天。

  然而,他们的想法是美好的,可现实确实残酷的。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逃?你们以为能够逃掉么!”

  龙流昔出现在了其中一个方向,一掌将欲逃走的一人镇杀,然后对着剩余的人冷声道。

  “想要伤害爸爸的人,就去死吧!”

  小萝莉也出现在了另一侧,面色冷漠将正欲逃离这片空间的那人制裁,目光中冰冷一片,没有任何的怜悯情绪。

  加上此时地面躺着的,因陷入“黑化”状态,情况很是不正常的宁夜。

  在剑主等一家子人出现后,似乎宁夜也明白了自己安全了,直接身体一软昏迷过去。

  嗯,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一家子一个个都是这样,可谓是很不正常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所谓的……家门不幸?

  很快的,那些人都被诛杀,一个漏网之鱼都没有。

  “两位叔叔,真是好久不见!”

  芷怜来到楚然和南宫日天这边,面带着和善的笑容,对着这两名无节操的长辈坑货问候道,还特意隔绝了声音的对外传播,只让他们二人听到。

  楚然很是不解地开口道:“好久不见?我们中午明明刚刚才见过啊?还有小怜你难道吃错药了不成,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和变态了,简直和换了一个人一样!”

  “楚然和南宫叔叔,你们幸福么?”很是驴头不对马嘴的,芷怜突然转移话题,对着楚然问道。

  “幸福?额,挺幸福的吧。小怜你突然问这种奇怪的问题干嘛?”南宫日天一脸懵逼,完全搞不明白现在的状况。

  “哦没事,侄女就过来随便问问而已,然后顺便提醒一下两位叔叔……”

  她面带和善的微笑,语气很是柔和地道:“如果以后,两位叔叔再有这种给我爸爸介绍小老婆的心思,让我妈妈继续吃醋伤心,那么等侄女下次出来时,就会帮助两位叔叔脱离红尘苦海斩断一根烦恼丝,拿刀把你们给阉了,彻底断了你们的性福!”

  嗯,这笑容,可以说是真的很“和善”了。

  对面的楚然和南宫日天,被侄女用这种“和善”目光注视着,只觉得下体一凉,瑟瑟发抖。

  “小怜?你在这里和两位叔叔说什么呢?”

  龙流昔走了过来,有些奇怪地问道,对于女儿现在的情况,她这个做母亲的也实在很是不放心。

  “妈妈,芷怜刚刚正在和两位叔叔探讨,如何通往人生幸福之路的哲学呢。”

  芷怜转过身去,对着妈妈露出笑容,模样乖巧。

  楚然和南宫日天两人,此时后背衣衫都被冷汗给浸湿了。

  原本可爱天真又单纯的萌萌哒小萝莉,怎么变成了现在这副腹黑模样了呢?竟然还说如果自己两人不听话,再给宁夜介绍妹子,就拿刀阉了自己两人!

  这还有天理,这还有王法么,这是侄女对待叔叔的正确态度吗!

  现在眼前的小萝莉,看上去一脸和善人畜无害的,但一刀切开里面妥妥得都是全黑的啊,还是黑得发亮的那种!

  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可怕了,得赶紧细软跑了有木有!

  

章节目录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杯不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杯不念并收藏我的前世大有问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