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提供真正已完结我的前世大有问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从出生开始,双目失却的我,所处的整个世界便沦陷在了厚重如同铁幕的昏沉黑暗里。

  村中的老人都说,我是不应该出生的孩子。

  正因为我的出生,原本身体就孱弱的母亲,不久之后便重病离开了人世。

  很多时候,我也觉得自己是一颗带来灾祸的灾星,不仅害死了母亲,而且还连累了哥哥让他活得如此辛苦,有这样一个双目什么都看不到的妹妹,在这样食不果腹的世间实在是一个很大的累赘吧。

  我曾无数次想过,是不是只要自己死掉了,就不会让哥哥活得这么辛苦。

  可是……我真的很怕死,不是惧怕死亡本身,而是惧怕以后再也听不到哥哥的声音,再也无法感受到哥哥怀中的温暖,最怕的还是,哥哥会因为我的离去而伤心落泪。

  我恨自己的没用,如果我的眼睛能够看见光明,就可以力所能及帮哥哥的忙去寻找食物洗衣做饭,而不是像是现在这样,只能终日寸步不离待在黑暗中等待着哥哥归家。

  这是我唯一能够做到的事情了,等着哥哥回家。

  每次哥哥出门寻找食物之时,我便安静地待在屋内,因为见不到白昼与黑夜,所以只能在黑暗中默数着时间流逝。

  往常哥哥总是在天黑之时便会归家,可是有一次,我在黑暗中等待了足足两个天黑的时间,哥哥却依旧没有回来。

  尽管哥哥在我面前时,总是说出门找食物很是轻松简单,从不提及会有任何的危险。但是双目无法视物,但是听觉很是灵敏的我却很是清楚地知晓,真相并不是如此,我常常听到村子内有人谈论说村外的凶险,经常有人死在村外寻觅食物的路途中。

  想起往日听起的那些关于村外凶险的话语,我蜷缩在黑暗中,想着至今未归的哥哥,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如果哥哥真的不在了,那么我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义呢?

  “小希,哥哥回来了……”

  黑暗中时间不知流逝了多久,不知不觉蜷缩在黑暗中睡着的我,听到耳边传来熟悉的呼唤声。

  听到哥哥回家了,我扑进哥哥的怀里,先前压抑着的悲伤恐惧情绪一齐爆发开来,嚎啕大哭起来。

  然后,我的手掌在黑暗中触碰到了什么粘稠的液体,带着一股刺鼻的血腥气味,这是哥哥身上尚未愈合的伤口。

  而哥哥只是说,在村外遭遇了一些小麻烦而已,让我不用担心,还很是开心地说这次带回来的食物,足够我们兄妹两人吃好久,接下来几天他可以一直陪在我身边了。

  尽管双目无法看见,但是我却可以从那伤口中清楚感受到,哥哥口中所谓的小麻烦到底有多么严重凶险,一时间眼泪更加汹涌起来。

  我很自责,如果不是因为我的拖累,如果哥哥不是为了照顾自出生以来身体便不好的我,他一个人完全可以活得比现在好,至少不用如此拼命地去寻找食物。

  似乎感知到了我内心的想法,哥哥将我抱在怀里更紧些,然后伸出手掌摸了摸我的头,柔声道:“小希你不要自责了,这一切完全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有小希你陪在我身边,哥哥早就坚持不下去,放弃在这冰冷残酷世界活下去的念头了,所以是小希你给了哥哥我活下去的希望,哥哥应该谢谢你才对。”

  “可是,如果不是因为我,母亲她根本就不会死,就像是外面那些人说的,我是一个不该出生的孩子,只会带来灾祸与厄运。”我哭泣着道。

  “怎么会呢?小希你知道吗,母亲走的时候,是脸上带着笑容的。其实母亲的身体,早就已经油尽灯枯不行了,但是因为你尚在腹中的缘故,她很努力坚持到了你降生。就像母亲临终时给你所取的名字一样,你就是她所坚持的希望。”

  我的名字叫“希”,希是希望的希,这是母亲临终时给我所取的名字。

  哥哥握住我的手掌,柔声道:“所以以后,小希你千万不要再说这些傻话,也不要在心里想那些愚蠢的傻事了,就让我们兄妹两人,在这残酷的世间好好相依为命吧。”

  “嗯!”

  我重重点了点头。

  被紧握住手掌的掌心传来难以言喻的温暖,在那一瞬间,仿佛我眼前的所有黑暗都被这温暖消融,而我,也变得无所畏惧。

  只要有哥哥在,无论什么都不害怕了!

  相依为命,一生一世。

  ……

  ……

  年幼时的我,从未见过哥哥口中描述的光明是何模样,也从未见过阳光下鲜花盛开遍地的景象,还有蔚蓝到一望无际与天相接的大海……这些哥哥在我耳边不止一次向我描绘过的美丽景色,我从未见过。

  然而,就算这些景色真的如哥哥所描述得如此美好,我却并没有多感兴趣,我最想见到的,不是什么如画一般的美景,而只是哥哥的模样。

  因为在我心中,哥哥是最美最好的,这世间万物加起来都无法比拟。

  我真的很庆幸,自己能够成为哥哥的妹妹,与他像现在这般相依为命彼此依靠。

  “小希,放心好了,哥哥一定会找到办法治好你的眼睛,让你见到光明的!”不止一次的,哥哥在见到我黯淡无光的双眸时,如是心疼地对于承诺道。

  而我,每次都笑着点头,深信不疑。

  不是相信自己出生便无法视物的双眸能够恢复,终见光明,而只是相信着哥哥本身,就像是相信着这份美好的希望一般。

  实际上,我很是清楚得知晓,双目能见光明这件事,对于身为人族的我而言到底有多么困难,堪比登天。

  在这世间,人族不仅天生肉体孱弱,完全无法比拟那些天生便拥有强悍身躯的妖兽,并且也根本无法像是那些妖族能够吸收调动天地之力,可以说是最低贱最下等的种族。

  若不是人族的肉质很受妖族的青睐,在这千万年间,人族早已亡族了。

  根本不会有妖族的领主,愿意为了一个只是廉价而低贱食物的人族,耗费自身的法力治疗。

  但是,不管身处何种绝境,总是要心怀希望生活下去,这是给我取下“希”这个名字的母亲,还有我的哥哥教会我的生存道理。

  我和哥哥所在村子,是属于一位妖族大领主的所有物,同样的村落,在它手中还有百余座。

  值得庆幸的是,这位妖族大领主不喜欢青少年的人族,反而喜欢享用中老年的人族,说是年老的人族肉质才有嚼劲。

  所以,我与哥哥相依为命的生活,相对而言比较平静,暂时没有太大的性命之忧。

  并且因为哥哥自幼年时起,便展露出了超凡的力量天赋,往常需要十个人才能搬动的巨石,哥哥一个人便可以搬动,因此在村子中颇受敬畏,也无人敢来欺负我们兄妹。

  对于自己与众不同的力量天赋,哥哥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只是他经常喜欢望天,有时候一望就是一整天,就像是那里才是他的最终归宿一般。

  我原以为,我们兄妹两人相依为命的日子,会这么一直平静过下去,可那一天,这份平静终于被打破……

  另一位妖族的大领主前来我们村子的领主城堡做客,而那一名外地的妖族大领主,最衷爱年龄很小的少女的鲜嫩肉质,因此村内所有的适龄少女都被征调成了餐桌食材……

  其中,也包括我。

  得知消息赶回村子的哥哥,为了保护我不被带走作为食物,与那些妖族侍卫厮杀起来。

  在绝境中的哥哥他觉醒了人族所不具有的天赋,像是那些妖族的大领主般,拥有了沟通天地之力的强大力量。

  所有的妖族侍卫,都被哥哥一人给尽数斩杀。

  见到这一幕的村民们,几乎所有的人都跪伏在地,认为哥哥乃是上天派来人间拯救人族脱离苦难的使者。

  获得了这力量之后,哥哥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为我治疗了双眸,让我人生首次地见到了光明。

  当我睁开双眸之时,第一眼便见到了人生中最美的景色,那便是一直以来都渴望见到的哥哥的面庞。

  因为斩杀了妖族领主的侍卫,刚刚觉醒了力量,还未具备直面妖族大军的哥哥,便带着重见光明的我离开了村子,开始了流亡的生涯。

  而流亡世间的日子里,哥哥身边的追随者也越来越多,这些人在哥哥的教导下,也掌握了像是妖族那般沟通吸纳天地之力的方法。

  因为这种功法乃是由哥哥所开创,并且哥哥给自己取的名字为“道”,他们便将这种力量谓之为“修道”。

  得见光明之后,尽管我见到了日思夜想的哥哥的模样,也见到了哥哥曾不止一次给我讲诉过得那些美景,但是也见到了这世间的污浊与惨剧。

  太多太多的人族,被当做可以食用的家畜对待。

  并且不知为何的,自从获得了力量之后,哥哥也开始有了一些奇怪的变化。

  这种变化,并不是在对待我这个妹妹是产生了变化,事实上哥哥依旧像是从前那般,对我很是宠溺照顾,就算我想要天上的星星,他都会竭尽全力去摘给我。

  哥哥的变化,是产生在对待其他人族上面,不管是面对人族遭遇的惨剧,还是面对那些妖族的残酷所行所为,哥哥的眼眸中不见一丝悲悯与愤怒,只有那种高高在上超然物外的冰冷与漠然。

  这种感觉,就像是哥哥已不认为自己乃是人族一员,以一种凌驾于一切的超然姿态,像是观看朝生夕死的蝼蚁,无悲无喜观望着下方的一切。

  并且,哥哥望天的次数也增加了许多,似乎随时都会随风而去归于天际。

  哥哥曾说,准备找个山明水秀的清静之地,带着我入内一同共度余生,不理世外之事。

  但最终,这个想法还是没有实现,哥哥他选择了带领人族与妖族展开了抗争,成为了人族至高无上的王。

  对于哥哥的突兀改变,我当时未曾明白其中的原因,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我才想起这一切的根源。

  那是有一日夜里,正在望天的哥哥忽然转身头来,很是随便问我有什么愿望想要实现,然后我说了一句,希望这世间能够获得和平,不再有流血、死亡与悲伤。

  当时的哥哥,在听到我的这句话后,只是轻笑了一句,柔声说这个愿望还真是困难呢。

  我当时未曾在意,因为确实这个愿望实在太过困难,也根本见不到实现的可能,只是随口一言。可未曾想到,哥哥却一直放在了心底。

  在成为人族万众瞩目高高在上之王,在与妖族大军展开殊死抗战的日子里,因为身体的孱弱无法沟通天地之力修道,况且哥哥他也不希望我拥有这份力量,因为哥哥不希望我去危险无比的战场上与妖族厮杀,因此我便被留在了家中,被他派人重重保护着。

  就像是从前那般,在家中等着哥哥归来。

  每次哥哥率领大军出征之时,我只能待在家中向上天祈祷着哥哥能够平安归来,同时在哥哥大军归来之际,掌上一盏灯,在门外道路上守着哥哥回家。

  万一哥哥他,找不到回家的路怎么办?

  毕竟哥哥他是孤身一人在这样的世间为人族战斗着呢,只有我这一名亲人了,所以就算只有我一人,也要让哥哥感受到家的温暖。

  ……

  ……

  在与妖族大军抗争的第五年,人族内出现了一小股叛乱。

  那数名人族中的将领,趁着我哥哥在前线与妖族大军厮杀之际,冲到了我与哥哥所居住的家中,挟持了我。

  他们也知晓,哥哥在这世上,最疼爱的便是我这个妹妹,我是身为王的哥哥,唯一的软肋。

  之所以挟持我,是这些人认为,哥哥他一定是藏私了,没有交出全部的修行功法,否则为什么哥哥他能够如此强大,而自己这些人修道进程却如此缓慢。

  他们认为,只要挟持了我,便能让哥哥交出了全部的修行功法与诀窍,到时候人族实力将会突飞猛进,可以减少很多的伤亡,也可以更加容易战胜妖族。

  他们浑然忘却了,如若不是哥哥的出现,现在的人族依旧是为牲为畜的境况,这些人丝毫没有任何做错的觉悟,反而认为自己这是为人族做了一件极大的好事,乃是正义之士。

  然后,当他们挟持着我来到哥哥面前时,便都死了。

  我从未曾见过哥哥有如此生气,也从未曾想过,原来一直在我面前无比温柔的哥哥,竟然已经强大到了如此地步,只是看了这些人一眼,他们便直接失去了全部生机。

  “呵,人心。”

  将受惊的我抱起,哥哥望着脚下的这些尸体,冷声吐出了这一句,面上表情似乎很是失望而失落。

  当时的我原以为,哥哥是因为这些人挟持我的举动而失望,后来我才明白,哥哥所失望的不是这些人的举动,而是就算他真的平定了这世间,人族为尊,世间也不会一直和平,依旧会有流血、死亡与悲伤……

  而我当时所许下的愿望,也许永远都无法替我实现了。

  究其原因,便是因为“人心”。

  就算没有了像是妖族一般强大的外敌,但是战争与毁灭依旧会产生在无休止的人族内斗之中。

  那一次小股叛乱之后,哥哥就像是没有受到影响一般,依旧以人族之王的身份,在前线与妖族大军抗争战斗着。

  也许在这数年以来,以王身份行事的哥哥,也见识到了许多人族之中美好的事物吧,先前那些挟持我的人,并不能代表全部。

  尽管愿望很难实现,但终究是要心存一份希望,也许终有一日能够得以实现。

  不过为了我的安全着想,哥哥他花了很大的功夫,将以前我们一同收养的白狐,进行了修为本源的提升,让白狐在他不在的时候,替他来保护我。

  又过去了一段时间,前线突然传来失利的消息。

  原来是人族的崛起,引起了神秘莫测的天道的反噬,在大军阵前降下了天罚,死伤无数。

  或许在天道的规则之下,人族就是作为牲畜一般而存在吧,怎可以翻身成为这片大地上的主宰呢?

  然而哥哥却说,天道不容人族,是因为它知晓人族体内所蕴的潜力,所以怕了。

  因此,哥哥齐集了当时整个人族之力,决定打造一柄名为“剑”的兵器,用以斩天。

  哥哥他真的很厉害,仿若什么事都明白什么事都懂。

  然而,这柄剑器的铸造过程中,却出了问题,因为无人可为它赋灵。

  一柄无灵的兵器,或许能够削铁如泥,但绝对无法对天道产生威胁。

  而我,也从旁人特意暗中传给我的讯息中得知了,哥哥他决定取消铸剑计划,因为只有持剑者的至亲至情之人,方可为这柄斩天之剑赋灵。

  而这世间,唯一能够有资格为此剑赋灵的,便只有身为他妹妹的我!

  如果没有这柄剑,那么已经被天道所察觉的哥哥,实在凶多吉少。

  对方暗中传达给我这则讯息的意思我很明白,内心也已经做好了决定。

  那一日,我穿上了哥哥所赠的最好看的新衣,做了一桌哥哥平日里最喜欢吃的佳肴,然后趁着哥哥休憩之时,偷偷离开了家门,朝着剑炉所在的方向走去。

  炙热的白色天火汹汹燃烧,那柄斩天之剑插立其间,站在炉火前的我,内心一片平静。

  一直以来,我都是被哥哥所照顾的一方,而现在终于能为哥哥做些事情了,真的很是开心呢。

  我一点都不为自己的决定后悔,唯一后悔的也只是未能够多陪在哥哥身边久一点,未能多看哥哥他几眼。

  不过也没有关系,自此以后,我依旧能够陪伴在哥哥的身边,不像是先前只能够待在家中祈祷,而是能够成为哥哥手中之剑,陪伴着他征战四方,一生一世永不分离。

  纵身跃下,白色的天火将我吞没,炙热的温度,一如很多年前,在那小村落中,哥哥牵着我手掌的温暖。

  那种能够驱散所有黑暗,无所畏惧的温暖。

  真的……很是幸福呢!

  

章节目录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杯不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杯不念并收藏我的前世大有问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