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提供真正已完结我的前世大有问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嘀嗒!”

  泪珠滴落在空旷石殿内的石板上,泛起的空洞回响清晰可闻。

  宁夜闭上双眸,再也不忍去看墙壁上这幅似有着某种触人心魄魔力的凄婉壁画,伸出手将脸庞上的泪水拭去。

  他也知道自己为何要流泪,而且还是如此不堪得当场泪流满面,简直就像是心理承受极差的幼童。

  可事实上,这段时间以来,伴随着修为如同坐火箭一般得嗖嗖往上窜,他那份正常人类都应有的喜怒哀乐情绪,也相应得渐渐像是被冻结凝固,在发展下去估计就到达那中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圣人心境了,说得不好听些,就是整颗心都逐渐风化变成一块石头,对外界的发生一切,心绪都不会再有波澜起伏。

  按理来说,根本就不会被眼前墙壁之上,所雕刻记录的久远上古往事而触动,更不会如此失态的只一眼便泪流满面。

  可那种心如刀绞的感觉,却有如此的真实。

  这种感觉,就像是……壁画中这名舍命以身铸剑的少女,就宛若自己的亲生女儿小怜一般,是自己生命中无法割舍视若性命的重要之人。

  “你……究竟是谁?我与千万年前的你,是否曾相识?”

  些许平复好心境的宁夜,再次睁开双眸,凝望着壁画中这殉剑少女,梦呓一般地低喃道。

  现在的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一个什么都不懂,傻乎乎将街头认父的女儿小怜,当做别人家孩子走丢的愣头青了。也不是以前那个,待在校园中每日上课,脑中只想着考个好大学毕业后找份薪水高的好工作,然后和喜欢的人平凡而幸福生活在一起的高中生了……

  悲伤与责任,只需任意一种,都让一个男生快速成长起来,更别提双管齐下。

  跟何况,宁夜也清楚的知晓,自己与这世间的众生都不相同,因为自己从本质上而言,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颗藏着很多秘密与各种前世纠葛的果子。

  既然千年前的自己,能够与当时还只是懵懂半大少女的龙流昔相逢,并牵扯出了这段纠缠了千年之久的情债。

  那么,上古时期的自己,是否也见证了那段人族走向崛起的伟大历史,如果是的话,自己究竟在其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是作为一颗果子被人给吃了,还是在其中扮演了怎样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最重要的是,又与壁画中的殉剑少女有着怎样的过往?

  各种各样的杂乱念头,纷至沓来,充斥了宁夜的脑海。

  他有想过那个可能,关于自己与那名光耀人族千古的上古圣人的牵连,不过因为觉得太过于离奇,这种念头也不过一闪而逝。

  也确实,以那名上古圣人,连天都可斩的修为,又怎会混得凄惨到如自己一般的地步,若不是有龙流昔还有剑主这两名大佬庇佑,早不知被谁给吞入腹中给吃掉消化了。

  在宁夜的认知中,那名上古圣人可是无所不能的存在,开创出了适合人族修行的功法,带领当时作为家畜食物存在的人族一步步走向崛起,妖挡杀妖天挡斩天,那是多么得不可一世!

  不过尽管对方最后成功拥有了一切,但是却付出了至亲妹妹身死的代价,这应是他此生最大的遗憾了吧。

  宁夜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这样的一副画面——

  一身黑衣如墨的少年,高坐于至高王座,无数人族先贤心悦臣服跪伏在地,口中狂热高呼着他们的王。

  震天的喧嚣声中,坐在王座上的少年,却罔若未闻,冷峻的面庞上不见一丝一毫的喜意,目光也未曾落在脚下的万民一点,不见众生,而是始终微微低着头,望着身侧那柄倾尽一切铸造出的世间第一剑,目光深沉如水,盈满了触不可及的悲伤。

  那种尽管被簇拥在世间最喧闹之处,却与世长存的寥落与孤寂。

  ……

  已经略微平静下来的宁夜,终于将目光自有着少女存在的壁画上移开,望向了下一幅,也是第七幅壁画。

  对于上古圣人这以一己之力改变了时代的传奇存在,宁夜还是充满着探知欲的,毕竟现存的典籍中,关于这位圣人的记载少之又少,就连身为南宫世家少主的三弟与身为神州真龙的龙流昔等人,对于这名圣人都知之甚少语焉不详,那段历史像是凭空断裂了一层,出现了大段大段的空白期。

  而没想到,在东方世家最为严密的禁地内,却出现了关于圣人往事的详细壁画记载,足以证明东方世家掌握了许多关于上古时期的隐秘资料,这实在显得很是不寻常。

  难道是……为了隐藏什么?

  可是,那名圣人带领人族走向了如今的光明,乃是当之无愧的最大功臣,就算受万世香火都不为过,关于圣人的往事又有什么可以隐藏的?

  不是应该公布出来,让更多修士铭记这段历史才对么?

  想不通其中原因的宁夜,目光循着壁画望去。

  “圣人手中高举那柄以至亲性命为灵,所铸就的世间第一剑,踏天而去!”这是第七幅壁画的内容,应该所记录的便是圣人斩天之壮举了。

  而第八幅壁画,已是在斩天之后——

  “圣人斩天归来,万民臣服跪拜,而那柄斩天之剑,却像是遭受了什么巨大的顺伤,彻底断裂为了两截。”

  这幅壁画,足以展现出斩天之战的惨烈,剑既断,那身为主人的上古圣人,也自然不会轻松。

  “至高王座之上,众生跪伏在地,狂热欢呼着王座上他们的王。而王座上的少年,却始终未曾抬头,目光悲伤望着手中之剑,尽管早已接合好,但是这柄斩天之剑灵韵不在,彻底已废。

  在壁画的四围,显示出一座庞大的人类王城正在建造”

  这是第九幅壁画的内容,作为旁观者的宁夜,见到这先前想象中就曾有过的画面,不禁有些失神。

  尽管隔着壁画,但是他依旧可以清楚感受到,壁画中那位登基为王的圣人,内心的寥落与孤寂。

  这种感觉,就像是拥有了强大无匹的力量,却失去了最初想要守护之人。

  因此哪怕拥有了这世间的一切,也依旧不会觉得开心。

  宁夜目光轻移,望向第十幅壁画,也是大殿中的最后一幅,也是最为宏大的一幅壁画——

  “时间似乎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很久……各种人类城池如同雨后春笋占据满了大地,而在最初建造的人类第一城,也是圣人所在王城高台之上,却是极其血腥凄惨的一幕。

  上古圣人的身躯被数十柄利剑贯穿身体,死死钉在地面之上,流出的鲜血宛若一朵绽放的绝美红莲,盛开覆盖住了整个高台。

  而半空中,则凌空虚浮着的近百人族,面带着得意笑容望着下方他们所做的一切,似乎也没想到,这位自上古便被奉为王的圣人,只是徒有虚名,修为低微到完全不堪一击。

  那柄早已失去任何灵韵,一触就断连普通凡铁都不如的斩天之剑,被已死的圣人紧紧握在手中,剑以被鲜血完全浸透。一如当年圣人持此剑,为人族斩天而归,开此后万世太平!

  其中一名人族的手中,正抓着一颗刚刚割下,尚在滴答滴答流血的头颅,那……是上古圣人的头颅。

  圣人头颅之上,那已被溅上鲜血的双眸,至死都未曾闭合,或者说……是为肯闭合。

  那至死未闭的双眸内,并未有什么被人族背叛的愤怒,也未有那种至死都未解的疑惑,而是如同镜湖一般不起一丝波澜的平静,那种如死一般的平静,尽管身为圣人他,早就被自己一手引领走出黑暗时代的人族合力杀死了……

  这是王城内最高的高台,高到仿若伸手便可揽月摘星,平日里受众生敬仰膜拜。

  而此刻,这头颅被当做战利品高高举起,那至死都未曾闭合,如死一般平静的双眸,正望着下方无数一片欣欣向荣姿态人类的城池,望着这近百名通过自己开创出修行功法而变得如此强大的人族,望着那天际以牺牲了自己至亲妹妹性命为代价,所斩的天道……

  他双眸平静望着这一切,便像是……

  见到了众生!”

  圣人死了?

  还是死在了自己所引导的人族剑下,死在了自己为人族所开创的功法手中。

  “主人!你牺牲了那么多,就连小公主她都付出了性命,却换来了人族这样的无耻背叛!就让白玄陪在主人你身边,一同覆灭这个肮脏不堪的世界吧!”

  身后传来这样的声音,语气中满是那种刻骨的仇恨与冰冷。

  

章节目录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杯不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杯不念并收藏我的前世大有问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