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提供真正已完结我的前世大有问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回顾自己这数百年来的人生,剑主颇有种浮生若梦之感。

  百年光阴,恰似一瞬。

  对于接下来将要彻底面临死亡这件事,剑主的内心一片宁静,或许是因为他等待今夜这一刻,实在已经等待了太久了。

  况且,早在百年前找到那柄斩天之剑,决意以身殉剑唤醒此剑之时,离开的决定便早已做好了。

  犹记得以前年幼的自己,非常胆小懦弱爱哭,对于死亡这件事恐惧无比,一遇到什么有一点点危险的事情,都只会躲在哥哥的背后。

  并不是因为想把哥哥置身危险,而只是因为,在当时年幼的剑主心中,哥哥就是无所不能的大英雄。

  这样的想法,一直持续到那一夜血月降临惨剧发生。

  他心目中……那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大英雄,倒下了。

  再也没有人能够给自己依靠,在遇到危险的时候让自己躲在他身后了。

  因此,他决定不再躲在任何人后面,决定自己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就像是哥哥那样……

  对于死亡这件事本身,剑主一点都不恐惧。

  因为死亡并不是彻底分别,自己会以另一种姿态永远陪伴在哥哥身边,成为哥哥手中的最锋利的剑,为他披荆斩棘,默默守护着。

  哪怕……那时候的自己什么话都说不了,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什么画面都看不见,也什么意识都烟消云散……

  但是,只要知道会永永远远,一直留在哥哥就什么都好。

  不久之前,自流放之地归来之后的一个多月后,刚刚自昏迷中苏醒过来的宁夜,就曾找到剑主询问过他,为何世间众生芸芸千万,却偏偏独对自己一个人这么好。

  而当时的剑主,因为自知如今自己的身体状况究竟如何,不想让宁夜太过于忧虑,因此便不曾说起两人之间的兄弟之情,只是对宁夜回答说他对自己而言是特别的存在。

  而后来,宁夜又询问起了那天外天尊上提及过得剑主以身饲剑的问题,问他会不会死。

  当时的剑主,没有正面而回答这个问题,而只是说:

  “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会陪伴在你身边,永永远远。”

  这句话的声音很轻很轻,可语气却显得无比坚定,宛若一柄披荆斩棘无坚不摧的利剑。

  这是剑主他,所行之决定!

  “妈妈,你怎么哭啦?还有剑主叔叔他,为什么要把木剑对着爸爸呢,难道他们是在玩什么特别的游戏嘛?”

  场中唯一还保持着冷静的,估计就只有至今还对于情况一脸懵逼的小怜了。

  小怜感觉很是不解,为何今天晚上的爸爸妈妈还有剑主叔叔都这么奇怪,动不动就哭戚戚的。

  在将世间名剑悉数纳于体内后,原本剑主身上斗冲云霄的冲天剑意,在渐渐缩小,也在渐渐凝实。

  到了最后,就连一丝一毫的剑意都感受不到了,完全内敛不见,如同春风拂面。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远处很多围观的修行者,还以为原准备憋个大招的剑主,现在直接萎了,彼此议论纷纷。

  甚至还有一个脑回路与其他修士不同,很有生意头脑的修行者,直接当场兜售起瓜子、汽水、小板凳等物件,可以说是一波发家致富。

  与这些普通修士不同,朝赏月龙流昔等修行到达一定层次的大人物,在感知到剑主周围的剑意尽数内敛于体内,此时看上去完全就像是一名普通人的剑主时,俱是表情严肃郑重。

  她们知晓,这是剑主将自身的一切,都毫无保留倾注到了那一剑中。

  剑主的身躯,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虚幻。

  “小怜,剑主叔叔就要走了……最后,和叔叔他道个别吧。”

  龙傲娇抱紧了女儿,她很是清楚明白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于是哽咽着生硬,对女儿叮嘱道。

  身为嫂子的她很清楚,身为小舅子的剑主,因为对于哥哥太过于思念与喜欢,因此爱着与宁夜有关的一切事物。

  或者说得更准确些,只有与宁夜有关的一切,才能让他在意。

  而小怜,对于剑主而言,便是这世间最珍贵的一件稀世珍宝。

  “剑主叔叔,你要回那座山上了嘛?放心好了,小怜和爸爸会经常带好吃的去那边山上看望你的!”

  小怜以为剑主叔叔,是又要回到那座叫做剑峰的山上了,她甚至已经把后面的事情考虑好了。

  等一有时间,就带好吃去山上看望剑主叔叔,毕竟那座山除了满山的剑之外,就没有别的什么好吃的了,剑主叔叔一个人待在那种地方肯定超无聊超馋的。

  嗯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听到小怜的道别声音,剑主朝她望去,然后嘴角露出一丝温暖的幅度。

  再然后,身躯逐渐变淡的他,手中高举起的天下第一剑,终于对着宁夜落下,斩出了那倾尽一切的斩天一剑!

  这一剑,并未伴随什么地动山摇日月无双的天地异象,也未曾有什么搅动风云的凌厉剑气。

  相反,这一剑显得无比得平静,平静得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随手斩在空气上的一剑。

  远处围观的修士,只见到剑主斩出了一剑,但是却未曾看到任何的剑气,也未曾感受到任何的剑意。

  大家议论纷纷,都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刚刚明明那么大的动静,万剑入体剑气冲天,怎么到了最后,就这么雷声大雨点小了呢?就算是场中任何一名剑修,都可以斩出比这一剑好出千万倍的剑气与剑意啊!

  这不是坑人么!

  正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自然也有细思缜密之人,察觉到了这一剑的不寻常。

  能够一丝一毫的剑意都不散发,要么就是本身这一招便是绣花枕头其中没有任何干货,但这种情况在剑主身上完全不可能发生。

  所以只能是另一种可能。

  这一剑,已经强大到了超乎了众人的理解与感知,所以他们才会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感受不到。

  “咔擦!”

  一声震耳欲聋的清脆碎裂声,从宁夜的体内,亦是从苍穹之上发出。

  许多围观修士一时不察,被这突然响起的声音给吓了个半死。

  身为道盟盟主的朝赏月,听到这一声碎裂声响,知晓一切已尘埃落定,转身便走,准备去找道盟的那位千年前便很是不正经的道天前辈,也就是楚然。

  主要怕自己在这边看戏看太晚,这位不正经的道天前辈转世,会被某些人给顺手干掉。

  而宁夜的双眸,在这一声碎裂声后,其间万物生灭星辰流转的幻影也渐渐消去,恢复了常人应有的清明。

  “小离……”

  望着眼前身躯逐渐透明,似要随风散去的剑主,宁夜轻声呼唤着剑主的小名。

  一如,当初他无数次呼唤自己哥哥那样。

  

章节目录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杯不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杯不念并收藏我的前世大有问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