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提供真正已完结我的前世大有问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清冷月华下。

  那剑柄处刻有着“天下第一剑”的木剑,静静悬浮在无边夜幕下,月华照耀其上,在剑身流转。

  这柄剑,是身躯随风消逝不留痕迹的剑主,曾存在于世间的唯一证明了。

  宁夜凝望着眼前的这柄木剑,对着它沉默了良久,最终伸出手去,动作轻柔握住剑柄。

  自今日起,这便是他的剑了。

  也从今夜起,他们这对兄弟,自此团聚,不分不离!

  而随着剑主的陨落,那些汇聚于此的万柄剑器,也都带着各自绚丽不同的剑气,自木剑内涌出,向四面八方飞去,欲回到它们来的地方。

  如此剑气纵横如同放烟花的场景,就像是一朵五彩莲花在夜空徐徐绽放。

  但这并不代表,所有的剑器都回到了主人身边。

  之前在对那三名世家老祖的战斗中,被损毁彻底报废的配剑也极其之多。还有一些,像是原本被剑主自剑峰内带出,或者是像是道盟内那数柄至今无主的道器神剑,俱是选择了留下。

  那些见到自己佩剑回归的剑修,自然是喜不自胜,尤其是在检查过佩剑之后,笑容几乎快要咧到耳朵根子了。

  因为先前这些剑器,如海纳百川般被剑主蕴于体内,并且一同配合出力斩出了那一剑,因此这些剑器上面,也稍稍沾了一丝丝剑主的剑意。

  尽管这剑意连九牛一毛都远远算不上,但是剑主毕竟是世间剑修的巅峰,他的剑意又岂是一般修士能够比拟的,这微不可察的一丝丝剑意对于这些剑修来说,简直可谓是稀世奇珍,对于他们的未来修行有着不可估量的好处。

  可以想象,自今夜过后,世间剑修的整体实力,又要再上一层楼。

  得到了沾染了剑主剑意佩剑回归的修士,自然是喜不自胜。但是几家欢喜几家愁,那些在这场大战中佩剑报废的修士,此刻真是欲哭无泪,望着身旁那些剑修怀中当成宝贝抱着的佩剑,此时眼睛嫉妒红得就像是一只兔子。

  不过这些事,都与此时的宁夜无关了。

  他将原先只是一柄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木剑,现在成为名副其实,曾斩天的天下第一剑收入体内,以灵气与神魂悉心温养。

  因为现在的这柄木剑,便是自己的弟弟。

  在被灌入了完整斩天之剑剑意的木剑,外形上没有产生任何的变化,也没有变为铁剑金剑银剑之类的存在,依旧像是一柄由最普通寻常木块,用木刀雕刻打磨出来的寻常木剑。

  但就像是当初在东方世家的禁地内,被从紫水晶封印中放出的小狐狸白玄曾言,所谓的斩天之剑,在意而不在形,根本没必要在意材质之类的细节,只要知道,它是这世间最强的剑便可。

  因为这柄剑,不仅斩过天,而且还是两次。

  第一次是在上古黑暗动荡的年代,而第二次,就在刚刚不久之前……

  尽管降临凡尘,拥有了人类的肉身,但从本质上而言,天道始终是天道。

  好在宁夜那身为南宫世家少主的坑货三弟不在此处,不然场面就极其尴尬了,毕竟你说这货取啥名不好,非要取个如此奇葩的。

  将斩天木剑收入体内,做完这一切后,宁夜转身,在半空中如履平地般,朝着一旁抱着女儿的龙傲娇走去。

  见到这个男人一步步缓缓朝着自己这边走来,抱着女儿的她,一时竟然紧张惶恐起来,甚至有一种想要转身逃跑的冲动。

  一如千年前,在昆吾圣山外的月夜下,与身受重伤的他的那场初遇。

  当时,自幼便被当成公主悉心被保护在昆吾圣山的自己,被这个男人浑身鲜血的模样吓了一跳,转身便想逃跑……

  真的就像是一场轮回,千年前的初遇是如此。

  而千年后的重逢,亦是如此。

  就宛若自己这千年来,根本没有任何的成长,依旧是以前那个,在他面前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

  龙傲娇曾无数次想过,关于自己与这个男人重逢的画面,甚至已经在内心演练过了千百次,见面后到底该以何种态度对待他,到底该如何与他对话。

  甚至连对白,她都已经想了千百句,自认为已经做好了全部的准备。

  但……

  当这一刻真正到来,当拥有着与自己全部记忆与情感的他,重新出现朝着自己走来时,自己依旧很没有勇气的,彻底溃不成军。

  “流昔,好久不见。”

  来到龙傲娇面前的宁夜,第一句说出口的话,显得无比的俗套,简直就是万金油的典型。

  抱着女儿凌空虚立的龙傲娇,尽管早在宁夜朝着这边走来时,便尽全力压制住了内心的所有情绪变化,但是在听到他这句话后,娇躯还是禁不住一颤。

  不是因为这句极其烂俗的“好久不见”,而是因为他这声对自己的“流昔”称呼。

  尽管早在先前,她便已经猜到了这个答案,眼前的宁夜已经恢复了以前的全部记忆,不管是数百年前与弟弟剑主的一点一滴,还是千年前与自己的恩怨情仇……

  这所谓的恩怨情仇——

  救命之“恩”是自己,自“怨”自艾的是自己,一往“情”深也是自己……

  而这深“仇”大恨,自然是他。

  宁夜的目光下移,落在龙傲娇怀中的女儿小怜身上,眼眸中露出思念与愧疚之色。

  “当年之事,尽管非‘我’本意,但布下这棋盘的终究还是我,是我对不起你。”

  他如是开口,语气无比愧疚,然后接着用恳求的语气道:“能够让我抱一抱小怜吗?以父亲的身份。我已经……很久没有抱过她了。”

  这句话很难理解,因为平日里若没有什么大事,一向粘着爸爸的小怜,都是喜欢转到宁夜的怀中一同睡觉。

  就算是平日白天,他的怀中也常常不得空缺,被女儿小怜给心安理得地霸占着。

  但是此时的宁夜却说,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抱过小怜了……

  但这句话也同样不难理解。

  以前,宁夜他是以爸爸的身份在江城与小怜相处,但一开始只是以为这只粉雕玉琢的可爱小萝莉认错人了,也没有太过多在意。

  就算后来,知晓了事情的真相,明白了千年前自己与这位身为神州真龙的龙流昔过往,也知晓了小怜乃是自己亲生的女儿,但是他毕竟还未曾记起一切,未曾体会过那种与自己血脉相连的一个新生命,正在缓慢孕育着的身为人父的过程……

  而现在,他则想起了一切的一切。

  从小怜她在龙流昔腹中孕育,到怀胎三年呱呱落地,到降生不久的她第一次蹒跚着学习着走路,第一次学会叫出“爸爸”这两个字……

  这些身为人父的完整,宁夜都彻底记起来了!

  

章节目录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杯不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杯不念并收藏我的前世大有问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