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提供真正已完结我的前世大有问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得知了一切真相的龙傲娇,望着站在月华下的楚然,久久静默。

  尽管早已想过,千年前情如手足的结义兄弟,最后却彼此再也不见,背后肯定存在着某种隐情。龙傲娇曾做出过很多猜测,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原来这其中隐情竟如此之深。

  原先她以为,千年前昆吾圣山外月夜下,那个与自己初遇身受重伤衣衫染血的男子,实质是一颗珍稀无比的天道果,引得世间争夺想要将之吞噬。

  而今夜后才发现,原来他并不是一颗果子,而是身孕起源之树至高天道的一部分。

  原先她也以为,道天这平日里总没个正经,脸上永远带着玩世不恭笑容的坑货,只单纯是一个没节操的坑货而已。可如今却得知,原来他曾是一名背负过世间众生的一切冀望,与至高天道对抗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后来无能为力看着周围所有亲朋好友与世间万物走向最终的毁灭,见证了一个纪元的毁灭……

  整个世界只剩下自己一人,无能为力眼睁睁看着,所有拼命想要去守护的珍视之物都被一一夺走……这个感觉,肯定很是痛苦吧。

  以前龙傲娇就曾很多次好奇过,不管是道天还是楚然,为何这世间会有这样生而玩世不恭,似乎对世间万事都不放在心上,总是没个正经模样的坑货,到底是曾经历过什么,才能养出这种奇葩的性格出来。

  而现在,她也终于知晓了答案。

  对于这个世界,乃至于这个纪元而言,他只是一名路过的旅人而已,因为他真正的容身之所早已被毁灭了,那种独留于世的孤独和痛苦,这才催生了他如今的性格吧。

  毕竟,一个已经一无所有的人,还有什么可以失去的呢?

  也许以前,身上汇聚着众生愿,被视为英雄的他,也曾很严肃很正经,就算性格上有些“洒脱”,但也未曾至现在的这副模样。

  “小流昔你放心好了,既然千年前我未曾对你的心上人动手,那么现在也自然不会动手。”

  见到怀抱着宁夜的龙傲娇神情有些紧张,对面的楚然便表明了自己的意向,开口宽慰道:“毕竟在我心中,你怀中的这个男人,还是我所认识的那个他。不管我是道天还是楚然,也不管他是道初还是宁夜,只要他一日不上天合道,那便永远是与我饮过结义酒的大哥。”

  听到楚然如是说,龙傲娇原本紧张的情绪,也稍稍舒缓了些许。

  若只是她一人的话,就算对上眼前如今状态下的楚然,尽管不能获胜,但是凭借身为昆吾圣山龙族之主的底蕴,也不会落败。

  但是,现在的她并非是孤身一人,如若真的交战必然要分出很大一部分心神,极力去保护怀中陷入昏迷的心上人。

  今夜她得到了等待千年的答案与承诺,就算是倾尽一切也不愿再放手了。

  “多谢了。”

  龙傲娇开口致谢道,因为深知让一个经历过纪元覆灭痛苦的人,放下这份仇恨到底有多么艰难。

  “不过,尽管我能够放下,但是有些人却未必能够放下。若是他们见到现在的宁夜,绝对会不由分说直接下杀手。”在说到后半句的时候,楚然仰头望天,轻叹了一声:“而刚刚,我能够感受到,他们……已自沉睡中苏醒了。”

  “你口中的他们……究竟是谁?”

  龙傲娇很是不解地问道,尽管不知晓楚然的这些话到底具体是何意思,但是她却很是清楚的知晓,就连现今强大如斯的楚然都露出这种表情,足以证明那些人来意非善,且同意强大无比。

  “他们,是和我一类的人。”楚然低声道:“曾为一个纪元的至强者,也曾亲眼见证了纪元的覆灭,经历过被夺走一切珍视之物的痛苦,因此挣扎着想要向这个世界复仇。”

  在说到“复仇”这个词时,他的目光再次落在龙傲娇怀中昏迷的宁夜身上。

  所谓的向这个世界复仇,自然便是想当初夺走他们一切的存在复仇,而身蕴起源之树的宁夜,自然则代表着整个世界。

  这也是至高天道,第一次以这种姿态现于世间。

  楚然已经可以想象到,得知了这个消息的“他们”,会是多么的疯狂了。

  “他们,到底有多强?”

  龙傲娇问出了第二个问题,这个问题也说明了她早已在内心做出了决断。

  既然如此,那便一战!

  楚然望着她,苦笑着问道:“你觉得若是你与现在的我交手,有几分胜算?”

  “一分都没有。”

  龙傲娇开口,做出了自己的回答,也是最真实的回答。

  确实是一分胜算都无,尽管可以不败,但也同样无胜。

  “那我现在告诉你,我现在的实力其实仅仅只恢复了一半而已,而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比我所处的纪元更古老的存在,你会怎么做?”

  “那便,抵死……一战吧。”

  “啪啪啪!”

  楚然拍了拍手,一边鼓掌一边无比感慨地道:“其实我真是挺佩服我大哥的,明明也不是啥撩妹圣手,有时候做事还挺钢铁直男的,但在脚下不止踏着一条船的情况下,却依旧能够得佳人倾心,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无论生死,实在是羡煞旁人啊!小流昔你放心好了,凭借我与你千年前就有的交情,要是你出来做这正宫,我是一万个赞同支持的,而且我看了看,也就是你具有成为正宫的威仪和实力了,我大哥其余那几位红颜知己,性情都不太适合!”

  龙傲娇瞬间脸就黑了,尽管早已深刻领会过这个坑货的不着调,但是她没想到楚然这坑货,竟然在谈论这种严肃大事的时候,话题直接跑偏到了这种地步。

  还有,这坑货又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什么脚踏几只船正宫不正宫的?

  难道宁夜他,有自己一个还不够知足的么,竟然还想在路边采野花?

  况且,在这世间,难道还有人敢来与自己抢男人的?!

  

章节目录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杯不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杯不念并收藏我的前世大有问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