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提供真正已完结我的前世大有问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虽然现在只是一个滞留人世的普通魂灵,但总是被楚然这货无情插嘴,书生的面色不禁有些泛黑。

  生气倒算不上,只是略微有些郁闷无语,不知道该如何去接话了。

  关键是,这人说得话虽然听起来很糙,但好像确实有那么几分道理。

  “这并非是那位江小姐故意为之的套路。”

  宁夜拍了拍二弟楚然的肩,为他解释道:

  “这书生的前世,应该也并非什么泛泛之辈,所以身上才有天眷相佑。

  这层天眷虽然无形无质无法感触,但是却能够使拥有者身怀天地气运,简单来说就是会得天道垂青,诸事如意心想事成。

  如果这书生,没有英年早逝的话,凭借着身上的天眷,若是走仕途,来年乡试必定金榜题名,未来定可拥有荣华富贵成为一代权臣。而若是走修行之道,修行也是事半功倍,成为修行者中的佼佼者。

  至于那盏花灯,之所以掉落在他院落中,则是因为他自那场诗会回来后,对于那位江小姐念念不忘暗生情愫,于是天道便创造了他们这次相会的机会。

  看似偶然,其实必然。”

  “我擦,天眷原来这么屌啊!”楚然眼眸放光,眼巴巴望着宁夜道:“那大哥凭我们多年的情分,你随便给我个万儿八千斤天眷不过分吧!”

  “二弟你连天都斩过了,现在早就在它的小黑本上被记着了,它不直接降下天雷把你劈死已经很厚道,还想要天眷?况且,天眷这种东西,也只是对于那些起点很低的普通人管用。”

  宁夜笑着打趣着,毕竟楚然这坑货,可是真真正正和天道正面刚过,虽然没刚过,但是能够成功引起天道注意被记上小黑本,降下天谴来针对的存在,确实珍稀无比。

  突然的,似乎想起了什么的宁夜,抬头深深望了眼前的这位书生一眼,眼眸内大道交织星辰幻灭。

  然后,合上眼的他,也终于明白了先前的疑惑,为何这书生身上会有天眷存在。

  因为这天眷,正是“自己”所赠。

  或者更准确的来说,是自己最初的上古那一世,带领人族走出黑暗成为人族圣王的自己所赠。

  这书生,前世曾是自己身侧的一位上古战将,在天下平定后的王城那场叛乱里,为了不复强大的自己,对那些叛逆者死战不降,直至流尽最后一滴血战死。

  之前宁夜就在奇怪了,以头顶这方天道无情无义的抠门脾气,除非是为了推动世间变革所诞生气运之子,否则哪有那么容易降下天眷的。

  宁夜也实在未曾想到,竟然能够这里,还有遇上一位“故人”。

  不过看这书生的模样,根本完全忘却那些久远到已经成为古籍上支离破碎传说的往事了,不过这也并非是一件坏事。

  毕竟有时候,能够选择遗忘,反而是一种解脱。

  不管是存于上古那个黑暗的他,还是现在于人世苦等千年不愿轮回的他。

  而那位先是被楚然无情插嘴,然后又被宁夜深深看了一眼的书生,此刻不禁有些心慌。

  他尽量稳定住心神,讲诉了后来发生的一些事。

  简单概括一下,就是那些戏文桥段里,出身显贵的大家闺秀与穷酸书生相恋,然后被万恶的旧社会棒打鸳鸯的苦情故事。

  自从那一夜的花灯事件后,相聊甚欢的两人便时常私下相聚,彼此默默暗生情愫,最后互许心意。

  在书生的描述中,那位江小姐就如同九天之上降临凡尘的小仙女,尽管明知书生他的家境寒酸,两人的身份天差地别,哪怕明知若两人在一起,以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便要跟着一同受苦,此后三餐温饱不存粗茶淡饭,但却依旧心甘情愿无怨无悔。

  “果然这世间最好吃的饭,还是软饭啊!怪不得大家都喜欢富婆呢,原来小白脸才是这世上,最好的职业啊!”

  楚然在一旁默默感叹了一句,同时目光下意识落在自家大哥身上。

  “你看我干什么?”宁夜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反问。

  “没啥,我就随便看看。”

  楚然立马抬头望天,假装无事发生过。

  “不…不是的。”

  同样听到楚然那句感慨的书生,不清楚情况,以为这句话是在特指自己,说自己乃是看中了身为知府独女的江小姐家族权势,一心为了攀高枝才会如此,急忙解释道:“小生是真心喜欢江小姐,愿与她白首偕老共结连理。不过我也知自己家中清贫,不愿江小姐与我一同受苦,于是每日不分昼夜寒窗苦读,意欲考取了功名再将她迎娶过门,真的不是……”

  “好啦好啦!”见到这书生连话都快要说不清楚结巴了,楚然和善地拍了拍他的肩,宽慰道:“你完全不用解释,因为你的行动已经证明了一切。如果不是真的喜欢,又有谁会愿意当一只舔狗……哦不对,说错,是又有谁可以忍受千年孤寂,只为等对方归来呢!

  大嫂,你说我说得是不是非常有道理?”

  最后,已经飘了的楚然,还一脸自得地对着龙傲娇反问道。

  若是往常,听到这货如此作死调侃自己,估计龙傲娇早就一道雷罚下来电死这货了,不过现在的她,却没有了这份心情。

  她对着书生开口问道:“那么,你们又是为何而分开,为何你又会留在此地枯等千年?”

  宁夜能够看出这书生身怀天眷,龙傲娇自然也能够看出。

  就像是宁夜先前所言,凭着这天眷的存在,这书生若是走仕途,定然一片坦荡,将来位极人臣也如同探囊取物。

  “在乡试将来开始前的两月,江小姐父亲官途上犯了事,若是处理不当,不仅官位不保甚至会有牢狱之灾。而为了保全家族,江小姐与京城的某位权贵之子进行了联姻,嫁为人妻。

  而小生,也受此事影响,思念成疾身体每况愈下,最后就在乡试的前一日,病死家中。

  因我乃一介游魂,无法离开方圆百丈之外,于是我便一直在此等待着,想要见江小姐一面。

  这里,是我和她最后一次分别时,所约定的相会地点……”

  楚然再次跳出来,很是破坏悲伤气氛地插嘴道:“不对啊!书生你之前不是说,那位江小姐乃是你的娘子么,可她明明是人妻啊?”

  听到这个问题,书生面庞上露出羞愧尴尬之色,低声道:

  “我……我与江小姐,虽无夫妻之名,但早已有了夫妻之实。

  就在她远赴京城联姻的七日前,找到了还不知实情的我,唤我夫君,说要将自己完整地交给我……然后,我们便行了夫妻新婚闺房之事。

  所以,我永远将江小姐,视若我的娘子!”

  楚然原本还想问一下详细过程来着,不过被龙傲娇的冷冷目光一扫,直接把头缩了回去。

  而宁夜,在听到这书生自述的相思成疾死因之后,却眉头微皱,露出疑惑之色。

  无其它原因,若是常人还真的可能会如此,可这书生天眷在身,未来必定长命百岁身体无病无恙,这个死去的理由,实在说不通。

  那么,问题的答案就很是明显了。

  并非是自然死亡,而是一场精心谋划好的谋杀。

  

章节目录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杯不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杯不念并收藏我的前世大有问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