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的佣人没有她对这条罗汉鱼那么上心,所以并没有完全按照沈冰倩临走前叮嘱的那样去喂养这条罗汉鱼。但凡名贵的品种,都很娇贵,有一点伺候不好都会出问题。

  沈冰倩回到家里的时候,这条她养了三年的罗汉鱼已经快要不行了。这条罗汉鱼只有小指头那么大的时候就被她买回来喂养,到现在有四五斤重,在这期间,她付出了太多的心血。在她心里,这条罗汉鱼已经不是一条金鱼那么简单,沈冰倩已经把它当成了亲人。。

  沈冰倩着急着带着即将死亡的罗汉鱼去求医,不料半路上撞到了一个毛头小子,因此耽误了时间,所以她才对江小白破口大骂。

  小鱼缸里的罗汉鱼已经奄奄一息,沈冰倩芳心冰冷,怕是现在就算是已经送到了医生面前也救不回来了。

  江小白站了起来,搬起地上的那箱饮料,准备离开。满腔怒火无处发泄的沈冰倩却缠上了他,拦住了他的去路。

  “你赔我的罗汉鱼!你个混蛋!是你杀死了我的罗汉鱼!”

  江小白愣住了,这事从何说起啊?

  “大姐,我什么时候杀你的鱼了?”他低头看到沈冰倩手里捧着的鱼缸,里面的那条模样极丑的罗汉鱼看样子已经要不行了,已经翻白肚皮了。

  “要不是你突然冲到马路上,我现在已经带着我的罗汉鱼到宠物店了!”沈冰倩将满腔的怒火全都转移到了江小白的身上。

  江小白剑眉一蹙,道:“我说你这人讲不讲道理啊,是你撞了我,不是我撞了你!刚才你的车速至少有一百五,就算是在高速上开到这个速度那都是违章的,你在城区的道路上飙车,是想撞死几个人吗?我告诉你,少TM的胡搅蛮缠,不是看你漂亮,小爷才懒得跟你浪费口水。”

  沈冰倩的父亲是永安县的县长沈荣福,母亲徐美贤是利德集团的董事长,她的家庭背景在永安县这个地方可谓是非常的显赫。从小到大,她都活在万千宠爱之中,从未有人对她出言不逊过,江小白是第一个。

  沈冰倩继承了母亲徐美贤的优良基因,年芳十八,却已出落得貌美如花。她的个头要比江小白还要高一点,应该有一米七的身高,一双修长笔直的大长腿完美无瑕,白得耀眼发亮;五官更是精致得无可挑剔,丹凤眼,柳叶眉,那一双美眸犹如一汪春水般脉脉含情,高挺的瑶鼻让她的五官显得柔美而不失立体,给人一种混血的感觉。

  沈冰倩的身材那就更不用说了,她从三岁开始就开始学习瑜伽,后来又学习了各种舞蹈,常年习舞令她不但锻炼出了柔韧的筋骨,也造就出了堪称完美的身材,********,尤其是胸前那一对隆起的高峰,挺拔得根本不像是她这个年纪该有的。

  土鳖江小白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与她一比,村支书赖长清家的村花闺女赖晓霞简直就是池塘里的丑小鸭。

  从未被人指责辱骂的沈冰倩心里委屈极了,情绪突然失控,蹲在地上哭了起来。江小白走了几步,听到身后那“嘤嘤”的哭泣声,最终还是心软了。

  “小娘们,别哭了。你把你的什么鱼给我,我来帮你救活它。”

  听到江小白说能够救活她的罗汉鱼,沈冰倩立即抬起头来,一脸狐疑地看着江小白。

  沈冰倩梨花带雨的脸庞尤其的惹人怜爱,江小白毕竟是个男人,看到她伤心成这样,一肚子的气早就烟消云散了。

  “看来你不相信我啊,好吧,那就算了,等你这鱼完全死透了,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它。算我多事吧,拜拜。”

  江小白搬着一箱饮料过了马路,沈冰倩却突然捧着鱼缸追了上来。

  “你真的能救活我的罗汉鱼?”

  “有七八分把握吧。”江小白从不喜欢把话说满。

  沈冰倩生怕江小白不尽力似的,道:“只要你能救活我的罗汉鱼,路上这辆宝马性能车就是你的了!”

  “真的?”江小白眼前一亮,对着停在路当中的宝马M3吞了口口水,哪个男人不爱车啊,尤其是豪车。

  “你要不相信,咱们可以拉钩!”沈冰倩道。

  “哈哈,小丫头,你好单纯啊,还拉钩!”江小白笑得肚皮都疼了。

  “说谁小丫头,你个毛头小子还不一定有我大呢。”沈冰倩嘟囔了几句。

  “二楞,饮料来啦。”

  走到停放三轮车的地方,罗旭一声吆喝,二愣子就甩着一身肥膘跑了上来,欢天喜地地从江小白手里把那箱饮料接了过去。

  “喂,你怎么救我的罗汉鱼啊?”沈冰倩心急如焚,忍不住问道。

  江小白空出了手,从沈冰倩手里把小鱼缸拿了过来,然后把鱼缸里的水给倒了,拎起三轮车上的塑料桶,就把里面的脏水给倒进了鱼缸里。

  “你疯啦!”

  看到江小白直接把脏水倒进了鱼缸里,沈冰倩失声尖叫起来,刹那间,和江小白拼命的心都有了。

  罗汉鱼这种珍贵的鱼种对水质的要求非常的高,水质有一丁点的污染,都有可能引起罗汉鱼生病或者死亡。看到江小白直接把脏水倒进了鱼缸里,沈冰倩的芳心彻底凉透了,心想她的罗汉鱼肯定是活不了了。

  “我怎么就信了你这个骗子的话啊!”

  伤心过度,沈冰倩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空了似的,只能勉强维持着自己不倒下来。如果还有力气,她一定会扑上去手撕了江小白。

  “小娘们,别着急,好戏在后头呢。”

  江小白刚才倒进鱼缸的脏水可不是普通的脏水,里面有泡过龙形铜饰的水,他相信这些水可以让那些将死的龙虾恢复生机,那么就一定也能让这只罗汉鱼恢复生机。

  沈冰倩哭得稀里哗啦,哭声让江小白很是心烦。

  “喂,你是死了爹了还是死了妈了,哭那么惨干什么啊?不就是一条鱼嘛,死了又能怎样?”

  沈冰倩越哭越凶,而且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抽抽噎噎的很是吓人,看样子随时都有可能因伤心过度而晕厥。

  “小白小白,快看啊,这条丑八怪鱼动了!妈呀,它活过来了!”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