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

  睡在旁边那张床上的二愣子突然翻了一下身,吓得江小白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秦香莲也是吓出一身冷汗。不知为何,虽然她是在帮江小白,但却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

  二愣子又没了动静,江小白正准备继续下一步的时候,二愣子突然坐了起来,捂着肚子哭了起来。

  听到儿子的哭声,秦香莲立马就慌了,立即推开了江小白,慌乱地穿好衣服,打开了灯。

  “小浪,你怎么了?”秦香莲关切地问道,她对二愣子的关心让江小白都有些妒忌,在秦香莲的心里,没有什么比她这个傻儿子更重要的了。

  “妈,我肚子疼。”

  二愣子捂着肚皮,一脑门子的冷汗,眉头紧皱,疼得受不了。

  “二愣子,你咋地了?”江小白也下了床。

  “疼,疼死我了……”二愣子疼得话都说不清楚了。

  “婶儿,咋办?”江小白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处理。

  秦香莲冷静地道:“看上去挺严重的,不行,得送小浪去医院。”

  江小白道:“这附近就有一家医院,我们晚上回来的时候路过的。走吧,婶儿,你扶着二愣子下楼,我先下去推三轮车。”

  二人分工行动,江小白把三轮车推到了电梯开口,秦香莲扶着二愣子上了三轮车。江小白在前面蹬着三轮车,秦香莲在后面推着。

  十来分钟,他们就到了医院。江小白给二愣子挂了急诊,值班的女医生问了问情况,她还没问出个所以然了,二愣子便吵着要去厕所。等二愣子一泡屎拉完出来,啥事都没有了。

  “小白,一定是晚上的羊肉串不干净,吃得小浪闹肚子了。我说不卫生,不让你买,你看出问题了吧。”秦香莲埋怨了几句。

  江小白心里也苦的很,要是早知道那几根羊肉串会坏了他的好事,蠢蛋才买呢。他这等于是自己给自己使了绊子。

  三人回到宾馆,已经是凌晨两三点钟了。二愣子很快又睡着了,江小白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婶儿,睡了吗?”

  江小白翻了个身,面朝秦香莲睡的那张床,小声地问道。

  秦香莲并每月睡着,却装着睡着了,没有搭理江小白。

  江小白还不死心,又道:“婶儿,那事还没完呢,你快过来啊。”

  秦香莲依旧是不搭理江小白,她是在失去理智的时候才被江小白趁虚而入。在被二愣子打断了之后没多久,秦香莲就已经意识到了自己中了江小白的诡计。现在无论江小白多么巧舌如簧,舌灿莲花,她也不会上当。

  “婶儿,送佛送到西,救人救到底啊!”江小白心有不甘,嚷嚷了几句,而秦香莲却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江小白清楚今晚是彻底没戏了,错失良机,下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那么好的机会。

  次日一早,秦香莲很早就起来了,她把二愣子叫了起来,带着二愣子离开了宾馆,从头到尾没跟江小白说一句话,就连昨天江小白给她和二愣子买的衣服,她也全都留了下来。

  江小白看得出来,秦香莲是生他的气了。等他追出去的时候,秦香莲已经带着二愣子上了公交车,江小白只能目送公交车渐渐远去。

  回到宾馆的房里,江小白倒头就睡,一觉睡到中午才起床。退了房,随便吃了点东西填饱了肚子,江小白便蹬着三轮车再次去了文玩市场。

  昨天收获不小,他可以多买些玉石回去组建太极聚灵阵。来到文玩市场,江小白还是专挑那些路边摊去捡漏。

  没用多少时间,他就把三轮车给装满了。这次买石头比上次多花了近一倍,不过这次江小白腰包鼓鼓,所以买东西的时候也没怎么杀价,出手十分阔绰。

  蹬着装了一堆石头的三轮车离开了文玩市场,江小白便往松林镇赶去。蹬三轮车的时候,他也按照修炼古法的呼吸吐纳口诀来进行呼吸。

  起初觉得很不适应,没过多久,便感受到了这么呼吸的好处,拉着满满一车的石头,他居然都没怎么感觉到累。

  进入县道,后面突然追上来两辆摩托车,每辆车上都是两个人。江小白听到摩托车马达的轰鸣声,回头一看,就见后面两辆摩托车上的四个人全都赤膊,身上纹龙纹虎,看上去十分吓人。

  一辆摩托车加速冲了上来,把骑着三轮车的江小白给拦了下来。

  “几位大哥,什么事啊?”

  江小白不知道这四人为何而来,但他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这四人肯定不是什么善茬,不会有什么好事等着他。

  “小鬼,哥们缺个包,我看你这包不错,借给我用两天呗。”

  一个身上吻着过肩龙的小混子笑道,他的嘴里叼着烟,说话时斜着眼睛,连看都不看江小白一眼,压根就没把江小白放在眼里。

  江小白这才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应该是之前在文玩市场的时候露了富,让人给瞧见了。

  “几位大哥,这包我不能给你们。”

  二十万的现金全都在包里,江小白知道今天这事不能善了,所以一开始就表明了态度。他顺手操起一块石头拿在手里,作为他的武器。

  “小子,我看你是要钱不要命啊,这可不够聪明啊。识相点,乖乖把包给我们,我们也不为难你。否则的话,你不但保不住包,还得受皮肉之苦。”

  那四人全都从摩托车上下来了,他们都空着手。对付江小白,在他们看来完全没有必要上家伙。

  “小子,赶紧交出来吧。我们兄弟要是动手的话,你可就要受皮肉之苦了。就你这瘦得跟小鸡似的,我们兄弟四个当中任何一人都能轻而易举地揍得你哭爹喊娘,跪地求饶。你还等什么?”

  江小白从车上下来,那四人还以为他想通了,哪知道江小白抡起石头就把离他最近的那人的脑袋给开了瓢。

  那人通吼一声,流了一脸的血。另外三人二话不说,立即对江小白动手。江小白纵身一跃,跳起的高度足有两米之高,下落之时,一个扫腿击中了其中两个的脑袋,那两人立即就倒在了地上,当场就失去了战斗力。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