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四人眼中渺小如尘埃瘦弱若鸡仔的江小白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完美诠释了什么叫“扮猪吃虎”,四个壮汉倒下了三个,另外一个眼看情况不对,跳上摩托车就想逃。

  江小白岂会让他逃了,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抓住那人的衣领,将他硬生生从摩托车上给拉了下来,然后将他摔在地上,一只脚踏在那人的胸口上。

  “兄弟,跑什么啊,你不是挺牛叉的嘛!”

  江小白掂着手里的石块,脸上挂着冷笑。

  “哥们,你最好别动我,今天你惹了大事了你知道吗?我大哥肯定不会放过你的。如果你不动我,回头我可以给你在我大哥面前美言几句,就说这是一场误会。”

  江小白道:“想不挨打也不是不可以,告诉我,是谁指使你们来抢我的钱的。”

  “这我不能告诉你,要知道,我们也是有原则的。”那人道。

  江小白笑了,“兄弟啊,你说我这一石头下去,你的右手会不会变成肉糊啊?今儿你要是乖乖配合呢,咱们啥都好说,你要是不乖呢,嘿嘿,我肯定不能饶了你。你有五秒钟的考虑时间。”

  “哥们,别!我说,我告诉你还不成嘛!”

  这孙子连一秒钟都没考虑,立马就把幕后指使者给供了出来。江小白记得那个人,他在那人的摊上买了几块石头。

  “我说话算话,说不揍你就不揍你。你回去告诉王二球那孙子,这笔账我会跟他慢慢算。”

  王二球是文玩市场一个摆地摊的,此人做生意不老实,最喜欢做坑蒙拐骗的勾当,和一些小混混也有交集,经常勾结起来抢客户的钱。他提供信息,小混混们负责去抢,事成之后按一定的比例分成。

  江小白蹬着三轮车动身走了,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那么厉害,居然轻轻松松就放倒了三条壮汉。

  “看来龙形铜饰传递到我脑海当中的修真古法真的有效果啊,我得多多赚钱,多买材料来修炼,争取早点可以飞天遁地。”

  鉴于自己今日的表现,更加坚定了江小白要修炼的想法。弱者只能被欺负,从小到大,他已经被欺负太多太多了。他不想继续做一个弱者,想让自己强大起来,强大到让敌人闻风丧胆,强大到没有人再敢欺负他。

  “胖虎,这下我可不怕你了。”

  电光火石之间就击倒了三条壮汉,这让江小白信心大增。从他很小的时候,胖虎就看他不顺眼,这些年不知道吃了胖虎多少苦。胖虎体型壮硕,个头要比江小白高了一头,论起打架,两个江小白也不是胖虎的对手。

  所以这些年江小白对于胖虎一直都是见了他就躲,饶是如此,也有被胖虎逮着的时候,免不了就是一顿暴揍。

  这下江小白不怕胖虎了,多年的心理阴影驱散殆尽。此刻的江小白热血沸腾,他急需要一场战斗来让胖虎认识到他已经不是那个可以任人拿捏的软柿子了。

  途径松林镇,江小白遇到了蔫头耷脑的赵三林。

  “赵哥,咋地啦,大太阳把你晒蔫啦?”

  赵三林叹了口气,道:“小白啊,你小子今天中午怎么没来啊。我们一群人等你等得好苦啊。”

  赵三林那群卖虾的人已经习惯了卖不掉的虾会被江小白收走这种生活模式了,今天江小白没来收虾,他们一个个都觉得不对劲。

  赵三林今天没卖出多少活虾,所以不敢回家。他的虾早已经死了,没人要了。

  “赵哥,今天赚了多少钱?”江小白笑问道。

  “赚你奶奶个熊!”赵三林骂道:“你小子也不来,吓都死了,你要吗!”

  “我可以要啊。”江小白笑道。

  赵三林顿时眼前一亮,颤着声音问道:“小白,你……真要?”

  “真要!”

  二话不说,江小白就从身上掏了两百块钱出来,交给赵三林。直到拿到了钱,赵三林都不敢相信这事是真的,心想向来比猴还精的江小白怎么犯起傻了呢?

  “小白,你不会是被太阳给晒晕了吧?”

  江小白道:“滚你娘的蛋!不要的话把钱还给我!”

  赵三林嘿嘿一笑,连忙把钱塞进了裤兜里,看到江小白的三轮车里装了一车的石头,道:“你弄那么多石头干什么啊?”

  “不该你打听的别瞎打听。”江小白道:“赵哥,刚才的钱我可不是白给你的。”

  “我就知道你小子没那么好心。说吧,要我干啥?”赵三林道:“事先说明啊,我可不会为了两百块钱帮你去杀人放火。”

  “放心,别说杀人放火了,偷鸡摸狗我都不会让你去干。”江小白笑道:“你明天上午到我家里来,到时候我们再详谈。”

  “有啥话现在就说呗。”赵三林是个急性子,江小白话说了一半,让他很难受。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明天早上八点到我家来。”语罢,江小白便蹬着三轮车往南湾村的方向去了。

  赵三林心里百爪挠心似的难受,恨不得追上去把江小白从车上薅下来问个清楚,但他知道江小白的性格,只能耐心等待明天的到来。

  该来的总会来,躲也躲不掉,关键是江小白再也不想躲了。他在村口遇到了胖虎的左右护法。

  刘海和李进蹲在村口的大柳树下面抽着烟,瞧见江小白,便吹了个口哨。

  躺在一旁河坡上睡觉的胖虎听到口哨的声音,立即就醒来了,很快就出现在了江小白的视线当中。

  胖虎背着手走到江小白面前,面色冰冷,如罩寒霜似的。他的目光阴冷异常,像毒蛇一般。要是搁以前,就胖虎这眼神就能把江小白吓得脸色发白,但是今天,江小白却一直笑嘻嘻的。

  “胖虎,你的小鸟好了没啊?”

  哪壶不开提哪壶,胖虎现在最忌讳的就是别人提他那个部位,闻言面色变得更加阴沉了。

  “江小白!”

  胖虎咬牙切齿,念着江小白的名字,每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似的,充满着对江小白的怨恨。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