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婶儿!”

  刚刚醒来的江小白突然抓住了秦香莲的手,把秦香莲吓了一跳。

  “小白,你可算是醒了!”

  看到江小白醒了,秦香莲激动得眼泛泪光。

  “婶儿,你干嘛呢?”江小白突然笑了起来。

  秦香莲这才发现自己正在给江小白擦拭身体,这原本没什么,但是不凑巧的是,她刚好擦到江小白的下身,不偏不倚,江小白就在此刻醒来了,而她的手还在江小白的裤裆里。

  “小白,你干什么!赶紧松手!”

  秦香莲一张俏脸羞得通红,警惕地看了看门外,生怕有人突然进来似的。

  “婶儿,你慢慢擦,这样挺舒服的。”

  江小白松开了手,秦香莲立马把手抽了出来,红着脸道:“我去倒水了。”语罢,便端着脸盆步履匆匆出去了。

  过了没两分钟,江小白便闻到了一阵香风,扭头一看,就见穿着便装的厉胜男走了进来。

  “江小白,你醒了!”

  厉胜男在外面碰到了秦香莲,秦香莲告诉她江小白已经醒了。

  “厉警官啊,今儿身上怎么那么香啊?我还以为是哪个漂亮的小护士呢。”江小白没个正行地笑道。

  厉胜男虽然内心深处对江小白十分关心,但仍然是板着脸,冷冰冰地道:“你少贫嘴!我告诉你,我随时都可以把你铐起来带走!”

  “凭什么啊?”江小白坐了起来,“我又没犯法,你凭什么抓我走呢?”

  “仇龙死了!”厉胜男补充道:“是被你杀死的!江小白,你手上有人命,你说凭什么呢?”

  “什么?”江小白瞪大眼珠子,脸都被吓得变了色,杀人可是要偿命的,任何一个法盲都知道这一点。

  见江小白真的怕了,厉胜男突然捧腹大笑了起来。

  “哈哈,我以为你这小鬼头就没有怕的时候,原来你也有怕的时候啊!”

  “喔,原来是你吓唬我的啊!”江小白松了口气,一颗心仍然跳得很快,差点没被吓死。

  “仇龙真的死了。”厉胜男道。

  “只要不是我杀的就行。”江小白笑道。

  “就是你杀的。”厉胜男一脸严肃地道:“我没开玩笑!”

  江小白顿时头就大了,抓着脑袋吼道:“求你了厉所长,你就别吓唬咱小****了行吗?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给个实话啊!”

  厉胜男道:“实话就是,人是你杀的,但是你不用负任何法律责任。不但如此,县公安局还可能会给你送一面锦旗。”

  “什么?”江小白有点难以置信,疑声道:“会有这样的好事?”

  厉胜男面无表情地道:“爱信不信。我走了。”

  “别走啊厉警官,再聊个五块钱的。”江小白想要和厉胜男多说说话,但是厉胜男并不给他这个救命恩人名字,头也不回走掉了。

  过了一会儿,秦香莲带着二愣子走进了病房。

  “小白,你醒啦!”

  二愣子扑到病床上,抱着江小白,差点没把江小白勒得喘不过气来。

  “我以为你要死了你。小白,你要是死了,我就没有朋友了。”二愣子眼泪哗哗地看着江小白。

  “二愣子,我又没死,你流什么猫尿啊。别哭了,多丧气啊。”江小白看向秦香莲,问道:“婶儿,我睡了多久了?”

  秦香莲道:“小白,你已经睡了八天了。”

  “什么!”江小白突然蹦了起来,“我睡了八天了!”

  八天没见到江小白,赵三林那边还不得急死。江小白一看窗外,天都已经黑了。

  “婶儿,我们回去吧。我全都好了,不需要留在这儿了。”

  秦香莲道:“小白,不行啊。医生说你血液里还有没清除的蛇毒,就算是醒了也不能出院,得留院观察。”

  话音未落,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就走了进来。

  “江小白,麻烦你躺好,我们要抽一下你的血拿去化验一下。”医生面无表情地道。

  “抽你老母的去!”

  江小白一脚把走过来的医生给踹倒在地,从病床上一跃而下,逃出了医院。

  “小白!”

  秦香莲和二愣子连忙追了上去。

  三人跑出医院,江小白又带着他们跑了两三里路,这才停了下来。

  “小白,你跑什么啊?人家医生也没恶意啊,你干嘛踹人家啊?”秦香莲气喘吁吁,浑身香汗淋漓。

  江小白道:“婶儿,我不逃我才是傻子呢。我在医院住了那么多天,指不定要问我要多少医疗费呢。赶紧溜之大吉,要不然我攒的那点钱都得送给医院。”

  秦香莲道:“你就是为了这个才逃跑啊?你的医药费厉所长都给你交了,说你是见义勇为,医药费都是由公家报销的。”

  “嘛玩意?”江小白一跺脚,“哎呀!早知道这样,我就在那里多住几天了,有吃有喝还有人伺候,那多爽啊。”

  “小白,要不咱们回去吧?”二愣子道。

  “还回得去吗!”江小白道:“回不去了!婶儿,咱们回村吧。”

  秦香莲点点头,“好啊,反正我看你已经生龙活虎的了,应该都好了,也没必要在医院里久留,咱们就回去吧。”

  站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三人连夜回了村。出租车一直把江小白三人送到村口,下车之后,秦香莲带着二愣子回了家,江小白独自一人往村南的小院走去。

  金窝银窝都比不上自己的小窝,回到家里,江小白感觉舒服多了。在医院里昏睡了这么多天,回到家之后他一点睡意都没有,索性就坐在院子里修炼。

  在他运转体内阴阳二气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体内有另外一股阴冷的力量在溜走,那股力量居然随着阴阳二气的流动而汇聚到了掌心。

  睁开眼来,江小白突然发现自己的掌心多了一块一元硬币大小的黑斑,顿时就愣住了。

  “这是嘛玩意?”

  就在此时,一只飞蛾突然落到了江小白的掌心,但不多时,掌心的飞蛾便死在了他的手心上。

  “这……难道是我体内的蛇毒?”

  江小白有了个大胆的猜测,现在要做的就是验证他的这个猜测是否正确。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