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林镇的地势西高东低,南湾村位于松林镇的最东面,地势最低。在没有南湾湖以前,每年到了夏季雨水丰足的时节,南湾湖就会发生严重的内涝情况。其他村子的积水都会流到南湾村这边来,导致庄稼产量减少,甚至有绝收的时候。

  村民们苦不堪言,刘长河的爷爷刘崇喜便带领着村民在村子南面的空地上挖了个大湖,用以蓄水。整整干了秋冬两季才算是把南湾湖挖好。

  有了南湾湖之后,南湾村就再也没有发生过内涝的情况,刘崇喜做出了一项伟大的创举,为他赢得了好名声。

  在开挖南湾湖之处,刘崇喜并未得到太多人的支持,很多人说他是愚公移山。刘崇喜也不和反对者争辩什么,带着刘姓家族的村民先干,渐渐地,其他村民才加入进来。

  刘长河说南湾湖是他家老祖宗挖出来的,这话没错,如果不是刘崇喜当年带着村民挖湖引流解决内涝问题,现在或许根本就不会有南湾湖。

  但是刘长河要以这个为借口而把南湾湖当成自己的私产的话,这理由就有点立不住脚了。

  首先,南湾湖所处的地带并不是刘长河家的后花园,而是属于村集体所有的;其次,当年开挖南湾湖的时候,也并不是刘崇喜一个人干的,其他村民也有参与,刘崇喜顶多算是个带头人。对于南湾村,刘崇喜是有功之人,这在当年他已经得到了应有的荣誉。

  对于刘长河给出的这个理由,江小白是一副嗤之以鼻的态度,道:“刘长河,你爷爷刘崇喜的骨头都烂得没影了,你还把那么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抖出来,有意义吗?你要是跟我掰扯这些,那好,按照村里老人的说法,咱南湾村当年是杨姓一族先到这里落根的,人姓杨的也没一个人说南湾村是他们的啊。”

  南湾湖是村集体财产,这是毋庸置疑的。刘长河自知理亏,心里虽然心虚,嘴上却依旧振振有词:“江小白,你别在这儿浪费口舌了。我告诉你,只要我刘长河活着一天,南湾湖你就别想从我手上夺走。”

  “刘长河,我看你是欠削啊!”

  跟这种莽夫讲道理,无异于对牛弹琴,江小白准备给刘长河来点硬菜。

  刘长河一看江小白撸袖子了,立马往后退了几步。他知道自己不是江小白的对手,摆着手道:“咱们君子动口不动手,江小白,你别乱来!”

  看到刘长河这幅模样,江小白心里只想笑,什么时候猫和老鼠的位置调换了过来,猫见到老鼠也会吓成这样。

  “刘长河啊刘长河,你他娘原来也是个怂蛋啊。”

  话音未落,就见一队人来到了村委会的门口,走在前面引路的是村支书赖长清,万宏磊也在列,其余的都是穿着公安制服的。

  “江小白,咦,你咋在这儿呢?”

  赖长清看到江小白,连忙招了招手,“你小子快过来,我们去过你家没找到你,没想到在这儿碰到了你。”

  “支书,啥事啊?”

  江小白看到赖水清身后站了一列警察,心里有点犯怵,心想不会是为了他杀死仇龙的事来抓他归案的吧。

  “哈哈,江小白,你娃犯事了!人警察同志是来抓你的!”刘长河也以为警察是来抓江小白的,顿时心情大好,放声大笑起来。

  “刘长河!”万宏磊跺脚怒吼:“你他娘的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你就是江小白同志啊!”

  一名老警察走上前来,握住了江小白的手,“人民的英雄啊,市民的典范啊!”

  “警……警察同志,你别这样啊,你夸得我心里直犯嘀咕啊。”江小白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来来来,把锦旗拿过来!”

  两名年轻的警察走上前来,一人手里捧着锦旗,一人手里拿着个信封。

  “江小白同志,鉴于你见义勇为勇斗杀人犯的优良表现,我特来为你送上锦旗,以表达对你的嘉奖。”

  老警察把锦旗交到了江小白的手上,江小白的脑袋瓜子还是懵的。

  “这个信封里是五万块钱,也是对你的嘉奖。”老警察又把信封塞到江小白的手上。

  万宏磊对发愣的江小白道:“小子,还不快谢谢罗局长!”

  江小白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对几名警察同志表示感谢。

  送走了副局长罗成一行人之后,万宏磊和赖长清又回到了村委会里。

  刘长河还没大搞明白,上前问道:“万镇长,江小白那小子是立了什么功啊?”

  万宏磊道:“把一个恶贯满盈的杀人犯给杀了!”

  赖长清道:“长河,被江小白那小子杀掉的可不是一般的杀人犯啊,手上有四条人命,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杀人狂!”

  万宏磊道:“没想到江小白这小子那么有种。这要是咱们普通人,见了那样的杀人狂还不是有多远跑多远,他居然敢和杀人狂搏斗,有种!有种啊!”

  “那小子还敢杀人啊……”刘长河脸色骤变,心里对江小白的畏惧又增添了几分。

  “万镇长!”江小白走上前来,“你来的正好,有件事你得给我做主。”

  “小白啊,啥事,说吧。”万宏磊笑嘻嘻的,很显然心情不错,江小白收到嘉奖,作为松林镇的父母官,他脸上也有光。

  “我想承包南湾湖,可刘长河非拦着不让我承包。我想问问你万镇长,属于村集体的集体财产的南湾湖为什么不让村民承包呢?我又不是不给承包费!”江小白说出了自己的诉求。

  “这事啊……”万宏磊摸着下巴,沉吟不语。

  刘长河每年都会给他送钱送物,万宏磊心里清楚刘长河的钱都是从哪儿来的。现在刘长河手里掌控着南湾湖,他每年也少不了好处。如果南湾湖被江小白给承包了,万宏磊心想他每年的灰色收入怕是要少不少。

  “这个事情我也不太了解,小白啊,你别着急,我先了解清楚再说。”万宏磊笑道。

  “万镇长,据我所知啊,这个南湾湖现在还处于无主状态,也就是没有人承包。”

  赖长清直指问题的本质,他向来眼红刘长河独占南湾湖,所以在这件事上便想着帮江小白一把,以打击刘长河。别的本事没有,落井下石他赖长清绝对是一把好手。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