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在南湾村还能找出一个能治得住刘长河的人,那就是他的女儿虎妞。

  光从“虎妞”这名字上来判断,都会以为刘长河的女儿是个五大三粗的糙丫头,其实不然,虎妞的容貌可一点也不比村花赖晓霞差。

  虎妞原本不叫虎妞,她的名字叫刘慧儿,但是她的性格跟她的名字、长相和性别可一点儿都不搭噶,于是就有了“虎妞”这个绰号。

  在虎妞未出嫁之前,整个南湾村唯一能让刘长河头疼的就是他这闺女。当初虎妞看上了一个邻村的男孩,他俩是同学,暗地里搞起了恋爱。刘长河知道之后,嫌弃那男娃家里穷,于是从中作梗,搞黄了虎妞的初恋。

  这事被虎妞知道之后,回到家里操起菜刀就要砍刘长河。刘长河吓得没命得跑,这父女俩一个拿在菜刀在后面追,一个在前面没命地跑,要不是马翠花报了警,警察来了之后拦住了虎妞,怕是刘长河的不死也要落个伤残。

  刘慧儿就是这么虎,这村里被她收拾过的人多了去了。所以在她出嫁的那天,全村不少人家都放了鞭炮,南湾村终于少了一大害了。

  出狱之后,刘慧儿也没回来过,直接就去了省城。到了省城之后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叫家里不要担心。刘长河提出要去省城看看她,但是刘慧儿却怎么也不肯把具体地址告诉他。

  起初刘长河还有些不放心,后来没多久,每个月都能收到刘慧儿聪省城打来的钱,每个月都有万把块,刘长河这才放了心,心想他女儿肯定是在省城发了财了。

  刘慧儿接到刘长河的电话就动身赶了回来,胖虎毕竟是她的亲弟弟。出了这事,她不可能不露面。

  当天下午,刘慧儿便赶到了医院。刘长河已经缴了医药费,而且拿了不少存款出来,请求医院的专家救治胖虎。

  刘慧儿从省城回来,拖着个行李箱,行李箱里全都是钱。刘小慧拖着行李箱进了病房,守在病床前的刘长河差点没认出来她。

  “你找谁啊?”刘长河打量着走进来的刘慧儿,一时没能认出来。

  刘慧儿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没有坐牢之前的刘慧儿活脱脱就是个假小子,留着板寸头,衣服从来都是宽宽松是的嘻哈风。刘长河最后一次见到女儿是在监狱里,当时的刘慧儿穿着囚服,而眼前的刘慧儿却是一头如瀑的长发,脚上穿着一双水晶高跟鞋,再配上一身白色缀花的束腰连衣裙令她有种翩翩出尘的气质,与往常的假小子一点都不一样。

  “爸,是我。”

  刘长河这才意识到眼前的“仙女”竟是他的女儿虎妞,就连声音都跟电话里有点不一样,柔柔糯糯的,很是悦耳。

  “虎妞,你……”

  刘长河围着刘慧儿转了一圈,到现在还不敢相信眼前的仙女般的女子就是他那风风火火的假小子闺女。

  “胖虎怎么样了?”

  刘慧儿不理会父亲讶异的目光,走到病床前,看着昏迷不醒的弟弟。

  “爸,这到底怎么回事?”

  “唉,闺女啊,你是不知道啊,南湾村变天了,江小白那……”

  刘长河抹着老泪把事情的经过跟刘慧儿说了一遍,刘慧儿秀眉紧蹙,道:“爸,你说的江小白是我认识的那个江小白吗?”

  刘长河道:“南湾村就只有一户是姓江的,除了他还能是谁!”

  刘慧儿道:“那孩子不一直都很胆小怕事吗?”

  “他能逼的你爹给他下跪!”刘长河一时没压住火气,在病房里就大吼了起来。

  刘慧儿没说什么,把箱子拉了过来打开,道:“这里面有五十万,无论花多少钱,只要能把小虎的命救回来都是值得的。”

  刘长河原本还以为箱子里放的全都是衣服,没想到全都是钱,问道:“虎妞,你哪来的那么多钱啊?你在省城到底做的是什么生意啊?”

  “这些你就不用问了。”刘慧儿没看到马翠花,道:“我妈呢?”

  “在家呢。”刘长河闷声道。

  刘慧儿看到刘长河脸上的那些血印子就知道父母又打架了,她早就习惯了。

  “我回家一趟,有情况给我打电话。”

  语罢,刘慧儿就离开了病房。刘长河追着女儿下了楼,就见女儿上了一辆黑色的路虎。

  “我闺女真是出息了,这车得一百多万呐。”

  ……

  刘慧儿开着路虎一路疾驰,回到了南湾村,她并没有立即回家,到了村口转向了南边,把车开到了江小白家门外。

  江小白正躺在屋子里看着碟片,刘慧儿径直走了进来,瞄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江小白。

  “你谁啊?”

  中午天热,江小白在家里连裤衩都没穿。

  “江小白,不认识我了?”刘慧儿冷冷一笑。

  江小白一皱眉,盯着刘慧儿看了好一会儿,惊诧道:“哎哟我艹!这不是慧儿姐嘛!”

  当年刘慧儿在娘家的时候,村里老老少少都叫她虎妞,就只有江小白一个人每次见了她都叫她“惠儿姐”。

  “认出来了啊。”刘慧儿拖了把椅子过来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坐在那里。

  “听说你把我爸和我弟弟收拾得够惨啊。”

  江小白把大裤衩穿上,下了床,笑道:“惠儿姐,你了解到了一些情况,我是知道的,但是还有你不了解的一些情况。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揍胖虎吗?你爸肯定没告诉你愿意。”

  “为什么?”刘慧儿点上一支烟吸了起来,对着江小白吐了口烟雾。

  江小白突然觉得刘小慧已经不是他记忆当中的那个女人了,变得非常有女人味,尤其是她吞云吐雾的时候,更是有种说不出的魅惑,简直就是惹人犯罪。

  刘慧儿身上穿的连衣裙裙摆是开叉设计,坐下之后,裙摆便往两边滑落,不但露出了笔直的小腿,还露出了一截雪白浑圆的大腿,涂抹着黑色指甲油的脚趾显得冷艳又性感,那胸前挂着的钻石项链隐没在沟壑之中,引人遐想,令人有种想要深入谷底一探究竟的冲动。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