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长河听说林子强回来了,顿时心里就乱了。原本就够乱的了,一个江小白已令他头疼欲裂,再加上赖长清在背后不时地煽风点火放冷箭,现在与他有血海深仇的林子强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回来了。

  刘长河中午喝了一点酒之后,本想在床上躺一会儿,却心烦意乱翻来覆去睡不着。刘长河想着要去会会林子强,便拎着茶壶背着手离开了家。

  林子强和王氏三兄弟正在南湾湖的边上热火朝天地盖房子。人多力量大,赖长清又从村里找来了几个泥瓦匠,十来个人一起干,进展就快多了。

  刘长河悠悠荡荡来到这里的时候,装着没事人似的,冲着林子强喊道:“这不是强子嘛!啥时候回来的?”

  林子强正在砌墙,听到刘长河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浑身的肌肉突然都硬了起来。他手里的瓦刀被紧紧握住,林子强转过身来,看到刘长河正笑意盈盈地看着他,恨不得一瓦刀把刘长河给劈了。

  林子强没有搭理刘长河,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就扭过头来继续干活。

  林子强的看似软弱却是令刘长河心里惴惴不安,如果林子强见了他,上来就要跟他拼命,他反而不会害怕。林子强的冷漠却是让刘长河心底发寒。

  “这小子变了,我得小心着点他。”刘长河心想。

  ……

  第二天一早,李亨通便带着育苗场的工人来到了南湾湖,他们已经把鱼苗给带了过来。

  江小白也有所准备,昨天夜里,他拉了好些桶用青铜龙饰泡过的水倒进了南湾湖里。

  见了面之后,江小白和李亨通握了握手。

  “江老弟,咱们客套话就不多说了,抓紧时间把鱼放下去吧。”李亨通道。

  育苗场的员工都很专业,他们按部就班,一步一步把鱼苗给放进了南湾湖里。看着小鱼苗在南湾湖里游荡,江小白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他的心愿终于了了一桩。

  有不少村民都来围观,就连刘长河也来了。他一直冷眼看着这一幕,心里闪过无数个恶毒的念头。

  鱼苗放养结束,江小白就把尾款以现金的形式交给了李亨通。

  “合作愉快!”李亨通收了钱,满脸堆笑,道:“江老弟,后期如果有什么问题,尽管联系我。我们并不是把鱼苗卖给你们就完事了,还会提供一些后期的技术支持。我们育苗场养殖专家有好几位呢。”

  “有问题我一定会麻烦你的。”江小白笑着送走了李亨通一行人。

  围观的村民渐渐散去,江小白走到了盖房子的地方,林子强带着一伙人正在热火朝天地赶工。

  “林叔,从今天晚上开始,你们就得安排人值班了啊。”江小白道。

  林子强从脚手架上跳了下来,拍了拍手上的尘土,道:“放心吧,我们几个会安排好的。”

  江小白道:“林叔,鱼苗我花了十几万,几瓶农药下去,我这十几万的鱼苗就都完蛋了,希望你们能够知道其中的轻重。”

  林子强道:“我既然接了这个差事,我就会做好。如果真让人往南湾湖里投了毒,我林子强没钱赔偿你的损失,但我会自剁一手来赎罪。”

  “说这话干嘛。”江小白拍了拍林子强的肩膀,“好好干,我江小白绝对不会亏待你。”

  仅仅用了两天,房子就盖好了。林子强从家里把床都给抬了过来,打算以后吃住就在这湖边的瓦房里。他不回自己家住着,主要是因为会睹物思人,看到以前的旧东西,便会想起因不甘受辱而自杀身亡的妻子,那种滋味便如尖刀剜心一般,便是铁打的汉子也难以忍受。

  入夜之后,负责今晚夜里巡逻的是林子强和王冲。江小白特意在夜里零点的时候出现在南湾湖,他的手里拎着一些卤味,是下午买的,以给林子强和王冲送夜宵为理由来看看他们到底有没有认真巡逻。

  林子强和王冲也真是够可以的,二人不但绕着南湾湖来回走动,儿在腰上各自挎了个喇叭,循环播放着他们的录音。一般胆小的人,一两百米之外就听到了声音,哪还敢靠近投毒。

  搞个喇叭震慑不法分子,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这办法是林子强自己想的,自掏腰包去买了几个扩音器回来。

  江小白在暗中观察了一阵子,觉得林子强做的还真是不错,这才现身,朝着亮光走了过去。

  “林叔,饿了吧,给你们送点夜宵过来。”

  江小白笑意盈盈地走了上来,林子强也是笑了笑,他心里清楚江小白可不是给他送夜宵那么简单的。

  “大半夜还不睡啊。”

  “天太热睡不着。”江小白笑道:“你和你那兄弟歇歇吧,吃点东西再继续巡逻。”

  “知道了。你赶紧回去休息吧。”林子强道。

  江小白也没在湖边逗留,聊了几句就回家去了。

  第二天一早,赵三林像往常一样来江小白家里取水,把水搬上车之后随口说道:“老板,林老板住院了你知道吗?”

  “哪个林老板?”

  江小白话音未落,便道:“你说的不会是又一村龙虾店的老板林勇吧?”

  “就是啊。”赵三林道:“有两天没看到林老板了,我就问了他店里的店员一句,才知道林老板住院了。”

  “知道了,你照常送货。”江小白道。

  赵三林走后,江小白便开车离开了南湾村。到了城里之后,他才给郑霞打电话。

  “霞姐,勇哥住院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啊。”

  郑霞叹了口气,道:“谁都没告诉,你也别来探望了。”

  “我都到了!”江小白道:“勇哥对我有恩啊,他生病住院了,我要是都不来看看,那我还是人嘛。”

  郑霞叹了口气,道:“那你就来吧,正好我也在呢。”

  从郑霞那里要了地址,江小白直接驱车直奔医院,在医院门口的水果店里买了个果篮,拎着果篮来到了病房。

  有钱人就是爽,连住院的病房都跟星级酒店似的。江小白进去的时候,林勇正躺在舒舒服服的大床上看着大背投电视里播放的球赛。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