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翠花骑着电动车从镇上回来,路过南湾湖的时候,在那里遇到了林子强。

  “嫂子,买菜去啊。”林子强主动和马翠花打了声招呼。

  自家与林子强有何仇怨,马翠花是清楚的,她只能僵硬地挤出一丝笑容,微微点了点头。

  林子强却是拦在了马翠花的车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林子强,你想干嘛啊?”马翠花心里有点慌了。

  林子强摸着电动车的车龙头,另外一只手突然绕到了马翠花的身后,在马翠花那堪比母猪臀的肥臀上狠狠用力地拍了一把。马翠花浑身突然一抖,就跟过电似的,怒视着林子强,但却并没有张口大骂,这似乎与她的性格并不符合。

  林子强冲着马翠花挤了一下眼睛,这才侧开身子,让开了路。

  “大兄弟,你可别乱来啊!”

  临走之前,马翠花说了这么一句意味深长的话,然后才骑着电动车回家去了。

  这一幕正好被江小白看到了,他脑筋一转,便知道林子强想要干什么了。刘长河强bao了林子强的妻子,导致林子强妻子服毒自杀。经历了牢狱之苦的林子强再次回到南湾村,目的已不仅仅是复仇那么简单,他的要求更多。

  “这个人不太好控制啊。”

  江小白心想必须得时时刻刻留意林子强,这家伙很可能只把他当作一个跳板,用完之后不回头咬一口就算不错的了。

  暮秋时节,天气渐渐转凉,尤其是早晚的气温,已经有些清冷。夏天就像是个浓妆艳抹的漂亮女孩,展示给人们的是那最鲜艳的色彩。到了秋天,万物凋敝,便像是洗尽铅华的女子,露出了最真实的容貌。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所以也就成为了农民最喜欢的一个季节。江小白也很喜欢秋季,喜欢秋季的清凉,喜欢秋季的高远。

  他此刻正叼着一根狗尾巴草躺在草坡上,双手枕在脑后,惬意地抖着二郎腿。耳边是草丛里虫儿的鸣叫声,呼吸的是带着泥土与青草芳香的空气。

  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湛蓝如海的天空,蓝天下飘浮的片片白云,便像是点缀着的棉花糖的。

  云淡风轻,一切都是那么得美好。

  坐在江小白身旁的是他养了两三年的小黄狗,小黄狗并不知道主人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安静的环境。它只坐了一会儿便坐不住了,撒开四蹄在野地里奔跑,追蝶戏花。

  “小白!”

  二愣子从远处跑了过来,一屁股坐在了江小白的身旁,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怎么了?”江小白有点不高兴,好不容易想安静一会儿,却被二愣子给打断了。

  二愣子喘着粗气,道:“我妈肚子疼的厉害,倒在地上了。你快帮我去救救我妈吧。”

  “什么!”

  一个鲤鱼打挺,江小白便站了起来,道:“你不会给我打电话啊!就tm知道耽误时间!”

  “我……我不知道电话怎么用啊!”二愣子委屈地道。

  话音未落,江小白已经跑远了。

  “等等我啊。”

  二愣子拖着自己肥胖的身躯,想要追上江小白,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被江小白越甩越远。

  “婶儿……”

  江小白冲进秦香莲家,没在院子里看到秦香莲,便直奔卧房,就见秦香莲正躺在床上,秀眉紧蹙,显然很是难受。

  “婶儿,”江小白坐在床边,连忙问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秦香莲费力地说道:“小白,麻烦你个事情,晚饭我怕是没办法做给小浪吃了,你带他去镇上吃点吧,回头我把钱给你。”

  “婶儿,你的面色可不太好啊。”

  秦香莲的面色是很不好,惨白兮兮,看着很吓人。

  “要不咱去医院吧?”

  秦香莲摆了摆手,“没事的,不需要去医院,我躺会儿就好了,以前也有过的,扛扛就过去了。”

  “以前就有?”

  江小白被吓得不轻,心想难道秦香莲早就生了某种病,当下便抓住秦香莲的手,坚决地道:“今天必须得去医院!不能再拖了。咱有病治病,别怕花钱!钱我有的是!”

  “小白,我真没事的。”秦香莲道:“你要真想帮我,那就去帮我熬一碗生姜红糖水吧。”

  “喝那玩意有用?”江小白诧异地问道。

  “嗯。”秦香莲轻声应了一声。

  “那我现在就去熬。”

  江小白还以为这是什么偏方,直奔厨房,找到了生姜,但却没找到红糖,便直奔刘长青家。

  刘长青家住在村头,家里开着个小卖部,卖些小百货。江小白到小卖部的时候,是刘长青的婆姨常晓娟在看店。

  “婶儿,有红糖不?”

  “有。”常晓娟转身从货架上拿了一包红糖下来,见江小白似乎很急,便笑问道:“江小白,你急着买红糖干什么啊?”

  “治病。”江小白不想啰嗦,便问道:“多少钱?”

  “八块。”常晓娟笑道:“你这是给女人治病吧?”

  江小白一愣,讶声道:“你怎么知道?”

  “我是女人啊,我当然知道了。”常晓娟道:“不过这红糖姜茶啊,只能治标,无法除根的。她那病啊要想彻底除根,都用别的法子。”

  “什么法子?”江小白追问起来。

  常晓娟诡秘地笑了笑,道:“你附耳过来。”

  江小白把头伸进窗户里面,常晓娟咬着他的耳根子吹起了热气,细语绵绵地道:“现在不能告诉你,你要想知道答案,晚上九点以后来找我。”

  “为啥?”江小白不解地问道。

  常晓娟似乎不耐烦了,道:“别多问了,你要是不想知道,那就别来了。”

  江小白带着一头雾水离开了小卖部,回到二愣子家,二愣子也已经回到了家。江小白也不能指望二愣子能帮上什么忙,便一个人操忙起来,一个小时之后才把生姜红糖水给熬好,盛了一碗端到了秦香莲的床头。

  “婶儿,趁热喝吧。”

  秦香莲撑起身子,靠在床上,吹了吹还有点烫的生姜红糖水。

  “小浪他晚饭吃了吗?”秦香莲始终不会忘了关心她的宝贝儿子。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