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白绝对是那种有贼心也有贼胆的人,只要他想做,就没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

  趁着秦香莲睡的正香,他的胆子也就越来越大,原本不太敢有所动作的右手已经在秦香莲的衣服下面大面积地活动起来。

  而此刻的秦香莲正在做着一场有关男人和女人的梦,她只有在梦境里面才能够完全地释放自己。

  江小白的抚摸让她的梦境变得更加真实,秦香莲很想沉浸在梦境之中永不醒来,但是现实情况却与她的意愿背道而驰。强烈的身体反应,令她很快就从梦境中苏醒了。

  醒来后的秦香莲立马意识到这不是一场梦,而是真的有一只手在抚摸着她,刺激她的敏感部位。

  秦香莲当然知道这只手是谁的,她的第一反应便是喝斥江小白,阻止他的这种行为,但她却并没有那么做。不知为何,秦香莲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任凭江小白继续攻城略地。

  江小白并不知道秦香莲已经醒了,他的胆子越来越大,也越来越不满足于局限在某个区域,那只手已经悄然下移。

  秦香莲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立马按住了江小白的手,慌张地道:“下面不能碰!”

  她的月事还未干净,岂肯让江小白触碰到那里。

  “婶儿,原来你已经醒啦。”

  江小白这才知道秦香莲已经醒了,而且还默许了他的这种行为,这让江小白十分兴奋,索性便将秦香莲睡衣上的扣子全部给解开了。

  “你要干嘛?”

  秦香莲无法再继续装睡了,捂住关键地带,道:“小白,天都亮了,你赶紧回去吧,一会儿被人发现可不好。”

  “放心,绝对没人能发现我。”江小白喘着粗气,将秦香莲的身子扳正,然后翻身压在了秦香莲的身上,俯下了身去。

  秦香莲用尽力气想要把江小白推开,却发现自己的胳膊竟是软的,根本使不出力气。

  “浑小子,不能啊,不能这样。”

  秦香莲有点上气不接下气,那声音就像是某种鼓惑,愈发地刺激江小白想要得到更多。

  江小白哪管秦香莲说什么,他按照自己的节奏来,把他从碟片上学到的那些本事全都使了出来,挑逗得秦香莲欲罢不能,咿咿呀呀,不断祈饶。

  秦香莲的理智正在被***一步步的蚕食,她已经快要彻底沉沦在江小白的魔掌之下了。就在江小白准备趁势将其拿下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在了二人的耳畔。

  “妈,你怎么了?”

  江小白只顾着取悦秦香莲了,放松了警惕,居然连二愣子进来了都不知道。

  二愣子在江小白家一觉睡醒,发现不是睡在自家的床上,于是就赶了回来。他不习惯没有秦香莲睡在身旁,到了家中,却见秦香莲满面chao红,鼻息粗重,轻咬着朱唇,一副非常难受的表情。

  二愣子的突然出现,可把江小白和秦香莲吓得不轻,尤其是秦香莲,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了,怦怦直跳,像是要炸了似的。

  好在她的身上盖着被子,而江小白整个人完全被被子给遮住了,这才避免了当场被儿子撞破丑态。

  “小、小浪……”

  秦香莲的声音十分不自然,江小白那浑小子在短暂的惊慌之后立马就平静了下来,居然还在被子下面挑逗她。

  “怎么了妈?”二愣子边说边往床边走来。

  “小浪!”

  千万不能让二愣子上床,否则被子下面的江小白就藏不住了。秦香莲脑筋急转,想出了个办法。

  “小浪,妈有点口渴了,你帮妈去倒杯水好吗?”

  “哦。”二愣子笑道:“妈,那你等着啊,我马上就把水倒来。”

  二愣子走出卧房,秦香莲立马掀开被子,对被子下面的江小白道:“浑小子,赶紧下去!先躲到床底下,等一会儿我把小浪哄睡着了,你再离开,千万别被她瞧见了,知道吗?”

  “唉,这个二愣子,总是坏我好事。”江小白在心里嘀咕了几句,今天肯定是没戏了,便从秦香莲的身上下来了,悄无声息地滑到了床底下面。

  他刚藏到床底下,二愣子便端着小碗回来了。

  “妈,水来了。”

  二愣子端着水杯走到床边,突然瞧见了床下有一双男人的鞋子,“咦”了一声。

  “妈,这不是小白的鞋子嘛!我一早起来,就没发现他,他是不是跑咱家来了啊?怎么他的鞋子会在咱家呢?”

  谁说她的儿子是个傻儿子,二愣子刚才的这个问题就把秦香莲给难住了,好在她脑筋转的够快,很快就想到了应对之策。

  “哦,小白的鞋子坏了,拿来让妈给他补补。他跑去哪儿了,妈也不知道。”

  二愣子把白瓷碗放在床头柜上,而后就往床上一趟。秦香莲要给江小白创造机会,便竭力地哄二愣子入眠。她唱起了儿歌,这是二愣子最喜欢听得一首歌。

  秦香莲的歌声宛转悠扬,十分悦耳,充满着母性的关爱之情。藏在床下的江小白听着这歌声,心里直泛酸。他连自己的母亲见都没有见过,正是由于母爱的缺失,所以才导致他对秦香莲总有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

  其实这个村里最让他嫉妒的人就是人人都嘲笑的二愣子,二愣子是傻,但他有个疼他爱他愿意为他付出一切的妈,这是江小白这辈子可望而不可即的。

  等到二愣子睡着了,秦香莲便翻了翻身子,垂下脑袋,看着躺在床下的江小白,对他打了个手势,让他赶紧离开。

  江小白也没有久留,从床底下钻出来,穿上鞋子,迅速地离开了秦香莲家。

  早上六点左右,村里还算比较安静,路上的行人较少,江小白一路上也就碰到了几个拾粪、放牛的老头儿。

  安全地回到了家,江小白坐立难安,他只觉身体里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似的,突然想到了郑霞。他倒不是想去找郑霞发泄,郑霞是林勇的女人,他不会碰,但是郑霞手上有资源啊。

  (不废话,大家给力,我就爆发。来吧,看你们的了。)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