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发之后,警方一定会拘留江小白,以咱们唐家在政界的关系,定他江小白一个死罪,难道会很难吗?”魏中流一挥手,手中便出现了一把折扇,慢慢地摇着扇子,脸上泛起阴冷的笑容。

  唐绍峰道:“魏先生,你不愧是我的智囊,这嫁祸他人之计使得太好了。只不过有一点,枪毙那小子真是太便宜他了,如果能慢慢玩死他就好了。”

  魏中流道:“这并不难,等那小子进了牢里,咱们大可以慢慢折磨他。到时候他便是瓮中之鳖,少爷你想怎样折磨他都可以。”

  “哈哈,江小白,你还不知道你的死期已经快到了吧。”唐绍峰大笑几声,道:“魏先生,这件事便交由你来办了。”

  “少爷你安心养伤便是,其余一切我会替你打点好的。”魏中流轻笑道。

  ……

  江小白在傍晚时分回到了南湾村,原本想开着那辆法拉利拉法回来的,但村里的路况实在是太差了。

  “娘的,等我以后发达了,一定给村里修条路,到时候就开着我的法拉利回来兜一圈,让他们都开开眼界。”

  江小白把车停在了南湾湖的边上,林子强和王氏兄弟正坐在那里聊天。

  “老板。”

  几人看到江小白,全都站了起来。

  “林叔,你过来一下,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聊聊。”

  江小白把林子强叫到一旁,林子强笑问道:“老板,咋地了?”

  江小白笑道:“林叔,你就叫我‘小白’好了,叫我‘老板’总觉得有点别扭。”

  林子强笑道:“这有啥啊,你给我发薪,我叫你‘老板’才是理所应当的。”

  “随你便吧。”江小白突然压低了声音,道:“你是不是对马翠花那娘们动了心思了?”

  “开什么玩笑!”林子强的第一反应便是否认,“老板,那块大肥肉,我咽得下去吗?”

  江小白看着林子强的脸,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道:“跟我就不要装了。林叔,你要是对那娘们有想法,我可以给你指条明路。”

  林子强嘿嘿笑了笑,算是默认了。

  “刘长河那老家伙在村里姘头不少,一个星期在家里睡的次数顶多也就两三次。要想拿下马翠花那娘们,你只要胆子够大就成。”

  自从刘洪礼跑到外地躲了起来之后,刘长河基本上就把刘洪礼家当成了自己家,每天晚上都会跑到刘洪礼家和李红梅厮混。反正刘洪礼躲在外地,也不知道啥时候才敢回来,刘长河索性就夜宿李红梅家了。晚上来早上走,就是有人瞧见了,也没人敢说他什么。

  林子强的确有给刘长河戴绿帽子的想法,但是他到现在还没摸清马翠花的心思,他担心马翠花不会从了他。

  或许是看出来林子强的心思,江小白嘿笑道:“林叔,马翠花可是到了坐地吸土的年纪了啊,刘长河长年累月地不碰她,你说她能不想吗?听我的,只要你胆儿大,拿下马翠花,那是分分钟的事儿。”

  “怕是没那么容易吧。”林子强还是有点担心。

  “这点你就真的不如刘长河了,他刘长河睡了村里那么多娘们,有几个一开始是心甘情愿被她睡的?刘长河在这方面的胆气和魄力,你得好好学习学习。”

  江小白故意提起刘长河,便是为了要刺激刺激林子强。果然,在被江小白说他不如刘长河之后,林子强握紧了拳头,他可以输给任何人,就是不能输给刘长河。

  “老板,谢谢你,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那个,南湾湖还算太平吧?”江小白谈起了正事。

  林子强道:“刘长河已经开始行动了,派过几个人过来摸底,不过都被我们赶回去了。”

  江小白道:“林叔,你玩归玩,可别耽误了正经事。我的身家可全投在这南湾湖里了。”

  “放心吧老板,绝对耽误不了。”林子强拍着胸脯保证。

  刘长河岂会善罢甘休,他无时无刻不在想把南湾湖给夺回来。他已经开始行动,只不过以林子强为首的护塘队实在是太敬业了,他一直没机会下手。

  林子强把保护南湾湖当做了和刘长河的较量,所以才用上了十二分的心思。

  江小白和林子强聊完之后,然后便开车直奔秦香莲家去了。到了秦香莲家,就见二愣子一个人坐在门口,双手托着下巴,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下了车,江小白走进了院子,伸头四处瞅了瞅,没瞧见秦香莲,便问道:“二愣子,你妈呢?”

  “下地干活去了。”二愣子摸了摸肚皮,“小白,我好饿啊,我妈咋还不回来烧饭给我吃啊。”

  “瞧你这出息。”江小白记得他的车上有巧克力,还是以前沈冰倩留在车里的,他一直没吃。

  “来,给你一块巧克力。”江小白把巧克力扔给二愣子。

  二愣子很快就把一块巧克力给吞了下去,他几时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啊,吃完还在嘴唇周围舔来舔去。

  “小白,还有不?”

  “没了。”江小白没好声气地道:“就剩一块了,我放了那么多天都没舍得吃,便宜你小子了。”

  二人正说着,就见秦香莲扛着锄头走了过来。她戴着遮阳的草帽,全身上下都用长衣长裤包裹着,身上穿的是一身黄se的军装,穿在她身上显得宽宽肥肥,与她苗条的身材很不搭。

  江小白看得出来,秦香莲身上洗的发白的军装是二愣子他那死去的老爹的。二愣子他爸年轻的时候当过兵。

  瞧见江小白的车停在自家门前,秦香莲微微皱了皱眉头,心想不知道这臭小子又来干什么。

  “妈!”

  看到秦香莲,二愣子立马就跑了过去。

  “你怎么才回来啊?我都要饿死了。”

  “小浪乖啊。”秦香莲爱怜地摸着比她都高的儿子的头,“妈马上就给你做饭去。”

  “婶儿。”

  江小白把秦香莲手里的锄头接了过来,笑道:“你赶紧洗个澡换身衣服,我带你和小浪去城里。”

  “不去。”秦香莲冷冰冰地拒绝了。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