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餐的时候,江小白注意到管教和王旺财窃窃私语交流了几句。回到牢房之后,陈霸天这伙人也并没有立即行动起来。

  到了晚上九点左右,陈霸天又把大伙都召集起来,众人各自都坐在自己的床上,盘着腿。

  “王老棍子,听说你又到了一批货,拿出来吧,让兄弟们都过个年。”陈霸天道。

  王老棍子嘿笑道:“老大,这昨晚我刚大出血一次,您不会是让我再次大出血吧?我王旺财做的是小本生意,利润微薄,经不住那么折腾的啊。”

  “你的意思是不肯喽?”

  陈霸天大喝一声:“侯三赵四,你俩把王老棍子给我按住了,我今儿要废了他一只手!”

  侯三和赵四这两人可以说是陈霸天的忠实打手,得到命令之后,立即从床上跳了下来。二人一起出售,把王旺财从铺位上拉了下来,将他死死按在地上。

  “老大,动手吧!”

  陈霸天这才从铺位上下来,走到王旺财的跟前,一只大脚踩在王旺财的脑袋上,冷声道:“王老棍子,你胆子够大的啊,我的话你也敢违抗了是吧?看来不让你长点记性是不行了。”

  话音未落,陈霸天的一只脚已经朝着王老棍子的右手狠狠地踩了下去。江小白一直在注意陈霸天的这个动作,陈霸天这一踩,看似凶猛,其实无非到了真正踩到王老棍子的手的时候,力道已经变得非常小了。

  陈霸天很懂得拿了分寸,王老棍子也绝对是个演技派,顿时便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嚎叫。

  “啊——老大,别、别踩了。”

  陈霸天抬起头来,祈饶道:“老大,我、我把货全都拿出来孝敬您。”

  “王老棍子,你如果早这么痛快,何苦受这皮肉之苦呢。”陈霸天把王老棍子从地上拉起来,拍了拍王老棍子的肩膀,笑道:“辛苦了,赶紧的,兄弟们都眼巴巴地等着呢。”

  王老棍子把他今天刚到的私货都给拿了出来,其中有两瓶酒分外不同,他拿着那两瓶酒,一瓶给了陈霸天,另外一瓶给了江小白。

  “大当家、二当家,这两瓶好酒是我托人弄进来的,原本就是要孝敬你们二位的,请二位当家的慢用。”

  “王老棍子,不错,有进步啊。”陈霸天哈哈一笑,拧开瓶盖,灌了一大口。

  “嗯,果然是好酒啊。平时总喝二锅头,喝得我舌头都快没感觉了,还是这酒好,柔柔的,就跟小姑娘的舌头似的。”

  侯三笑道:“老大,你还知道小姑娘的舌头是啥滋味啊。”

  陈霸天道:“我知道的可不少,你娘的nai头是甜还是咸要不要我告诉你?”

  “哈哈……”

  众人一阵哄笑。

  “二当家,你怎么不喝啊?”

  王老棍子看着江小白,急得都冒汗了,酒里有药,那也得江小白喝下去才会生效啊。

  江小白道:“老棍子,给我换瓶二锅头吧。好酒我在外面喝多了,我就想喝点劣酒。”

  王老棍子笑道:“二当家,你真会开玩笑,你要是喝二锅头,咱们谁敢喝那好酒啊?”

  “你啊,你喝最合适了。你是咱们的赞助商啊,没有你,咱们这些人哪能这么大吃大喝啊。王旺财,你可是咱们的大功臣,你喝最合适了。”江小白招了招手,“来,过来,我亲自给你倒一杯。”

  王旺财吓得冷汗顺着后脊梁直往下流,药是他亲自下的,他太清楚喝下去以后会有什么后果了。

  “二当家,你就别难为王老棍子了。他这贱胚就只配喝劣酒。来吧,我敬你!”

  陈霸天举起酒瓶子,江小白如果还不喝,那就是不给他面子。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需要的不仅仅是胆气,还要有足够的实力才行。江小白拧开酒瓶盖,猛地灌了一大口。

  “爽啊!这酒不错!”

  “滋味不错吧?”陈霸天阴笑道:“以后有的是,回头我让王老棍子给你弄点滋味更好的。”

  江小白咂摸着嘴巴,道:“就是这酒好像不全都是酒味,好像还有点别的味道。”

  “什么味道?”陈霸天和王老棍子都紧张了起来。

  江小白道:“好像是牛肉的味道。”

  “哈哈……”

  陈霸天一阵大笑,“老弟啊,你才进来几天啊,这就想肉的滋味了?王老棍子,有牛肉干不?给我兄弟整点解解馋。”

  “有哦!这就来了。”王旺财立即递上来一包牛肉干,亲自给江小白撕开包装袋,“二当家,请品尝。”

  江小白咬了一块下来,大口咀嚼起来。那一大口被下了昏睡药的酒被江小白喝下去之后,他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的难受,体内的蛇毒已让他百毒不侵。这是江小白自己都没有完全意识到的。

  一口牛肉干一口酒,江小白就这么吃着喝着,陈霸天和王旺财瞪大眼珠子看着江小白,都在等着江小白倒下,可他们眼巴巴等来的却是江小白把一整瓶酒喝完了,一大包牛肉干给吃完了。

  “这酒的后劲真TM足啊,我这脑袋怎么晕乎乎的啊?”江小白故意装出中毒的样子,摇头晃脑几下,便往铺位上一倒。

  整个牢房都安静了下来,大约是过了五分钟,王老棍子冲了出去,跳上了江小白的铺位,在江小白的脸上拍了几下,见江小白毫无反应,便回头对陈霸天道:“老大,这小子已经睡死过去了。”

  陈霸天深吸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总算是可以松懈下来了。

  “老大,要怎么废了这小子?断手还是断脚?”

  王老棍子虽然战斗力不行,却是这伙人当中最凶残的一个。

  陈霸天阴笑道:“这小子细皮嫩肉的,皮肤比娘们还嫩,先让我爽一爽再说。”

  说着,陈霸天便把长裤给扯了下来。监狱里这些男人长年累月也见不到一个女人,想女人都想疯了,也就导致一些人心理扭曲,甚至变态。

  “哈哈,有好戏看了。这小子的后庭肯定还没有人开发过。老大,你爽过之后,让我老棍子也爽爽。”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