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子,这药似乎还真有点效果啊。”

  金南辉感受着身体某个部位的变化,不但如此,后背两肾所在的位置也都暖暖的,很是舒服。

  男人到了中年,身体总有种被掏空了的感觉,尤其像是金南辉这种社会朋友多,整天花天酒地的男人,身体早就不行了。男人身体一不行,首先就是从肾开始,肾变差了,那方面的能力肯定就不会好。这也是金南辉说不出的秘密之一,他一个开夜总会的,整天面对着无数花枝招展的小姑娘,能不心动嘛,但是身体不争气,他也无可奈何。

  “金子,咱们兄弟多少年了,我会骗你吗?要不是一等一的好东西,我也不会推荐给你。”林勇叼着雪茄笑道。

  “勇子,这东西没副作用吧?我可听说了,前阵子有个男的吃了那个什么药猝死了。”金南辉担忧地道。

  林勇道:“到底这药怎么样,我说的没用,试过你就知道了。好了,你现在去床上躺会儿去。对了,给我和我小白兄弟安排个捏脚的,让我们全身松快松快。”

  金南辉道:“放心吧,我一早安排好了,等会儿吃完饭就回有人领你们过去。”

  拍着林勇和江小白吃了早饭,金南辉这才离开。在他离开之后,金王朝的领班梅姐便出现在了江小白和林勇的面前。

  “林老板,请问这位小朋友如何称呼啊?”

  身着一身白色绣着梅花旗袍的梅香芸出现在了二人的面前,仪态万千,端庄妩媚。江小白和林勇都是眼前一亮。江小白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来,没想到在这种地方也能见到如此佳丽。林勇和梅香芸算是老相识了,梅香芸是他做梦都想得到的女人,很可惜的这女人是金王朝里唯一一个只卖艺不卖shen的女人,就连金王朝的老板金南辉,也是只能垂涎而已。

  “梅姐,我这兄弟叫江小白。”林勇介绍道。

  梅香芸的年纪只有二十六岁左右,但人人都称呼她为“梅姐”,她是金王朝实际上的管理人,金南辉绝大多数的时候都充当的是甩手掌柜的角色。金王朝能有现在的规模和气候,那绝对是梅香芸的功劳。来金王朝的老板绝大多数都是冲着梅香芸来的。

  别看金王朝现在在林原市能有这么旺的人气,若是哪天梅香芸跳槽走人,金王朝立马就会垮掉。金南辉作为金王朝的老板,他是最清楚不过的了,因而他虽然一直垂涎梅香芸的美se,但却不敢对梅香芸用强,因为他知道梅香芸对他的生意意味着什么。梅香芸虽然是他的员工,但也是他最不敢得罪的人。

  “你好。”

  梅香芸上前一步,主动伸出手来。江小白与她一握手,顿时便感觉她的手绵若无骨,摸上去说不出的舒服。

  江小白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了,美女也算是见了不少,不过看到梅香芸,还是有种惊艳之感,关键是梅香芸整个人身上流露出来的气质,与金王朝这种地方格格不入,这才是梅香芸真正吸引人的地方。

  那高高挽起的发髻,露在外面的修长白嫩的玉颈,以及那高耸饱满的峰地,还有那纤细的腰身和雪白修长的玉腿,以及皓腕上那一对翡翠镯子和身上裁剪合度的旗袍,一切都让梅香芸看上去像是个大家闺秀。若是不知道她的身份,谁能相信这样的女人竟是一家会所的领班呢。

  “金总刚才吩咐过了,楼上都已经准备好了。二位请随我来吧。”语罢,秦香莲便转过了身,在前面带路。

  这上楼的一路上,林勇一直盯着梅香芸包裹在旗袍下面的翘tun猛瞧,一阵一阵的往肚子里咽口水。梅香芸有所感觉,但她早已经习惯了,在这种地方工作,这些她早就习以为常了。

  很快,梅香芸便领着二人到了楼上的包间。门一推开,包间里站着四名技师,个个都是亭亭玉立,颇有姿色。

  “林总、江总,你们看看哪位合适就选哪位。”梅香芸已经把金王朝里最好的技师给找来了。

  “就她吧。”林勇指着一个微胖的女孩,这女孩长得颇有点像国内的一名女影星。

  “你好林总,我叫楚楚。”

  这个叫“楚楚”的女技师双手送上一套叠好的服装,微微含笑:“林老板,请随我来更衣吧。”

  林勇看着梅香芸,笑道:“梅姐,不知道让你按一按收费多少啊?”

  “林老板你真会说笑,我哪会啊。”梅香芸婉转拒绝。

  林勇嘿嘿一笑,随着楚楚进去了,他也没有纠缠什么,因为他知道梅姐是不会做那些事的。

  “江总,你也挑一个吧。”梅香芸道。

  江小白摆了摆手,道:“免了,我不好这口。梅姐,你找个地方让我睡一觉吧。”

  “是对我们的技师不满意吗?”梅香芸道:“您是老板的贵客,如果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请尽管开口,我们一定服务到您满意为止。”

  江小白笑道:“梅姐,实在是我不好这口,别说是这些小姑娘了,就是你梅姐亲自下场,我也不会因此而改变我的喜好啊。”

  来这里的男人个个都把梅香芸捧在手心里,更有甚至,谄媚至极,为了讨得梅香芸欢心,不惜下血本花重金,就是梅香芸吐口痰,都有人争着去舔。

  江小白是唯一一个对梅香芸不感冒的人,其实他也不是不感冒,只不过是他这人一贯就这样,就喜欢与众不同。

  “那你随我来吧。”

  梅香芸带着江小白离开了包厢,又上了一层楼,推开了一扇门。

  “这里怎么样?”

  江小白扫了一眼,道:“挺不错的,堪比五星级的酒店,对我而言实在是太好了。梅姐,其实你也看出来了,我江小白就是个土老帽,我睡惯了土炕,就喜欢睡硬床,这床软得都能把我腰给睡断了,能不能给我找个硬板床啊?”

  梅香芸秀眉微蹙,金王朝是高档会所,哪有硬板床提供。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