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躺在跃进河的边上。”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后方传来,C姐立马惊坐而起,回头望去,就见江小白正坐在汽车的引擎盖上,嘴里叼着烟,看着头顶上的蓝天白云。

  “江小白,又是你!”

  C姐站了起来,看了看这荒无人烟的四周,顿时便感觉到有些心慌。江小白把他带到这里来,这是要意欲何为?

  “我警告你啊江小白,光天化日之下,你要是敢胡作非为的话,我肯定会叫你付出代价的。”C姐道。

  江小白哈哈笑道:“我江小白是什么人,C姐你难道还不清楚吗?你吓唬我几句能吓唬到吗?你看看这四周,我就是把你给剁成了肉泥,又有谁知道呢?”

  “你到底要干嘛?”C姐彻底慌了。

  江小白道:“C姐,我本不想对你怎么样,如果你老老实实回到我一个问题的话,我担保你可以安然无恙地从这里离开。”

  “你要问什么?”C姐问道。

  江小白道:“告诉我张凯到底和你们说了什么。”

  “我不知道。”C姐摇了摇头。

  江小白也不生气,从引擎盖上跳了下来,双脚稳稳地落在了地面上,吐掉了口中叼着的烟头,朝着C姐走了过去。

  “你要干什么?”

  C姐瞧他走来,吓得连连后退,突然脚后跟一滑,差点没向后摔倒,回头一看,已经退到了河边。她已经无路可退,再退就要掉河里去了。

  江小白走到跟前,扳了扳她的肩膀,让她面朝跃进河,看着眼前的滔滔激流。

  “C姐,你见过溺水而亡的人吗?尸体在水里泡上一天一夜,甭管你是什么样的绝色美人,捞上来之后都是全身浮肿泛白,皮肤就跟游泳池里泡久了的手掌似的,难看极了。”

  C姐俏脸如罩寒霜,吓得牙关打颤。

  “江小白,你可别乱来啊,杀人是要偿命的。”

  江小白笑道:“是啊,但警察得有证据证明是我杀了你他们才能定我的罪啊。要是连证明是我杀的人的证据都没有,怎么定我的罪?在这地方杀个人,就是狄仁杰在世,他也查不出来是我杀的。”

  C姐领教过江小白的手段,心知这小子向来胆大妄为,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绝不是嘴上吓唬吓唬人那么简单。

  “所有死法当中被水淹死是最痛苦的。你想想啊,就算是从二十层楼上跳下来,也不过是一下子就死了,感觉不到痛苦。这溺水可不一样,人在水里会拼命的挣扎,水里没有氧气,你会在临死之前吞很多脏水到肚子里,呛得你痛不欲生,但最后还是难逃一死。这个死亡的过程实在是太痛苦了。”

  江小白在C姐耳边吹着气,轻描淡写地说着这番令人胆寒的话,直听得C姐浑身发抖,面色发白。

  “好了,废话不多说了,你自己做个选择吧。到底是要活活淹死,还是告诉我答案,你自己选择。”江小白道。

  C姐略一沉默,很快就做了决定,她还不想就这样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

  “我、我告诉你,张凯他的确是找过我们三个,跟我们说有人找他帮忙说情,但是我们可以明面上给他面子,背地里干什么,他根本不管。也就是说,我们如果要报复白慧儿,他根本就不会找我们麻烦。他说这话的时候,好像是有意让我们收拾白慧儿似的。”

  有了C姐这番供词,江小白便彻底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还是太年轻了,居然会相信张凯这种人会真心帮他,更可恶的是,张凯背地里使坏还收了他两万块钱。

  “张凯真TM孙子!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将小板咬牙切齿的样子好似凶神恶煞,吓得C姐肝胆俱颤,颤声道:“我都告诉你了,是不是可以放我走了?”

  江小白立马变了脸色,微微笑道:“C姐,这里离城区有八十里路,你打算走回去吗?”

  “啊?那么远?”C姐以为江小白可以带她回去,便道:“那你可以带我回去吗?”

  “当然可以。”江小白一口答应了下来,道:“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C姐问道。

  江小白昨晚被白慧儿弄得火起,大半夜跳进泳池里冻了好一会儿才上来,体内那股邪火发泄不出来,总觉得不得劲,现在有C姐这么个校花级的美女在身旁,他怎么可能不充分利用资源?

  “很简单。”

  C姐“啊”地惊呼一声,已经被江小白给拦腰抱起,快步走到车旁,将她放在了引擎盖上,随即便感觉到裙子已经被扯了下来。

  “江小白,你这个混蛋!”

  “骂吧骂吧,你越骂我越是兴奋。”江小白大笑道。

  ……

  完事之后,C姐就像是一条死鱼般躺在引擎盖上,衣衫不整,发丝凌乱。江小白抽完了两根烟,她才睁开燕来,然后长长地吸了口气,像是活了过来。

  “江小白,你个驴一样的混蛋!”

  “C姐,”江小白嘿嘿笑道:“你这可就纯属于放下碗就骂娘的那种人了,刚才你不是叫的挺欢的嘛,还一个劲地让我使劲艹你,难道你的记忆和鱼一样只有七秒,刚说过的话就忘了?”

  “我不管,我肯定是走不动路了,你得送我回去。”C姐撒起了娇。

  “这没问题,我答应你的事情肯定办到。”

  丢掉烟头,江小白就把C姐抱进了车里,然后便开车离开了这个地方。中午之前,他们便回到了林大。

  “C姐,我还得请你帮个忙。”江小白道:“帮我把张凯约出来。”

  “这个我办不到。”

  张凯是怎样的人,C姐心里清楚得很。她不愿意得罪江小白,也不愿意得罪张凯,否则在这个学校他就别想混了。

  “唉,那算了吧。我只能送你到这儿了,我要回去了。”江小白停下了车,道:“你下车吧。”

  C姐下了车,刚一迈步就感觉到了下面撕裂般的疼痛,但总不能傻站在原地,只好慢慢地往前走,那走路的姿势颇有些奇怪。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