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慧儿看着手里已经被压扁了烤红薯,心里更加委屈了,撅着嘴道:“被挤扁了,没饭吃了。”

  “吃吃吃,就知道吃!”

  愤怒的江小白冲了过去,把白慧儿手中的方便袋扯了过来,用力地摔在地上,把袋子里的红薯摔得稀巴烂。

  白慧儿看到那从方便袋里飞出来的红薯,心里更加委屈,眼圈一红,蹲在地上埋头大哭起来。

  她越哭越是心酸,越哭越是厉害,江小白听不得女人的哭声,叹了口气,一肚子的气顿时就烟消云散。他想了想,白慧儿之所以不顾他的叮嘱而出来,主要就是为了给他买点吃的,想到这里,江小白反而有些内疚和自责,怪自己刚才不该对白慧儿那种态度。

  “喂,别哭了,对不起,我刚才不该冲你吼。”江小白把白慧儿从地上拉起来,弯腰去把那地上的烤红薯给捡了起来,吃了起来。

  “嗯,这红薯不错,蛮甜的。”

  “都烂成这样了,你还吃啊?”白慧儿撅着嘴,脸上挂满了泪珠,道:“别吃了吧,你喜欢吃,我明天再给你买。”

  “哪能糟践粮食啊,你们这些城里的孩子就是不知道农民有多不容易。”江小白吃得很香甜,倒不是说这个烤山芋有多好吃,吃的是白慧儿对他的情谊。

  “你看你,我都不怪你了,你为什么还哭啊,都哭成小花猫了。”江小白抬起手,擦拭着白慧儿脸上的泪珠。

  白慧儿突然心内一暖,涌现出前所未有的一种感觉。猎猎寒风之中,白慧儿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突然扑进了江小白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了他。

  “哟,你干嘛啊?生扑啊这是!”江小白举着两手道。

  “我冷,抱着我!”白慧儿道。

  “这可是你说的啊,可别说我耍流氓。”

  送到嘴边的豆腐,要是不吃,那就不是江小白了。这小子生怕白慧儿反悔似的,立马就把白慧儿给紧紧抱住了,把头埋在白慧儿的秀发之中,用力的嗅着那发丝之间的香气。

  寒风之中,两个人忘我地拥抱在一块儿,而在他们周围,则是猫哥等一群社会青年倒在地上痛苦哀嚎,两幅极不和谐的场景融合在一块儿,却有说不出的意境。

  过了许久,白慧儿才推开江小白,红着脸低着头,欲语还休,有种说不出的娇羞。

  “好像很晚了,我、我们回家吧。”

  “好啊,回家。”江小白悄然牵住白慧儿的手,感觉到白慧儿娇躯一颤,却没有甩开他的手。江小白的胆子因此大了起来,把白慧儿柔弱无骨的小手紧紧攥在掌中。

  这一路上,白慧儿的脑袋里都是一片空白,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直到江小白叫她下车,她才意识到已经到了家里。

  “那个……”

  上楼的时候,白慧儿想向江小白解释今晚的举动的时候,江小白却打了个哈欠,道:“很晚了,早点睡吧。对了,以后我给你立个规矩,晚上不许晚于八点回来。”

  “那万一我有事回来晚了呢?你还会去接我吗?”白慧儿满含期待地看着江小白。

  “看我心情,像今晚这样,你不听我的话,我就不去了,就让坏蛋把你抓走好了。”江小白道。

  “那你就让我被坏人抓走好了,哼!”

  白慧儿一甩头,快步跑上了楼去。

  “哟,这小妞,知道吓唬我了。”江小白笑了几声。

  次日一早,白慧儿还像往常一样给江小白准备了早餐。江小白吃完了早饭,把她送去了学校。

  到了学校门口,江小白停下了车,道:“你到底考没考虑好住我那里去?”

  白慧儿抿着嘴唇,像是在思考什么,她推开车门,一只脚已经踏出了车门。江小白原以为她还没考虑好,却不料白慧儿回过头来,笑道:“我的东西可多,一个人搬不走的。”

  白慧儿答应搬去他那边住了,江小白心里高兴,笑道:“那简单啊,今晚我来接你,顺道帮你搬家。”

  “那好,一言为定!”语罢,白慧儿便蹦蹦跳跳地进了小院。

  离开林大,江小白便直接回了松林镇,从镇上找来一个工程队,让工程队到南湾村去整地。现在的南湾村土地有高有洼,很不平整。江小白要在南湾村搞大规模的药材种植,需要把土地平整一下。

  和工程队的队长余伟谈好价钱,江小白直接就付了定金,让余伟等他通知。

  南湾村现在的田里大部分种的都是玉米,这个时候玉米已经成熟,家家户户都在田里抢收玉米。玉米这东西,熟了之后就得赶紧收回家去,否则天一下雨,玉米就会发芽。收回家之后,也得抓紧时间晒晒天阳,否则堆在一起久了,也容易发芽。

  农忙的时候,村里是最热闹的,以前江小白很喜欢农忙时节,现在也一样,他就坐在车上,点上一根烟,悠闲地抽了起来。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副画面,以后这一大片的土地都会种上药材,一走进南湾村,便会被药材的香气所包围,谁都会精神一振,神清气爽。

  到那时候,南湾村绝不会是现在这种面貌,南湾村会变成松林镇最富裕的一个村庄,所有村民都会对他江小白感恩戴德。

  就在江小白幻想之际,前方一阵烟尘滚滚而来,几辆摩托车从不远处轰鸣而来。江小白凝眉望去,这才看清最前面的那个是胖虎。

  “哟,这孙子回来了。”

  胖虎也看到了江小白,放慢了速度,摩托车在江小白的车对面停了下来。他的后面还跟着三辆摩托车,每辆摩托车上都坐着人,都是打耳钉染头发的货,一看就知道是不良社会青年。

  “好巧啊江小白。”胖虎嘴里叼着烟,到外面混了一些天,回来后看上去比以前更牛B了。

  “胖虎,你卖给谁当牛啦?干嘛鼻子上串个环啊?”江小白笑道。

  “你懂什么!”胖虎摸着鼻环,自豪地道:“这是潮流,你个土老帽不懂的!”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