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疼疼疼,松、松手……快松手啊!”

  胖虎很快就承受不住了,那股看不见的吸力就快要把他的骨头给挤碎了。

  “啊——”

  只听“咔擦”一声,胖虎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己拳头上的某块骨头已经断了,他疼得长大了最大,声音却发布出来。

  “唉,还是这副怂样。”

  江小白一脚把胖虎踹了出去,胖虎顺着大堤滚了下去。剩余的那几个胖虎从省城带回来的哥们见貌不惊人的江小白如此轻描淡写地就把胖虎给收拾了,全都心里发憷,没一个敢上前跟江小白过招的。

  “你们不都是以一敌十的好手吗?”江小白转过身去,笑看着那几个,招了招手,“来啊,咱们过过招好不好?”

  几人瞧见了江小白的手段,哪还敢跟他动手,一个个争先恐后地跳上了摩托车,绝尘而去。

  看着这些没种的货走远,江小白冲着已经滚到大堤下面的胖虎喊道:“喂,胖虎,你的兄弟呢?他们跑啦!”

  胖虎倒在树林子里,手里攥着一把枯树叶,眼泪直流,他在省城辛辛苦苦练了几个月,把一身肥膘都给减掉了,但与江小白一交手,还是被对方轻轻松松给击败了。

  胖虎的自尊心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彻底没了自信,在江小白面前,他再也没法抬头了。

  ……

  刘长河一大早接到个电话,立马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他在镇政府的熟人给他打来了电话,告诉他新一任的财务科科长的人选已经尘埃落定,今天早上已经公示了出来,不过并不是他。

  跨上摩托车,刘长河满腔怒火地来到了松林镇镇政府,直接上楼去找万宏磊。

  万宏磊办公室的门敞开着,秘书王凯正在向他汇报工作,刘长河走到门外,连门也没敲,直接就这么闯了进去。

  “万镇长!”

  刘长河气势汹汹,王凯转过身去,想要拦他,却被他用力推搡了一把,撞到了万宏磊的办公桌。

  “小王,你先出去吧。”万宏磊道。

  “好的万镇长。”王凯自然清楚万宏磊有私密话要跟刘长河说。

  “老刘,你吃了枪药啦,哪来那么大的火气!”万宏磊把桌子一拍,想要镇住刘长河。

  “我不坐!”

  刘长河也是真的动了怒火,他为了这个财务科科长的位置投入了太多,现如今却落了个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下场。

  “万镇长,你今天必须得给我一个解释!”

  万宏磊道:“我不早就跟你说过了嘛,我只能帮你去疏通疏通,但是成不成的,我根本无法保证你什么。这在一开始,我就跟你说过的。”

  刘长河指着万宏磊的脸,吐沫星子横飞,激动地道:“万宏磊,我怀疑你就是在耍我!这些年我喂了你多少钱,你扪心自问,你不觉得对不起我吗?”

  万宏磊道:“刘长河,我真是看错人了,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该帮你。好,不就是十个数嘛,我一分不少地退给你。从此以后,咱俩恩断义绝,你也别再来找我,我不认识你这个人!”

  “是十个数这么简单吗?”

  刘长河被逼到了一定的份上,他没有得到财务科科长的位置,还因此丢掉了南湾村村长的位置,除此之外,还有那十万块钱。

  这么些年来,他给了万宏磊不知道多少好处,前前后后加起来,不亚于五十万。至于给万宏磊拉过的皮条,那就更多了。最后万宏磊却给了他这么一个结果,刘长河越想越生气,越想越觉得窝囊。这次他决定不再隐忍,他要报复!

  “万宏磊,你个贪图无言的老家伙!”刘长河咬牙切齿地瞪着万宏磊,“我明确地告诉你,你要是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叫你身败名裂!”

  “是吗?”万宏磊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你叫我怎么身败名裂!”

  刘长河从公文包里拿出几张照片,摔在万宏磊的脸上,万宏磊捡起一张来看了一眼,顿时一颗心就像是坠入了冰窟窿里似的。

  “刘长河,你个王八蛋敢暗算我!”

  万宏磊气得浑身发抖,背后凉飕飕的,向来温顺得像只哈巴狗似的刘长河居然对他用了这么一手。

  刘长河冷笑道:“万宏磊,跟你这样的老狐狸打交道,我不得不给自己准备后手。这样的照片我还有很多,甚至还有你和诗诗、玉玉一龙er凤的视频。我跟你明说了吧,你要是满足不了我的要求,你就准备去吃牢饭吧!”

  前有江小白,后有刘长河,都对他用了同样的招数。万宏磊真的是要疯了,他原本以为凭借着一手打太极的本事,能在刘长河和江小白之间找到个平衡点,两不得罪,现在想想,这一切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

  “老刘,”万宏磊擦了擦脑门子上的冷汗,勉强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咱们多年的朋友了,一直都很愉快,我相信我要是进去了,对你也没什么好处是不是。”

  刘长河道:“我不管!现在要么你让我当上财务科科长,要么你让我回南湾村当村长。这两个你只要满足我一个,你脑袋上的乌纱帽就算是保住了。”

  万宏磊道:“老刘,你这不是为难我嘛!公示都公示了,我能有什么办法啊!至于回南湾村做村长,那更没可能,人家大学生村官这两天就要去你们村里走马上任了。”

  “那你就等着坐牢吧!”刘长河道。

  “你别激动,听我把话说完!”

  万宏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给自己一个思考的时间。

  “老刘,你想做官是为了什么?无非就是为了钱,对不对?”

  刘长河道:“你到底想说什么,你直接告诉我,别TM兜圈子。”

  万宏磊道:“我可以给你发财的路子啊。这样,以后镇上有什么建设,我都让你承包了去做,我跟你说,搞工程绝对不少赚,而且赚的都是大钱。”

  “万宏磊,你个老龟孙又再给我开空头支票了是吧?”刘长河已经不是那么好骗的了,道:“你要是想用这些稳住我,那我劝你还是省点口水吧。”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