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了,来了!口服液买回来了!”

  赖长清拿着买回来的葡萄糖电解质液跑了进来,很快就感觉到卫生所里的气氛有点不太正常。

  “顾村长,是这个吗?”赖长清把手里的口服液递了上去。

  顾惜看了一眼,点了点头,立马打开盖子,让马小帅把喝下去。马小帅喝下去不久便不再抽搐了,躺在小床上安安稳稳地睡着了。

  马老太见孙子好了,当场就要给顾惜跪下磕头,却被顾惜给拦住了。

  “大娘,我哪能受你那么大的大礼啊。”顾惜笑道:“你孙子没事了,带他回家吧。”

  “姑娘啊,你真是活菩萨啊,可比李红梅这害人精厉害多了。”马老太对顾惜是感恩戴德,抱着马小帅回家,一路上逢人就说顾惜有多厉害。

  “顾村长,到村委会去坐坐吧。”赖长清道。

  顾惜点了点头,跟在赖长清的后面离开了卫生所,进了村委会的办公室。村委会的办公室里只有两张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办公桌,还有一张长台子,那是村委会干部开会用的。

  赖长清指着刘长河以前坐的那张办公桌道:“顾村长,以后这就是你的办公桌。不好意思啊,村里条件有限,办公设施实在是太差。”

  “没关系。”顾惜笑道:“这也不错嘛,比我想象中的要稍微好点。”

  赖长清道:“平时村委会也没什么人,有事情了才会把干部们都召集过来开会。里面这间房是广播室,有什么消息,可以通过广播传播出去。”

  赖长清带着顾惜去广播室参观了一下。

  “顾村长,村里给你安排了临时住所,要不先带你过去看看,也好把行李放过去,你的意思呢?”赖长清问道。

  顾惜道:“好啊,那就过去看看吧。”

  三人从村委会出来,都上了江小白的车。江小白家就在村委会的西边,离村委会最近,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

  下了车,江小白打开后备箱,把顾惜的行李都拿了下来。

  “这是我家。”

  江小白道:“是有点寒碜对吧。”

  “我们不是去我的宿舍吗?”顾惜不解地看着赖长清,心想怎么到了江小白家里来了?

  赖长清读懂了顾惜的眼神,笑道;“顾村长,你别见怪,这就是你的临时住所。村里实在是没有多余的房子,是江小白主动提出来把他家给你住的。”

  “这……不好吧?”顾惜可没想过一到南湾村就跟一个男人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

  江小白笑道:“你放心吧,这里我很少住了,我在城里有房子,一般情况下,晚上我都是回城里的。”

  “这样啊。”顾惜还是有点不太愿意。

  赖长清道:“给你的宿舍已经在建设当中了,喏,就在江小白家旁边。”

  “赖支书!赶紧停止建设!”顾惜的脸色沉了下来,态度坚决地道:“哪能为了我而浪费老百姓的血汗钱,我住哪里都可以,完全没有必要为我新盖个房子。”

  赖长清笑道:“顾村长,你放心吧。盖房子的钱是江小白出的,房子的产权也是他的。说白了,房子就是给你暂住而已。”

  “哦,这样啊。”顾惜的脸色缓解了许多。

  江小白道:“顾村长,你就放心地住吧。我这房子你也看见了,那么破旧了,现在手头有点钱了,想盖个新房子不是一天两天了。”

  顾惜对江小白表示了感谢。

  赖长清和江小白将顾惜的行李都搬了进去。也不知道顾惜今天就会来,所以房子里乱糟糟的,都还没有收拾。

  江小白手忙脚乱地开始收拾,却是越弄越乱,他一个大老爷们,哪会干这活啊。

  顾惜笑道:“还是让我来吧,这事我比较擅长。”

  赖长清道:“顾村长,我已经在镇上订了饭店了,中午通知其他村干部,咱们一起过去为你接风洗尘,顺便大家熟悉熟悉,以后就是同事了。”

  “赖支书!”顾惜一听这话,叹了口气,“不是说了么,不要铺张浪费。你给饭店打电话,把订的桌给退了。我到南湾村来不是为了大吃大喝来的,要是真想过好日子,我就不会到这里来了。”

  “这……”赖长清挠了挠头,笑道:“这不是铺张浪费啊,就是大家伙给你接风洗尘而已啊。”

  “这也不行!”

  顾惜道:“大家要真想给我接风洗尘,那就这样,我给你钱,你帮我去买些菜回来,中午我就在这里烧一桌招待大家。不过我的厨艺不怎么的,大家别见怪。”

  赖长清搓着手,不知道如何是好。江小白道:“老赖,就听顾村长的安排。这样,你让你婆姨去镇上买菜,让她买了菜过来帮忙。”

  “嫂子要是肯帮忙,那就太好了。”顾惜笑道。

  赖长清哈哈一笑:“这有啥啊!那就这么的吧,我这就回家叫她买菜去。”

  “等等。”顾惜叫住赖长清,从钱包里拿了一千块钱钱出来,道:“也不知道够不够,不够的话,回来我再补上。”

  赖长清笑道:“顾村长,你是打算请个五六桌吗?咱们村干部一桌就够了。”

  江小白道:“顾村长,你是从大城市来的,不了解咱们乡下的物价水平。我们这里两百块钱足够整一桌好菜的了。你给的太多了。”

  “那是,两百块都花不完。”

  赖长清退给顾惜八百块,只拿了两百块走了。

  屋子里就只剩下江小白和顾惜,江小白把家里的钥匙交给了顾惜,笑道:“我家原先很穷,所以这房子就这样,好在遮风挡雨没问题。”

  顾惜道:“我既然决定来农村,就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了。”

  说着,便开始收拾家里。

  江小白这个人生活很不讲究,东西到处乱丢乱扔。顾惜从床底扫出来臭袜子,从枕头下面翻出来没洗的短裤。两人都觉得很尴尬。

  为了缓解这尴尬的气氛,江小白道:“顾村长,你看我家的电视还是不错的吧,我打开给你看看。”

  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屏幕亮起,出现的画面却是吓得顾惜立马捂住了眼。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