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杨浪!”

  顾惜伸出手来,要和二愣子握手,二愣子却吓得躲到了江小白的身后。

  “二愣子,人家要跟你握手呢,你躲什么啊!”江小白笑道。

  “这个姐姐好漂亮,我看到她会脸红,好丢人。”二愣子躲在江小白背后,小声地嘀咕着。

  “你个怂货!以后等你娶媳妇了,我看你还不敢上床了!”江小白揪着二愣子的耳朵,把他拉到面前,勒令道:“怂货!人家跟你握手,你不握,那是不礼貌!来,把你的爪子伸出来!”

  “啊呀,疼啊疼,别揪我耳朵啊小白,快松开啊。”二愣子叫痛不已。

  “握了手就松!”江小白催促道:“快点握手!”

  “你、你好。”二愣子斜着半个肩膀,伸出手来。

  “你好,我叫顾惜。”顾惜笑着和二愣子握了握手,落落大方。

  二愣子就像是从来没见过男人的小娘子似的,一张脸红的就跟大铁门上的红漆颜色差不多,耷拉着脑袋,扣着自己的指甲,看都不敢看顾惜一眼。

  “瞧你这出息!”

  江小白把手里装着蔬菜的方便袋交给了二愣子,道:“干活去吧,把这里的菜洗干净。”

  “好。”

  二愣子拎着方便袋去了水缸旁边,开始清洗蔬菜。

  “他是不是脑袋有点问题?”顾惜指了指自己的头部,低声问道。

  江小白点了点头,道:“是个可怜的孩子,他亲妈生他的时候难产死掉了,后来他爸在工地上干活出了事故也死了。”

  “那现在谁照顾他啊?”顾惜问道。

  “是她小姨,和来和他爸结婚了,二愣子打小就是她照顾的,一直都叫她妈,我估计二愣子根本不知道他现在叫的妈是她的亲小姨。”江小白道。

  “你以后可别再欺负他了。”顾惜道:“他真可怜。”

  江小白笑道:“顾惜,你真看错了,这个村里除了她妈之外,我是最关心他的那个人。二愣子和我关系也最好。以前我没本事的时候,全村人都欺负我,看不起我,辱骂我,就只有二愣子从来不会那样对我。他是我黑暗童年里的一道亮光,给了我许多温暖。”

  “别说了,说的我心里酸溜溜的。”顾惜鼻子一酸,眼睛都有点红了。

  “好了,你去准备你的吧,这小子怕是洗不干净菜,我去看看。”

  天已经很冷了,二愣子的一双手在冷水里洗菜,冻得双手通红。江小白走了过来,在他撅着的屁股上轻轻踢了一脚,“起开!洗那么久了还没洗干净,让我来!”

  二愣子揉了揉屁股,站到一边去了。

  江小白道:“你来打水,这个洗菜得用活水来冲洗。”

  “好嘞。”

  二愣子连忙往抽水井里加了点水,用了按了几下,水就抽上来了。他卖力地按着井把,流出来的水非常多。江小白利用活水来冲洗,很快就把所有蔬菜都洗干净了。

  此时此刻,天色也差不多晚了。

  屋内的木桌子上,电磁炉已经开了,锅里正在煮着火锅汤底。

  “好香啊。”

  二愣子一进门,便已经流了口水。

  “小浪,给你吃这个。”

  顾惜拿了一包零食递给二愣子,这是她从家里过来的时候带过来的进口零食,一包要好几百块。

  “谢谢漂亮姐姐。”

  二愣子立马道了谢,拆开包装袋就吃了起来。

  “嗯……真好吃。”

  江小白道:“你这小子到底是不是真傻,有时候嘴甜得就跟抹了蜜似的。”

  顾惜笑道:“江小白,你就让他好好吃东西吧,别总是挖苦他。”

  “漂亮姐姐,还是你对我好。小白他总是骂我,还不给我买吃的。”二愣子道。

  江小白气得恨不得一脚把二愣子给踹飞,这小子居然还学会告状了。

  “你个白眼狼,夏天的时候,我买了多少汽水给你喝了?你又吃了我多少冰棍?”

  “那是我帮你干活了。”二愣子嘟囔道。

  “哟!还学会顶嘴了是吧!”江小白一撸袖子,二愣子立马躲到了顾惜的身后去,向顾惜寻求保护。

  “你们两个啊,可真是一对儿活宝。好了好了,可以涮菜吃了,都过来吃饭吧。”

  三人围着桌子坐了下来,顾惜把她调好的蘸酱分发给了江小白和二愣子。她已经把不容易煮熟的东西放进去了,至于这些蔬菜,基本上都是烫一下就能吃的。

  “这菠菜不错,真新鲜!”顾惜夸赞道。

  江小白道:“那可不是!刚从菜地里割的,而且绝对是有机的,除了土杂肥,一点化肥都没用。”

  顾惜道:“我发现了在农村的第二个好处,我不但可以呼吸到新鲜的空气,还可以吃到新鲜美味的蔬菜。”

  江小白道:“不但有蔬菜,还有别的你。”

  正说着,赵三林就来了。他的手里端着个砂锅,快速地走进了院子里,边走边喊:“老板,鱼汤来啦。”

  “快送进来。”

  赵三林几步就进了屋子,把砂锅放了下来,揭开锅盖,马上便有一股子香气传了出来。

  “老板,鱼汤炖好了就立即给你送过来了。那你们慢慢吃,我回去了。”赵三林搓着手,他一个人站在这里挺尴尬的。

  “老赵,那你回去吧。”江小白丢了根香烟给他。

  赵三林走后,顾惜问道:“哪来的鱼汤啊?”

  江小白道:“我去割菜的时候让我鱼汤的员工现从鱼汤里着的,好几种小鱼炖成了一锅汤,尝尝吧。”

  顾惜喝了一口,放在嘴边吹了吹,然后才送进嘴里。她细细地品味着,感觉到这个鱼汤很不一般。

  “刚才那个人是厨师吗?”

  江小白笑道:“他是个什么厨子啊,就是个给我看鱼塘的。这鱼汤里除了油和盐之外,什么都没有。”

  顾惜赞道:“那你的鱼塘里的鱼真是太棒了,这鱼汤色泽纯白,味道鲜浓,而且是纯粹的鱼的鲜味,没有其他乱七八糟什么的调味品的味道,鲜得纯粹,此乃上品!”

  顾惜可以说是个美食家,她吃过太多的好东西了,所以一张嘴巴很能分别食物的好坏。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