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是你说的!”

  话音未落,只见江小白轻轻地按了一下手中的钥匙,“biubiu”两声,停在那里数日的法拉利拉法车灯闪了两下,轻轻松松地被江小白拉开了车门。

  围观的那群女生全都傻眼了,刚才还一致地对江小白冷嘲热讽,现在已经有些女生变了脸色,满脸谄笑,搔首弄姿,只为了吸引江小白的注意力。

  “那个谁……”江小白看向刚才那个说他吹牛B的女生,道:“你不是要给我吹喇叭吗?你看这地方合不合适?”

  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有钱的就是大爷,就高人一等。这样的社会风气下,充斥着不知多少拜金女,跑来和停在路边的超跑合照的基本上全都是这类货。

  江小白的话明显带着侮辱的性质,但是那女生居然不怒反笑,一副不好意思扭扭捏捏的样子,道:“这样不太好吧,这里那么多人,人家会害羞的嘛。”

  “有什么好害羞的?你这样的货色,免费给老子吹,老子还嫌你有口臭!”

  就在这时,正好有个戴着高度近视眼镜的男生路过,被江小白叫住了。

  “那个……小伙子,你给我过来。”

  四眼男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扭头看了看四周,就他一个男的。

  “我吗?”

  “对对对,就是你,赶紧过来,有好事等着你。”江小白招了招手。

  这个呆头呆脑地男生背着书包走了过去,被江小白一把搂住。江小白指着对面的那个女生道:“兄弟,看你一幅宅样,肯定还没谈恋爱吧?来,告诉哥哥,面前这女生漂亮不?”

  “嘿嘿……”宅男羞涩得只知道笑。

  “到底漂不漂亮?”江小白在那宅男的后脑勺上来了一下,这厮终于收起了他肤浅的笑容。

  “漂……漂亮。”宅男脸都红了。

  “便宜你了。”

  江小白把那宅男往那女生怀里一推,“啊呀”一声,二人便撞在了一起。

  “大美女,我不用你给我吹喇叭了,我怕你的龅牙硌到我。”

  江小白大笑一声,钻进了车内,一脚油门猜下去,在震耳欲聋的发动机轰鸣声中极速离去。

  离开林大,江小白便开车去找了郑霞。白慧儿的父亲白勇强过几天要到林原来,他得提前做好准备。已经在白慧儿的面前夸下了海口,江小白不得不把事情给做好。

  见到郑霞,江小白明显感觉到这个女人容光焕发了,变得更加妩媚妖娆。

  “霞姐,你变得越来越年轻漂亮了。”

  郑霞轻掩笑口,在江小白脑袋上弹了一下,“你个小鬼,就知道开你姐玩笑。”

  “我没开玩笑啊,我是认真的。”江小白嘿嘿坏笑:“女人是要靠养的,看来最近勇哥把你滋润得不错啊。”

  还真别说,江小白说的没错。林勇自从恢复雄风之后,恨不得夜夜笙歌,搞得郑霞都有点吃不消了,有的时候,郑霞晚上都不敢回家去住。

  “说吧小鬼,别兜圈子了,找我什么事?”郑霞一早就猜到江小白不会无事登门。

  江小白道:“霞姐,是这样的,我有个非常重要的朋友要来林原,我想好好给他安排一下,你是搞酒店的,有什么特别好的地方推荐不?”

  “你那位朋友是什么身份?”郑霞问道。

  “是个教书匠。”江小白道。

  郑霞道:“臭老九啊,这些人总喜欢附庸风雅,我看得给他找个有文化内涵的地方。”

  “霞姐,你说的真是太对了!”江小白听白慧儿说过她父亲喜欢书法,便把白勇强的一些喜好也告诉了郑霞。

  郑霞略一沉吟,道:“有了,咱们林原地区曾经出过一代书法名家,这事你知道不?”

  “我知道啥啊,我是个连自己名字都写不好的半文盲啊。”江小白自嘲道。

  郑霞道:“那人还是明朝时期的人,名叫侯章,是个鼎有名的大书法家,流传在世的墨宝一幅都要几百万的。他的故居就在山雨老街那边,保存的十分完好。要不就让他住那里,我估计你朋友肯定会喜欢。”

  “啥玩意?”

  江小白讶声道:“霞姐,侯章的故居那是景点,是历史文化遗产,是重点保护对象啊,又不是宾馆酒店,怎么可能让住人啊!”

  郑霞笑道:“这年头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只要你点头,这事我就替你操办了,绝对办得妥妥当当。”

  “真能住进去?”

  郑霞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江小白也动了心,心想真要是能住到侯章的故居去,他那老丈杆子还不知道会有多开心。

  “没问题啊!”

  郑霞道:“不过咱们早上得早点出来,毕竟是旅游景点,白天的时候是要接待游客的。另外,侯章的后人侯振是当代有名的书法家,是咱们林原市书法家协会的主席。我和他算是相识,可以安排你的那位朋友和侯振见个面吃个饭交流交流,这些都不是问题。”

  “那太好了。”

  江小白心知是找对了人,郑霞的社会关系网实在是太大了,形形色色的人都认识。

  “那就帮我约一下侯振吧。”

  郑霞道:“我把他的联系方式给你,你自己去找他一下,体现出对他的尊重,老艺术家嘛,多多少少有点架子。见了面之后,你就提我。”

  “明白了。”

  江小白从郑霞那边拿了侯振的家庭住址,当天下午就赶了过去。

  侯振是林原市的文化名人,在好多场合都会出现他的身影。这个名字江小白不陌生,以前也听说过。

  这侯振住在郊外的鹿鸣山的山脚下,在那里搭了个草庐,整天焚香诵经,抄写经文,博得了个安贫乐道的美名,其实他的名下房产不知道有多少套。

  江小白把车开到山脚下,很快就找到了侯振的草庐。草庐外围用篱笆围着,篱笆里面散养着几只草鸡。这院子看上去鱼普通农家无异,只是院子里非常地整洁干净,名花异草也种植了不少。

  “侯老先生在吗?”

  江小白在篱笆外面喊了一声。

  (今日依旧三更,这是第一更。)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