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个比他的学生看上去还小的江小白指着鼻子教训,窦涛差点气得动手,但是他忍住了。他知道江小白在林原是号人物,是他惹不起的人物。

  “小爷跟你说了半天,你连个屁都没放一个。姓窦的,你是在向我宣战吗?”江小白一脸的不悦。

  “不是不是。”

  好汉不吃眼前亏,窦涛连忙摆了摆手,毕恭毕敬地道:“您的话我一定代为转达!”

  “别跟我耍滑头!”江小白抬起手在窦涛的身上点了几下,“如果你想全须全尾地离开林原的话,我的话你最好还是要听一听。”

  窦涛一个劲儿地点头称是,江小白离开的时候,他还跑去帮江小白按了电梯,直到江小白进了电梯,他才转身回去,一路上把江小白的祖宗八代都给问候了一遍。

  接下来的两天,学术会议正式开幕。白勇强一直忙着参加会议,白天根本没有时间,晚上也是和出席会议的一波业内同行吃饭喝酒。

  江小白请郑霞帮了忙,找到这次学术会议的主办方。主办方的领导恰好对白勇强的学术水平大为赞赏,所以在会议进行的几天当中多次提出了对白勇强研究成果的认可。他还私下里找了白勇强,委托了一个经费上百万的课题让白勇强完成。

  这一次出来,白勇强算是出尽了风头,至于马国强那三人,风头被白勇强压得死死的,真到了搞学术方面,他们三个加起来也不如白勇强一半。

  学术会议持续了三天,第三天下午三点多钟结束了。原本他们可以直接回去,不过马国强却提出要多住一天,理由是三天来的会议高度紧张,需要休息。

  他的心思白勇强可能不太清楚,窦涛却是清楚的很。马国强和杨珍妮二人的关系可不一般,这杨珍妮年纪轻轻就能做上教研室的主任,全都是得益于马国强在背后的推助。

  当然,得到一些就得付出一些,杨珍妮拿什么来取悦马国强,这是用脚趾头都能想出答案来的问题。白勇强一个人住一个房间,每天晚上杨珍妮都会过去陪他,直到半夜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马国强要在林原再留一宿,这当然是为了方便他和杨珍妮幽会。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他们可以放心大胆地胡搞乱搞。

  不过马国强的这一决定倒是让白勇强暗中窃喜,他原本今晚就没打算回去,引为他要去和侯大师交流。

  江小白已经在百味楼安排好了包厢,下午五点的时候,从金南辉那边借了一辆宾利,让司机阿超去把侯振师徒给接了过来。

  今晚的宴请白慧儿没有出席,她被学院里选中去省外参加一次物理学比赛,正在忙碌地准备着。

  江小白先带着白勇强来到了百味楼,在百味楼的包厢里等着侯振和他的女徒弟清玄。

  晚上六点,这对师徒出现在了包厢的门口,餐厅经理袁凯亲自领着他们过来。侯振是林原市的文化名人,经常在电视报纸上露面,认识他的人可不少。

  “侯大师,江总就在这里等您。那我先下去了,有什么您尽管吩咐。”

  袁凯把侯振师徒送进来之后就下去了,叮嘱这个包厢的服务员好好伺候。

  “侯大师!”

  江小白迎了上去,和侯振握了握手。

  侯振今天穿了一件长跑大褂,把自己打扮得像个古人,就差留个长辫子了。

  “侯大师,这位是我未来的老丈杆子白先生,对书法特别热爱,希望你能多多指教。”

  在江小白的介绍之下,侯振和白勇强握了握手。白勇强双手握着侯振的手,很用力,他太激动了。

  “侯大师,真没想到有生之年能够一睹您的真容啊!”

  侯振笑道:“白先生不必客气,我没有那么高高在上的,只不过是个隐于市的老朽罢了。”

  “侯大师您真是太客气了,您在中国书法界,那可是鼎鼎有名的人物。”白勇强道:“不知道今天能不能请得您的一份墨宝带回去瞻仰?”

  侯振不太想写,他的字是可以拿出去卖钱的,便找了个理由。

  “白先生,这里不太方便啊,你看我这出来也没带笔墨纸砚。”

  “没关系,我都准备好了。”

  不等侯振说话,白勇强已经忙活了起来,把笔墨纸砚在包厢里的茶几上铺陈开来。

  “侯大师,请!”

  侯振朝江小白看了一眼,意思很明显,这个不在计划当中,是要另外收费的。

  江小白点了点头,能让白慧儿的老爸开心,花点钱就花点钱吧。

  侯振抬起胳膊,一旁的清玄立马上前来为他卷起袖子。走到茶几旁边,侯大师拎起毛笔,略一沉吟,便在纸上写下了一句诗词。

  “雄关漫漫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写完之后,侯大师自己念了一遍。

  “好字,好字啊!”

  侯振的字的确是有水平,毕竟是家学渊源,但是与其祖上侯章相比,那就差了不少,远远没能达到自成一派的高度。不过即使是这样,在当今的书法界他也能够算得上是一方泰斗了。

  “吃饭吧。”

  侯大师提议,他并不想在这里多耽误时间。

  酒菜上来,今晚白勇强可以敞开怀喝了,学术会议结束了,明天没有正事。

  侯振也是个爱酒之人,白勇强和他从书法聊到了美酒,又从美酒聊到了茶道,话题很是投机。不知不觉,侯振就喝多了。他是个喝多了就刹不住车的人。

  两个老家伙越喝越多,越喝越是刹不住。江小白和清玄早就吃饱了,他们聊的话题他们两个也插不进去话。清玄冲着江小白使了个眼色,把江小白叫到了外面去。

  “说个事情啊。”

  清玄抱着胳膊,靠在墙上,道:“我家先生的一幅字是十万块,这笔钱你得尽快送来。”

  “多少钱?”江小白一听就火了,这分明就是趁火打劫啊。

  “你家先生是王羲之啊!”

  “这又不是我定的。”清玄笑了笑,“别生气。再跟你说个事情,我家先生今晚喝多了,我就有空了,你呢?”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