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这话,江小白心里悬着的一块大石终于算是落了地。他自认为这些天表现不出,但白勇强才是裁判,得到白勇强的肯定,他和白慧儿才能快乐无忧地交往下去。

  “谢谢叔叔!”

  “照顾好我女儿!”

  白勇强拎着行李走进了车站,江小白和白慧儿站在外面看着他的背影。直到白勇强的背影消失,二人才转身。

  “爸爸老了。”白慧儿眼圈微红,看着已经微微有些佝偻的父亲的背影,心里酸酸的,很不是滋味。

  江小白抓紧白慧儿的手,露出他特有的阳光般温暖的笑容,“放心吧,我敢保证他们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送白慧儿去了林大,江小白便开车回了南湾村。这些天他光顾着接待白勇强,自己的事情都落了下来。

  周永刚那边已经快要结束了,回到南湾村,江小白便去见了周永刚,和他聊了一会儿。

  “江总,您到底打算种植那些品种的药材?”周永刚问道。

  江小白道:“你们药厂生产的肾元丹所需要什么药材,我这里就种植什么药材。我已经和你们苏总说好了,以后你们药厂的药材会全部从我这里进货。我这里无法供应的,才会从别处进货。”

  周永刚道:“江总,那我明白了,我知道需要哪些种子了。这些事您看您是自己办,还是我来办?”

  “你来吧。”江小白信得过这个老实巴交的周永刚。

  周永刚道:“江总,有个情况我想向您反映一下。”

  “怎么了?”江小白问道。

  周永刚道:“我觉得您的员工需要一个管理者。”

  江小白虽然把那些人给招聘了,但是从来也没有安排专门的人员来管理他们。从他们当中选拔的话,江小白又找不出什么合适的人选,毕竟都是乡下的老农民,没几个有管理才能的。

  周永刚的一席话倒是提醒了江小白,是时候找个专业的管理人员了。要不然以后什么事情都得他亲力亲为,他不是孙猴子,没办法拔根毫毛就能再变出一个自己来,总归会有分身乏术的时候。

  江小白在脑海里仔仔细细地把他认识的每一个人都给过了一遍,也没能想到哪个人是合适的。就在他为人选犯愁之际,脑海之中突然浮现出了一个名字——褚秀才!

  这个在他蹲大狱时候相处过几天的冤大头有学识,也有一颗善心。褚秀才曾经为了救他挨了陈霸天好一通猛揍,江小白出来之后倒是把这事给忘了。

  “哎呀,秀才啊,实在是对不住啊,怎么晚才想起你来。再忍几天,兄弟一定把你给捞出来。”

  褚秀才犯的事情其实并不大,找找关系,花点钱,捞他出来不是难事,难的是一直没有人捞他出来。

  江小白想起了褚秀才,越想越觉得褚秀才是把好手。他曾和褚秀才聊过,知道他学识渊博,懂的东西不少,到了这里,应该能有用武之地。

  说做就做,江小白下去离开南湾村便去了金王朝会所。他不是去找梅香芸的,他要找的是金南辉。

  金南辉开着林原市生意最红火的会所,往来的非富即贵,人脉在林原市来说可说是很广的。

  “金大哥,今儿兄弟给你送点药过来。”江小白把上次配好的还元散剩下的那些送了过来。

  “哎呀老弟,你真是及时雨啊,我正想找你再求点儿呢。”金南辉的还元散消耗得极快,除了自己用掉的之外,大部分都被他拿出去搞关系去了。

  江小白坐了下来,道:“金大哥,我得求你件事,能帮我从牢里捞个人出来吗?”

  “捞人?”

  金南辉摸了摸下巴,道:“这得看犯了什么罪。兄弟,别把你哥我想得多牛叉,我也不是皇帝老子啊。”

  江小白道:“他根本没犯罪,是被人栽赃陷害的。这些事情你见的应该比我多。我把他的信息给你,你尽快帮我打听打听。需要花多少钱,你跟我说。”

  江小白把褚秀才的名字和住在哪个监狱都告诉了金南辉,金南辉拿笔记了下来。

  “兄弟,一有消息我就给你打电话。你放心,你的事情老哥哥绝对百分之一百二地放在心上。”

  金南辉的话,江小白当然是信得过的,毕竟这家伙还有求于他。

  “金大哥,我还有个问题,你这里的梅经理是你从哪儿挖来的?”江小白开始打探梅香芸的底细。

  金南辉笑道:“老弟啊,你看上我这里的任何一位姑娘,老哥哥都有能耐让她立马爬上你的床,唯独这个梅香芸,老哥哥也开罪不起的。来我这里的好多老客户,都是冲着她来的。她虽然名义上是给我打工的,不过她手上掌握了太多的客户资源,所以我对她也是礼让三分。你要是看上她了,老哥哥可没法子让她上你的床。”

  江小白笑道:“你看你想哪儿去了,我就是觉得她挺神秘的,所以随便问问。”

  金南辉哈哈笑道:“兄弟啊,你别解释啊,解释就是掩饰。像梅香芸那样的女人,哪个正常的男人不想占有她?我明明白白地告诉你,我都日思夜想能和她滚床单。”

  估计从金南辉这里也问不出来什么,江小白索性也就不问了,起身告辞。

  当天晚上,江小白便接到了金南辉打来的电话。

  “老弟,那个褚玉龙我帮你问过了,的确是被人给栽赃陷害的。捞他出来需要一点时间,不过不是难事。”

  江小白道:“金大哥,那需要多少钱?你明明白白告诉我,咱们亲兄弟明算账。”

  “别提钱。”金南辉道:“我托的那位是我的铁杆兄弟,找他办事不花钱。你要是过意不去,那就等那个褚玉龙出来了,我来牵头,咱们一起吃个饭,你做东。”

  “那也行。”江小白也不跟金南辉客气,那样反而显得生分。

  “等我消息吧,再有消息我会及时联系你的。”金南辉挂断了电话。

  讲完电话,江小白便从路边的便利店里走了出来,他进去买了一些生活用品。还没上车,便有几个混混拿着棍子冲了过来。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