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惜眼看着在她周围倒下去的人越来越多,她仿佛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场噩梦。

  自己明明来到这里是为了为这个贫困的山村做一点点贡献的,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这步田地?

  顾惜想不明白!

  她也不想去想这些烦心的事情,只觉得自己好累好累,有点头重脚轻的感觉。

  正在拼死奋战的江小白突然感觉到背后的顾惜拉了他一把,像是轻轻呼唤了他一声,这声音轻飘飘的。

  猛一回头,江小白便看到了面色苍白如纸的顾惜,顾惜似乎已经站不住了,身子正在往后面倒去。

  “顾惜!”

  江小白还以为是自己没有保护周全,顾惜受到了重创,连忙转身,抱住了正在倒下的顾惜。

  他这一转身,后背失去了防守,立时便挨了几下重击。只见他眉头一皱,瞬间便有冷汗聪额头上冒了出来,但愣是一声未吭。

  “都给我滚开!”

  抱着顾惜的江小白怒吼一声,他现在只想尽快把顾惜送往医院。

  被他这一声怒吼,那些原本虎视眈眈的广林村村民居然全都后退了几步。

  江小白的后背在流血,瞬间便染红了他的衣服。他抱着顾惜往外走,所到之处,那些手里拿着家伙的广林村村民居然自动让出了一条通道,目送着他从院子里走了出来。

  外面仍旧在混战,里面发生了什么情况,他们根本不知道。江小白已经管不上这些了,他就这么抱着顾惜,脚步缓慢而坚定地穿过了混战中的人群,身上又挨了几下。

  他从混战中的人群之中走出来的时候,李荣山看到了他,终于行动起来了,跑上前去。

  “江总,没事吧?”

  “开枪!”江小白面无表情地道。

  “什么?”

  喊打喊杀声四起,实在是太嘈杂了,李荣山根本没听清楚江小白说了什么。

  他的手枪就拿在手里,江小白不再说什么,腾出一只手来,聪李荣山手里夺过了枪,冲着天空便是连开了两枪。

  这两声枪声所造成的威胁力绝不是李荣山可以想象得到的,那些刚才还在喊打喊杀的人,在听到“砰砰”的枪声之后,瞬间便已经全都安静了下来。

  “这里交给你了!”

  把手枪往李荣山怀里一扔,江小白抬腿便走。他把顾惜放在了车上,开车直奔镇上的医院而去,留下了傻了眼的李荣山和几名小警察。

  这一次混战,双方都有损失,好在没有死人。在停战之后,马洪看着院子里被江小白打倒的几十个村民,心里不知是何滋味,他深吸了一口气,感慨一声。

  “村长,还打吗?”

  有一个声音从脚下传来,马洪低头望去,说话的是村里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小伙子。他的脑袋还在流血,但是眼睛里却有想要杀人般的凶光。

  这太危险了!

  马洪环顾四周,捕捉到了很多道这样的目光。此刻能够保持理智的没有几个人了,如果继续打下去,不出人命都难。

  一旦出了人命,那是什么后果,马洪心里太清楚了。他庆幸至今还没有人命发生,这样就可以把事态控制在一个比较小的范围之内。

  “不打了,回去吧。”

  马洪挥了挥手,开始组织人手将伤员给带回去。很快,南湾村的村委会便只剩下一片狼藉。

  南湾村的村民也都各自回了家,等到这里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消失不见的赖长清终于冒出了头。

  这老家伙居然跳进茅坑躲了起来,刚才那种情况,如果他不是这么做,很可能已经被打死了。

  一身粪水的赖长清从茅坑里爬了上来,他自己都快被自己给恶心死了。

  ……

  江小白把顾惜送到医院,立马让医生给顾惜做了检查。医生检查之后告诉江小白,顾惜压根什么问题都没有,一切正常。

  江小白有点不放心,就去办了住院手续,给顾惜要了一间单人间。大约一个小时之后,顾惜便从昏迷之中醒了过来。她一睁眼,眼前的景象从模模糊糊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看到江小白紧张略带担忧的表情,不知为何,顾惜的心底居然生出了一股暖流。这个坏小子在此刻看来,居然有种很帅气的感觉。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

  看到顾惜睁开眼,江小白脸上紧张的神色化为了微笑,“我还以为你在我身后被谁给打了,到了医院一检查,你身上没伤。”

  顾惜道:“可能是我有点低血糖吧,让你担惊受怕了。那边的情况如何?”

  江小白道:“没事了,平息了。”

  刚才李荣山给他来了电话,告诉他两个村的村民都已经各回各家了。

  顾惜眼窝子一热,泪水流了下来。江小白最见不得女人流泪,忙问道:“怎么了?没事了已经。”

  “不是。”顾惜泣声道:“江小白,你说我是不是哪里做错了?我只想为村里做点好事,想让村民们过得富裕一点,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呢?”

  江小白明白她伤心为何,叹道:“农村工作远比你想象得要复杂。顾惜,说句实在话,你最好还是回到城里去,你是千金小姐,不是说你不行,而是城市更适合你,那里才是你的用武之地!”

  “不!”

  顾惜坚决地否定了江小白的建议,道:“我来到南湾村一事无成,怎么可能回去?藤编项目是我发起的,我一定要把这个项目做起来!”

  江小白道:“你真的很想做起这个项目?”

  顾惜一脸严肃地看着他,道:“我像是在看玩笑吗?”

  江小白微微一笑,道:“那就让我助你一臂之力吧!”

  既然这是顾惜的愿望,江小白便想着帮他实现。其实这事说起来并不难,真正想做,只要有钱就行。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绝对不假。

  “你怎么帮我?”顾惜好奇地问道。

  江小白道:“我会成立一家藤编公司,搞一个藤编厂。从广林村和南湾村两边招人。给他们工作,那就是给他们饭吃。吃了我的饭,自然就堵住了他们的嘴!”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