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钟……十分钟还没有过去吗?”

  白慧儿从未感觉到时间竟是如此的漫长,好像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了。

  “没有,还有五分钟呢。”

  江小白的声音传入耳中,就在那一刹,白慧儿突然间感觉到背后文xiong的扣子便解开了,而一只手已经绕到了她的身前。

  她失声尖叫了起来,立时引来了周围数对情侣的目光。白慧儿动也不敢动,羞臊之极,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但是其他几对情侣的目光只是在她身上扫了一下,他们都忙着各自的欢愉,谁有时间搭理他们。

  江小白还在继续着他的行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种情况之下,他只想着索取更多,已经忘了身在何处。

  白慧儿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但是那粗重的喘息声还是出卖了她。虽然她主观上并不喜欢江小白在这个地方对她这样,但是身体上传来的感觉却让她对这种感觉非常留恋,她甚至有点期待着那说好的十分钟永远不要过去。

  “不行!我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呢?难道我已经变成了一个坏女人了吗?”

  就在江小白的一只手向下移动到白慧儿那平坦的小腹之时,白慧儿突然抓住了她的手,目光之中流露出乞求的神色,向着江小白摇了摇头。

  江小白没有强行做什么,他并不喜欢强迫女人什么,强扭的瓜不甜,这话不假。

  “十分钟已经过去了!”

  白慧儿很确定,因为方才从学校钟楼的方向传来了几声钟声,从钟声响的次数,她判断出来现在已经八点钟了。他们吃过晚饭的时候还不到七点钟,在操场上也仅仅是走了两圈就被江小白拉到了这个地方,所以她断定他们在这个阴暗的角落已经停留了至少有五十分钟。

  “回去吧。”

  江小白抓住白慧儿的时候,牵着她的手往回走。

  操场上有卫生间,路过卫生间的时候,白慧儿停了下来,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进去一下。”

  “怎么了?”江小白问道。

  白慧儿秀眉一蹙,“你个死鬼,还不都是你弄的!”

  “我怎么你了?”江小白刨根问底地追问。

  “我文xiong被你解开了,我得进去扣起来,要不然走起路来多难受啊。”

  白慧儿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说道。她给自己找了个借口,但其实她要进卫生间做的事情可不止处理文xiong那么简单。

  “臭小子,真要被你折腾死了。”

  叹了口气,白慧儿整理好衣服便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走到图书馆,白慧儿道:“回家吧,我上去收拾一下,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不是说要很晚才回去的吗?”江小白问道。

  白慧儿也不想那么早回去,但是她没办法专心在图书馆里准备比赛,只好先回去洗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在家里熬夜备战。

  “我累了不行吗?”

  白慧儿撅了撅嘴,转身上了楼去。

  江小白把车开到图书馆楼下,接上她便回家去了。

  “下雪了好像。”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白慧儿侧着脑袋看着车窗外,她似乎看到了有一片片雪花落在了车窗上。

  “真是下雪了啊!”

  江小白也看到了雪花,道:“这可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啊!”

  听说是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白慧儿赶紧闭上眼睛,双掌合十,在心里默默地许下了自己的愿望。

  “你干什么啊?”江小白问道:“许愿吗?”

  白慧儿笑道:“是啊,人家说对着一年之中的第一场雪许愿是非常灵验的。”

  “能告诉我你许的什么愿吗?”江小白好奇地问道。

  “不能告诉你!”白慧儿俏皮地道:“不过我可以稍微给你透露一下,这个愿望与你有关!”

  “哈哈,这样我就知足了。”江小白笑道。

  江小白微微一笑,心想这傻丫头真是傻的可爱。

  “小白,你有什么愿望吗?”白慧儿道:“快点许愿,真的很灵的。”

  江小白道:“我的愿望多了去了,那我现在许下一个,你给我听好了啊。我的愿望之一就是在过年之前让你白慧儿成为我江小白的女人!”

  白慧儿道:“我不已经是你的女朋友了嘛,你这是什么愿望啊,不算!”

  江小白笑道:“我的女朋友和我的女人可不是一码事,这是两个概念。等你身心都属于我的时候,便是你成为我的女人的时候。傻慧儿,你明白了吗?”

  江小白勾起白慧儿的下巴,哈哈一笑。

  “你真是坏死了!”

  白慧儿当然明白江小白的话是什么意思了,其实她已经暗自下了决心,等到忙完这阵子,她便要将自己完完全全地交给她深爱着的这个小男人。

  回到家里,白慧儿便上楼洗澡去了。

  江小白坐在客厅里,透过落地窗看着屋外纷纷扬扬的大雪。刚到家的时候雪还没有那么大,没过几分钟,雪花就变得那么大了。

  “明天早上起来,外面应该已经是纯白一片了吧。”

  看着屋外的大雪,江小白忽然间流下泪来,他的爷爷江峰便是在一个大雪天离开了人世。

  “爷爷,孙儿向您了……”

  江小白起身走到院子里,站在纷纷扬扬的飘雪之中,仰天看着那漆黑如墨的夜空。

  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夜晚,江峰带着他对孙儿无限的担忧离开了人世。

  一想起爷爷的离世,江小白便会陷入深深的后悔与自责当中。如果他早几年能有点钱,爷爷的病情也不至于拖到无药可救的地步。

  江小白将挂在脖子上的龙形铜饰取了下来,紧紧握在手中,他仰头看着夜空,心中存在着一个巨大的疑问。

  “爷爷,你知道这东西里面的秘密吗?如果知道,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

  (第五更奉上!今天至少五更!公布一下书友群:312470825。另外,恳请用浏览器看书的书友踊跃投票,你们的投票对我至关重要!!!拜谢!!!)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