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秀才双手颤抖地摸着黑板,眼泪忍不住地流下来,他是个多愁善感的男人,触景伤情,想起了自己的教书生涯。

  江小白不喜欢动不动就哭鼻子的男人,他真的担心褚秀才能力有余,但是心志不足。

  在他屁股上狠狠地踢了一脚,踢得褚秀才嗷嗷大叫一声,回头一看,就见江小白黑着脸站在那里,一脸的怒气。

  “老板,怎么了?”

  “你还有脸问我怎么了?你TM一天哭八回鼻子,我倒想问问你怎么了?哪根筋搭错了!”

  江小白的语气很不好,话也很难听。

  “不好意思,是我失态了。”褚秀才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尴尬地笑了笑,擦了擦眼泪。

  江小白看着黑板,道:“你以前是教书的,对这东西有感情吧?”

  褚秀才感叹一声:“有感情的岂止是黑板啊,多了去了。”

  “对你女人还有感情?”江小白问道。

  褚秀才摇了摇头,脸上浮现出浓浓的恨意,道:“对她我只有恨了!”

  江小白知道那始终是褚秀才的一个心结,得替褚秀才了解了这个心结,褚秀才才能全心全意心无旁骛地投入到工作当中。

  “还找得到家在哪里吗?”江小白问道。

  “家?”褚秀才一愣,反问道:“谁的家?”

  “当然是你的了。”江小白道。

  “我早已经没有家了。”褚秀才道。

  “少跟我整这些酸词儿!”江小白道:“走吧,带你回家看看。”

  褚秀才本能地往后一退,但在江小白回头看了他一眼之后,最后还是跟在了江小白的身后。

  上车之后,江小白只问了一下褚秀才的家的地址,然后便没和他说什么。他打了电话给林勇,问林勇借了几个人,让那些人在高速路的入口处等他。

  褚秀才的家在林原市的邻市五原市,他曾在五原市下面的一个乡镇中学教书,就是在那里认识的他的妻子白婕。曾经,他们是学校里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但是……

  江小白的车子在前面打头阵,后面跟着两辆车,一辆是林勇的奔驰G50,另外一辆也是他的,丰田霸道里面坐着六个大汉,全都是他叫过来的可靠的兄弟。

  傍晚时分,他们才赶到褚秀才原来教书的小镇。在监狱里蹲了几年,没想到日新月异的不仅仅是大城市,就连在他印象之中破落不堪的小镇也有了不小的变化。

  “咱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褚秀才茫然地看着车窗外,记忆之中的小镇已经不存在了。

  江小白放下车窗,向在路边摆摊的卖大饼的男人问道:“老哥,这里是六桥镇吗?”

  “是啊。”卖大饼的汉子抬手一指,笑道:“前面不是有横幅嘛,上面写着呢。”

  江小白这才发现前面的马路上方拉着一条横幅,上面写着“六桥镇欢迎您”六个大字。

  “没跑儿了,就是这个地儿。”江小白道。

  褚秀才感慨道:“变化太大了,完全不一样了。”

  江小白一路打听,这才找到了六桥镇的中学。把车停在中学门外,江小白下去跟林勇讲了一声。

  “勇哥,你们在车上等我。今晚办完事,兄弟请大家吃顿好的。”

  林勇笑道:“老弟你的事情就是哥的事情,哥必须得亲自出面。我在车上候命,需要我的时候,哥哥立马行动。”

  中学的对面有一排房子,其中有一套就是褚秀才当年攒了几年的工资买下来的。

  来到中学,褚秀才终于不再迷路了,带着江小白走向了他的家。

  “这就是我家,当年我省吃俭用好些年,又从朋友那里借了一些,才买下来。原本我们住在学校的宿舍,但总是不太方便。”

  想起当年的甜蜜的时光,褚秀才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了笑容,但那笑容转瞬即逝。甜蜜之后的痛苦,时时刻刻都在刺痛他的心。

  门是关着的,不过外面没有落锁,所以里面应该有人。褚秀才不敢敲门,他有点期待看到白婕的那张脸,却又害怕看到那张脸。

  “磨磨唧唧的,活像个娘们!”

  江小白受不了了,握紧拳头在门上猛地砸了几下,“咚咚”几声过后,门打开了,是个年约四十的中年妇女。

  “你们找谁啊?”

  中年妇女打量着门外的两个陌生人。

  “这里不是白婕的家吗?”江小白问道。

  “不是,这里是我家,你们走错了。”

  “砰”地一声,门又关上了。

  褚秀才后退几步,仰起头来,仔仔细细地把门牌号给看了一遍又一遍,道:“没错啊,这就是我家啊。我原来就住这儿。”

  江小白又砸了几下门,还是那中年妇女开的门,不过这次身后多了一个拿着棍子的大汉。

  “别紧张,我们只是想打听一下原来住在这里的白婕去哪儿了?”江小白笑着递了一根香烟给那大汉,“我们是她的朋友。”

  大汉道:“哦,你们说的是白老师啊,这房子她早就卖给我们了,现在去哪儿了,我们也不知道。”

  原来是这样,这些年白婕一次都没有去看过他,褚秀才对家里的情况一无所知。

  “哪里能打听得到白婕现在的下落?”江小白问道。

  “对面。”

  褚秀才转过身去,朝着对面的中学走去,里面以前的同事应该是知道白婕去了哪儿的。褚秀才心想,说不定白婕还在这里教书,说不定马上就能看到她。

  走到对面,学校门房里的大爷拎着一袋垃圾走了出来,打算去把垃圾扔了。

  “老蒋。”

  褚秀才认识这个看门的老大爷,还是以前的那个老蒋,几年不见,老蒋更老了,头发全都白了。

  听到有人叫他,老蒋停下脚步。他的眼睛花了,哆嗦着从兜里掏出老花镜戴上,这才看清楚几米外的人是谁。

  “哎呀,这不是储老师嘛!你出来啦!”

  褚秀才走上前去,道:“我出来了。跟您打听个事,白婕把房子卖了,她现在人住哪儿?”

  “她不在这里教书了。”

  门房老蒋叹了口气,道:“储老师,我劝你还是别找了。”

  (第三更奉上!公布一下书友群:312470825。另外,恳请用浏览器看书的书友踊跃投票,你们的投票对我至关重要!!!拜谢!!!)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