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告诉你是我指使的?”

  青夫人不答反问,她的脸上一直挂着淡雅的笑容,从容淡定,丝毫不见慌张。

  江小白道:“打电话给我的那个人叫蛇眼张,是你的手下吧!是他说是受你的指使的。”

  “你见到了蛇眼张?”青夫人又问道。

  “没有。”江小白道。

  青夫人叹了口气,道:“真希望你能见到他。”

  “什么意思?”江小白不解。

  青夫人道:“蛇眼张在一年前就已经死了,你怎么可能见到他!你根本没有看到人,单凭一个自称是蛇眼张的人就来兴师问罪。小朋友,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李云天一直在利用你啊!”

  “你说蛇眼张一年前就死了我就信?”江小白冷笑道:“你以为我有那么天真好骗吗?”

  青夫人道:“当然,你可以不信,不过日后会证明今夜我所说的句句都是实话。再说了,我与你素不相识,我为什么要对你下手?”

  “引为我在四海饭庄坏了你暗杀李云天的计划!”江小白将那晚的情形重复了一遍。

  “傻子!这分明就是李云天做的局,你看不出来吗!”倒在地上的铁剑男吼道。

  青夫人微微一笑,“四海饭庄,谁都知道那是李云天的地盘,李云天在那你宴请你居然也能被行刺,这能说得过去吗?如果你了解他,就会知道李云天到底有多小心谨慎,在他自己的地盘遇刺,这事绝对不会发生在他身上。如果发生了,那这其中必然有诈!”

  事情的真想越来越扑朔迷离,江小白也不知道该信谁的。总而言之,他们双方说的各有道理,真假难辨。

  “你杀了你丈夫朱勇,这事你又作何解释?”江小白道。

  青夫人神情一怔,脸上浮现出痛苦之色,叹了口气,道:“朱勇的确是死在了我的手上,但真正要了他的命的其实是李云天。我亡夫生病之后,起初并不太严重。那李云天说是有什么良药,送来给我丈夫服用。彼时他的狼子野心还未暴露,我夫妇二人对他并无提防。我亡夫喝了他送来的药,身体每况愈差,渐渐便病入膏肓。”

  说到后面,青夫人情绪波动,双肩瑟瑟发抖,已说不出话来。

  铁剑男道:“后来,我的恩公每日都饱受病痛折磨,痛苦不敢。夫人为了能让他早日解脱,才用药物结束了恩公的生命。这在我看来,并无不妥。夫人那么做,才是出于对恩公的大爱!”

  江小白所提出的一个一个问题全都被青夫人给反驳回去了,他已经彻底陷入了迷惘之中,根本不知道该相信谁。但不管怎样,他很清楚的一点就是他在不知不觉之中被卷入了李云天和叶竹青的争斗之中。

  “小朋友。”

  情绪稳定下来的青夫人盯着江小白的面色,道:“你中毒了。”

  “中毒了?”江小白哈哈一笑,“我怎么没有感觉到?这种谎话你也敢说?”

  青夫人道:“请相信我!在你来杀我之前,是不是吃了李云天给你的什么东西?”

  江小白的确是吃了一点东西过来的,但他并不清楚里面已经被下了毒。青夫人从他的面色上看出江小白有中毒的迹象,但江小白之所以没有感受得到,是因为他的血液之中的蛇毒,已令他百毒不侵。

  “你可不相信我,不过你要相信科学。这栋别墅里就有一间化学实验室。如果可以的话,我需要你几滴血液,很快就会有结果出来。”

  青夫人涉猎广泛,其实她在跟随朱勇之前是一命中学教师。只不过以前的那个中学教师早已经不存在了,现在存在于世的是为了活下去而不得不坚强地硬扛着的青夫人。

  “小鬼,青夫人不会害你的。要你几滴血液而已,死不了人的。”铁剑男盘膝坐在地上,他的身体里还残留着江小白的阴阳二气,需要运功将那阴阳二气驱逐出去。

  “好!”

  江小白咬破手指,滴了几滴血给青夫人。

  “请随我来吧。”青夫人道:“有你在旁边看着,总不会觉得是我暗中做了什么手脚吧。”

  跟着青夫人进了一间摆满了各种仪器和烧瓶的地方,叶竹青戴上一次性手套,开始了她的试验。

  对于这些,江小白并不懂,只能在旁边看着。分析血液成分并不是个多么困难的实验,很快就有了结果。

  “奇怪啊,你的血液当中有两种毒,另外其中是五步蛇的蛇毒。正是因为蛇毒的存在,才导致另外一种毒性无法发作,被蛇毒完全给克制住了。那为什么你没有因为蛇毒而中毒呢?”

  这是青夫人难以理解的现象,她好奇地打量着江小白,这个小鬼头身上有她看不透的谜团。

  青夫人分析出他的血液之中有五步蛇的蛇毒,江小白便可断定她的分析并不假。血液之中有蛇毒成分,这是他早就知道的事情。但李云天在他的饭菜之中下毒,却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他为什么要那么做!”

  江小白悄然握紧了双拳,被人戏耍了的感觉很是不爽。

  青夫人略一思忖,道:“其实原因很简单,这太符合李云天的做事风格了。你体内另外一种毒药的名称叫‘冬眠’,很奇怪的名字是吧。那是因为这种毒药在进入你的体内之后会先进入休眠期,大约过了三四个小时才会发作。而一旦发作,十秒钟之内便可夺人性命,是一种剧毒!”

  李云天把一切都给计算好了,三四个小时的时间,足够江小白完成杀掉叶竹青的任务的。如果江小白没能在这个时间内杀掉叶竹青,也就证明他失手了。杀不了叶竹青的人,对他而言也就失去了利用价值,所以毒死江小白也不心疼。

  他最担心的是江小白弄清楚事情的真相而找他寻仇,所以这一招可以永除后患。不管如何,在李云天眼中,江小白只是一个用完就会被扔掉的工具。

  江小白是个聪明人,他很快就想通了所有关节。

  (第五更奉上!公布一下书友群:312470825。另外,恳请用浏览器看书的书友踊跃投票和发表书评,你们的投票对我至关重要!!!拜谢!!!)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